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2016中国人权报告十二:双规制度

作者:高智晟

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新书发布会,6月14日在香港举行。(蔡雯文/大纪元)
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新书发布会,2016年6月14日在香港举行。(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56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14日讯】本人权报告将择以用过去一年左右里既已发生了的冷酷压迫人类正当权利的具体的案例为轴线,从以下若干的方面进行记述。

第十二部分:中共党“双规”制度对人权及法治意义的摧毁性损害

中共当局有一套被称为“魔鬼式看管方法”的人性压逼模式,起初它是专为异见人士设计的,后来扩及于党的“双规”过程中。“指定监视居住”是它后来得了的新名称。我在被转囚党国挂牌监狱前,累计有过四年多的被中共“指定监视居住”经历。记忆中,迄今总犹似梦中经验,恍若隔世事。它所有的设计悉针对着人性中最敏感及脆弱的部分。惊心动魄的酷刑,绵密恶辣的精神煎逼,着意营造了的与世隔绝。选就一间阴森潮湿而永远密不透气的地下室,夏之闷热冬之酷冷的煎逼之苦被人为刻意放大。又专挑选一群丧尽人类感情的人格流氓,每班次两人两小时一轮替,全天候执行着对被看管者的骚扰。你坐着,他们一边一个膝盖顶着你的腿也坐着,对着你的脸吞云吐雾(每班每人被赐上一包特供烟),你若站起来,他们一前一后贴着你站着,便在睡觉时床头还一边坐上一人,永不能摆脱,永不见尽头。头几月里,人真至一种求生不得欲死不能的绝望。

中共的“双规”不仅在公众视野之外,更在中共制度的法律体系之外,它不受舆论及法律监督,对人权的践踏触目惊心,酷刑乃至酷刑致死事件不绝于耳。它实际上是一套法外秘密拘押和刑讯逼供来打击党内政敌的黑规矩。

1. 原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王秋平,被永州市纪委违法双规受到313天极其残酷的迫害,期间,中共纪委无法无天,恣意扩大祸害范围,除对王秋平本人秘密囚禁313天外,为了构陷王而非法秘密抓捕、非法囚禁无辜者18人,诸如,肖疑飞被囚208天、樊期清被囚(农民)431天、蒋柏玲被囚(非党)180天、王永成被囚(职工)162天、骆红艳被囚150天等,法外滥施暴虐骇人听闻。王秋平、肖疑飞、樊期清等24人的全部房地产、银行卡、存款、电脑、烟酒等物品长期被非法扣押和冻结。

王秋平在一份公开的材料中写道:他们“酷刑毒打、体罚、虐待、摧残、故意伤害被‘双规’人员身体。非法使用警具手铐脚镣、头盔、头套、防弹衣、吊打、皮夹夹生殖器等各种酷刑来折磨双规双指对象,逼迫他们承认没有的犯罪事实。我在酷刑双规313天期间三次被打昏过去。永州市检察院的宋军、邓艳雄等人在双规点逼供审讯时被当场打昏过去,通过抢救才保住性命,为了折磨虐待我,双规期间只给我少量饭食,只得不死,为了逼供我,他们连续120天不给我睡觉,晚上还从10点分班夜审到第二天早上6点天亮收工,期间还开着警车将我蒙头戴套秘密转换5个审讯点酷刑逼供折磨我。肖疑飞、王永成、樊期清更是被喂食毒品带到宁远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遭受更为暴力的酷刑殴打和逼供。樊期清还多次被五花大绑、黑袋罩头、铁丝捆扎,用车转移到野外残酷严刑拷打,肖疑飞在公安局更是受到了16种酷刑折磨,多次被双手铐挂在窗户上被抽打和拖着他的手铐脚镣在房间里打圈。王永成除同样受到各种酷刑外,五次被办案人员将毒品放在水里和盒饭里让其吃下以此来刺激和摧残他的身体,还将尿撒在钢盔里,强迫王永成戴在头上,使其全身臭不可闻。”

这种“双规”官员被酷刑暴虐的待遇人人不得幸免,唯异于程度。网上曝出的不胜计数,许多被“双规”者所遭遇的酷刑折磨直使读其控诉文字者惊心动魄!

