每劳苍生念 不以黄屋尊——张九龄

作者:宇祥

张九龄石像。(公有领域)

      人气: 359
【字号】    
   标签: tags:

张九龄,字子寿,韶州曲江(今广东韶关)人,唐朝开元年间名相,德才兼备,秉公守则,不徇私枉法,不趋炎附势,世称“张曲江”或“文献公”。年幼时即聪敏,十三岁以书拜谒广州刺史王方庆,王方庆赞其“神童”、“必能致远”。青年时在乡学教学有方,并严格乡学的规章,平日总是衣冠整齐,做事一丝不苟。

他进士及第,其风度文章为当世之楷模,时人誉为“九龄风度”或“曲江风度”。其风度不仅在于为人“耿直温雅、风仪甚整”(《旧唐书》)的才华与仪表,更在于其心系百姓、正义敢言的品格和节操。唐玄宗朝政时,看到张九龄总是“风威秀整”、直言进谏,以致后来每当有人向他举荐人才时,他总要问“风度得如九龄否?”(《新唐书》)

开元元年,担任左拾遗的张九龄就上书宰相姚崇,提出了“远谄躁、进纯厚”的用人重德的原则,坚持任官以“德望”为先,反对结党营私、假权于人、卖官鬻爵等不正风气。他说:“亲人之任,宜得其贤;用才之道,宜重其远”。姚崇复书嘉纳其言,“罢冗职、修制度、择百官、各当其材”。在吏部举行科举考试选拔人才的时候,张九龄经常被邀参加对考生等级的评定工作,由于他公平允当,取舍认真,得到朝廷内外的好评。

开元四年,张九龄上书唐玄宗请行郊祀之礼敬天,又言:“乖政之气,发为水旱;天道虽远,其应甚迩。昔东海枉杀孝妇,天旱久之……”上书指出:若失德失政,上天就会显示灾异以警告,如表现为水旱灾害等;天道至高,但其报应的却很近。过去东海错杀了孝妇,以致天旱很久。一个官吏不明察,一个人受冤而死,天还要昭明她的冤屈。而县令刺史是与陛下共同治理天下的人,应该是亲近百姓的人。若所用非人,那水旱灾祸之由来,岂只是因冤枉一妇人而起呢?他深知地方官接近黎民百姓,贤能与否对民众关系至大,提出“在官当先为国,理人各扬其职,不当冒荣干进,苟利其身,浇俗不可不革,淳风不可不长……必若县得良宰,万户息肩;州有贤牧,千里解带。仁政不遥,行之则是。”

宰相张说很欣赏张九龄的文章,称他文才出众,其文“有如轻缣素练”,能“济时适用”,提拔他为中书舍人内供奉,后至中书舍人。但张九龄对张说从不随声附和,秉公持正,对其一些断然行事多有劝说。如张说奉旨筹备封泰山盛典,因封禅之后有进阶行赏之事,他在随行人员中多安排其所亲近之人,令张九龄草拟诏书时,张九龄立即劝谏:“官爵者,天下之公器,德望为先,劳旧次焉。”提醒张说要选那些“清流高品”之人,提出在诏命未正式公布之前更改还来得及。张说没有听从,事后果然招致怨声一片,因授爵不公而被罢相贬官。

开元十七年千秋节(唐玄宗生辰庆典),大臣们有的进献奇珍异宝,更多的按当时风尚皆以宝镜进献。惟张九龄进《千秋金镜录》五卷,具陈前古兴衰经验及教训,希望皇帝以人为鉴,洞察吉凶,指出:“以镜自照见形容,以人自照见吉凶。”淋漓尽致地展示了其“彰善惩恶,见义不回”的“曲江风度”。该书引经据典,内容包括敬天、亲贤、远佞、勤民、修身等十章,以古论今讲时弊所在,并指出如何改变应对。言“明镜所以鉴形者也,有妍蚩刚见之于外;往事所以鉴心者也,有善恶则省之于内”,提出人们往往重视借鉴明镜,不重视借鉴历史,人应以史为鉴,来检查、反省自己,以存善去恶,成为至人。唐玄宗对此予以颁诏嘉奖。