2. 中共官员在“双规”期间被酷刑致死的案件时有曝光。49岁的河南三门峡市法院原副院长贾九翔被当地中共纪委带走的第11天死亡。中共当局称他的死因是心脏病突发,他的家属称其遗体眼睛、脸、肚子均肿胀,全身多处青紫。湖北省黄梅县地震局局长钱国良亦在“双规”期间死亡,家属称其死亡时全身布满伤痕,并将照片曝光于网络。42岁的于其一原系温州市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总工程师。据公开的举报材料称,温州市纪委在专门修建的“双规”建筑内,设置了两间刑讯逼供室,室内不安装任何监控设备,于其一多次被带入该室审讯。在“双规”期间,于其一经常每天只能吃一顿饭,有时只给一个窝窝头和一杯盐水,导致营养不良,身体衰弱。他被要求裸身坐在盛有冰水的浴桶内,几个人分别按住他的颈肩部和手脚,反复将他的头部按入水中,于其一剧烈挣扎并叫喊。那几个人将他抬出浴桶,稍后再次投入冰水,他已无力挣扎,气息奄奄,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中共的“双规”并不止于只是剥夺了相关人员的人身自由。他们对被“双规”人员秘密囚禁,包括对被“双规”人员的亲人封锁消息甚至关押;囚禁期间,完全无视被囚禁者的人格尊严及人的基本权利;而对被囚禁者施以酷刑、变相酷刑及人格侮辱的野蛮暴行非常普遍。被抓捕者也根本没有党员与否的界限,凡是于案件有可能的牵连者,纪委让抓谁就抓谁。一般是先抓嫌疑人的配偶、子女,抓来只是说让他们“配合办案”(实际是为了保密),其实是一样的关押。然后由抄家组去抄家。接下来就是抓捕嫌疑人的情人、行贿人、涉案的亲戚及其他人员。尤其是涉黑案件中,有时一案中要抓捕一二百人,每个人都单独关一个房间。有时的抓捕不是因为该人与案件本身有什么关涉,只是因为抓捕人时该人在场,为了暂时的保密而将其抓来关着。

中共纪委为什么不惜公开破坏宪法及基本法律而热衷于“办案”?中共最高当局对党的官员触目惊心的贪腐程度心知肚明,因为他们自己个个都是最成功的巨贪。有些贪官贪得几亿、几十亿、上百亿元甚至于上千亿,但最后全是按几千万元定案,这就是纪委“办案”的一方面成果。他们担心查出的数额太大、贪官人数太多太刺激国人的心理而影响党的形象;另一方面却是为了保护自己或自己的同伙(这是不难理解的,倘使任由司法机构独立去查,那会是个什么局面)。中共纪委要提前在法外给案件定下基调,廓定框架,然后通过政法委口头向检察院、法院领导下达指令,只需给纪委已办结的案件套上法律的外衣,而不得再过问纪委未涉及的贪腐数额及人员。司法部门实质性的办案权力是被中共纪委完全剥夺的。

司法权是国家主权的重要一极。其以在一国内一统法域及司法权力由宪法和基本法律确立的司法机构来完整行使和独立行使为主要标志。一统法域意味着,在一国国土内实施统一的实体法律及刑事办案程序由法定的侦查、检控和审判部门专门行使(这里仅指刑事方面),这既是国家司法主权的完整、健康的一般体现,亦属当今人类普遍的法治文明在形式上的一般体现。在一国国内,在国家司法体系外“办案”的可能只有一种──黑帮行径。普天之下,任何在国家司法主权外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行为,都是践踏国家司法主权的行为,都是反法治及反人类文明的犯罪行为。中共纪委的“办案”显是在国家确立的司法体系外的反宪法丑行,它直接侵蚀的即是国家神圣的司法主权。说雅点是没有程序上的正当性,其实质就是一种野蛮的反法治恶行,是一种公然分裂、颠覆国家主权的犯罪行为,而成就这种犯罪的基础却是人民的人道苦难。单是强行带走党员干部这一节,就是对人权及公民权的野蛮践踏。

中共当局的反腐已进行了四年余,现在完全能结论的是,中共全无将反腐纳入法治框架的意识,更别说是理性的制度设计;其二,中共的反腐从根本上仍是为了永保共产党的专制独裁地位,而这正是中国政治腐败及人权灾难现状的最根本肇源。#(未完待续)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李婧铖

评论
2017-06-15 12: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