开元二十一年,张九龄任职宰相,倡导仁政,推行教化。他在奉和唐玄宗的诗中说:“每劳苍生念,不以黄屋尊。兴化俟群辟,择贤守列藩。”在为国家起草的诏书中说:“言念苍生,必必遍于天下”“以诚告示,其或知归。何必用威然后致理?先务仁恕宁不怀之?”他深明教化的特殊社会功能,说“道者众妙之门,而心者万事之统”。他提倡少用刑狱,认真依法办案,不徇私心,说“狱讼所寄,人命是悬……自今以后,天下系囚等,应申覆知证。在远而就中稍重者,不得过十日,次不得过五日;其余轻科量宜决遣,不得因此复加楚毒。”其“累历刑狱之司,无所不察”,又能面决是非,口成案牍,均得其平。设置十道采访使,掌监察州、县官吏,举善惩恶,广开言路。

他关注民生,保民育人,重视农桑,反对黩武,“相其物,土之宜,务以耕桑之本”“今甘泽以时,农桑为重……”为国家起草《籍田制》,从皇帝至朝廷百官都要在春耕季节参加藉田劳动,以“重农桑,轻赋税”。他自己亲自兼任河南开稻田使,在中原地区推广南方的水稻种植技术,大兴农田水利。主持开凿了大庾岭新路,沟通了南北交通且造福后人。因大力发展农业,唐朝在开元末和天宝初,国家财力和百姓福祉达到了开国以来的高峰。西京长安、东都洛阳的米一石价值不到两百文钱,布帛价格也很低廉,海内安富。

张九龄有着鉴人之识,善于识别忠奸,说“国家之败,由官邪也”。李林甫不学无术,却又妒贤嫉能,擅于阿谀奉承,欺上瞒下,陷害好人,时人谓之“口蜜腹剑”。李林甫欲任宰相,张九龄上书反对:“宰相系国家安危,李林甫非社稷之臣,像他这样寡德少才之人当宰相,我担心今后国家会因此而遭殃。”后来李林甫果然成为历史上有名的奸相。幽州节度使张守珪多次击败契丹,唐玄宗要封他为相,张九龄谏阻:“唯名与器不可以假人,以官赏功,终有无官可赏之日。”唐玄宗采纳了其意见。张九龄反对轻授名器,主张官以任能,爵以赏功,财物以奖劳绩,丝毫不能混淆,要严格坚持用人标准。

安禄山以范阳偏校之职入朝奏事,骄横之声溢于言表,张九龄见后对侍中裴光庭说:“此人将来一定会祸乱幽州。”并劝谏唐玄宗加以提防,后来果然安史乱起。奸相杨国忠专权误国,奢侈无度,起用奸佞之人,他们“以奸媚之法结识朝士,每至伏日,取坚冰令工人镂为凤兽之形,或饰以金环彩带,置之雕盘中,送与王公大臣避暑”,朝中文武多争相趋附,“惟张九龄不受此惠”。张九龄曾对人说去投靠杨国忠的人,不仅祸国,也必害己,其实离祸不远了。果然,后来由于安史之乱,杨国忠被士兵杀死,凡是依附他的人都受到了牵连,身败名裂者不计其数。

张九龄画像。(公有领域)
张九龄画像。(公有领域)

张九龄在《上封事书》指出选官重德的重要性:“此皆兴衰之大端焉”。认为凡是轻薄失节的人,无论有才与否,一概加以抑制。强调只要是“贤能”,有“声实”,就可以越级提拔。在“开元之治”中,他推荐任用的贤才有:严挺之、王维、孟浩然、袁仁敬、皇甫冉、卢象、包融、李泌、周子谅等,这些人都是称善一时的人物,他们皆以道义相交,光明正大,始终不渝。如王维在《献始兴公》诗中称赞张九龄:“所不卖公器,动为苍生谋。”称他身为宰相,用人唯贤,不结党营私,对于国家的官爵,不徇私出卖;其所作所为无不以国家利益为重,无不为百姓着想。《新唐书》称其“议论必极言得失,所推引皆正人。”他多次上书李林甫、杨国忠等人的种种劣迹,遭其排挤和诽谤,被贬为荆州长史。

在荆州,他写了《感遇十二首》,诗中有:“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称赞兰桂的芳洁品质、欣欣向荣的生命力,其美好完全出于自然天性,而并非为了求得人们的赏识,表达了自己坚守正道、不与奸佞同流合污的决心。他还写道:“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他谪居之地正是橘之产区,于是借丹橘喻己贞操,丹橘叶茂枝繁、经冬不凋四季常青,难道是因为那里地气和暖?而是因其自有凌寒傲霜的本性!后人赞他“清节不染于浊流”。他在《望月怀远》中写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千古流传,道出了天下人们共同的心声,在海天辽阔的背景中,明月下人们彼此思念祝福、天涯共相望,一个“共此时”展现出一种高远深融的气象,体现出盛唐一代贤相坦荡博大的胸怀。

(资料来源《旧唐书》《新唐书》《曲江集》《资治通鉴》)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世间的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了解善恶有报的道理,修持心性,人生自会美好和光明。
  • 王维以修心向善、宁静淡远的超然心境,感受到生命的“真意”和世界的神妙,聆听到天籁之音。因其在诗书画乐等方面均有较高成就。
  • 2017年是黄历丁酉年,也就是中国传统生肖中的鸡年。因鸡与吉谐音,神采奕奕的鸡在古代被视为吉祥的象征,是守信准时的“五德之禽”。鸡鸣日出,光明到来,驱邪纳吉,因此也享有黄历正月初一谓之“鸡日”的美名。
  • 一年之计在于春。立春,居二十四节气之首,又叫“打春”,是一个重要的传统节日 。此日春已开启了序幕,大自然奏响了春之序曲,这一日被人们寄予了美好的希望。古时从官方到民间,这一天处处充溢着喜庆的气氛,人们以各种方式迎春、庆春。
  • 张九龄因为反对玄宗重用李林甫、牛仙客等小人而触怒皇帝,被罢除相位,贬官到荆州。在荆州的岁月中,张九龄忧心国事,又思念家人,创作了不少知名的诗篇,许多人认为,〈望月怀远〉就是这个时期的作品。
  • 科考取士在中国由来已久。承袭千年的科举考试中,古人所面对的可以说只有一种题目:作文。在这一隅天地间,他们又是如何以一支笔、一缕才思,挥洒为国为民的仁人志气,绵延神传文明的千年辉煌?
  • 妒嫉之心,害人害己。历史一次次告诉我们以此为鉴,做人要摒弃妒嫉之心,堂堂正正、正大光明,天必佑善人。那些蝇营狗苟、弄权使诈、构陷他人的人是没有好的结局的。以平衡的心态与人和善相处,努力修养自身,不为一时的得失而丧失理智去行恶事,这样的人生会更祥和成功。
  • 宇文融每到一处,首先招集当地的父老乡亲,宣扬皇帝的恩德。由于宇文融领导著一大批劝农使,设立义仓、救济灾民。乡亲父老们听了他们的宣讲,看了他们的行动,都被感动得热泪盈眶,甚至把宇文融比做自己父母。
  • 唐代著名诗人张九龄,曾任荆州长史。一日,他老家岭南道曲江的同乡,送来荔枝,供他品尝唐
  • 唐代名相李泌,博涉经史,善文,尤工诗,以王佐之才自负。他身经安史之乱,竭尽心力,辅佐四代唐朝皇帝,立下扭转乾坤的盖世功业。他还精研《易》学,半生为道,遍访名山,寻得道高士,后人又称之为“神仙宰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