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2016中国人权报告十四:环境污染

作者:高智晟

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新书发布会,6月14日在香港举行。(蔡雯文/大纪元)
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新书发布会,2016年6月14日在香港举行。(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110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07日讯】本人权报告将择以用过去一年左右里既已发生了的冷酷压迫人类正当权利的具体的案例为轴线,从以下若干的方面进行记述。

第十四部分:环境严重污染对人类权利的威胁

环境污染对人类健康的威胁无需赘述,中国的环境污染在经历多年的积累后,终于到了集中爆发期,土壤、河流、地下水资源、空气,几乎无一幸免。雾霾出现的频率和范围都在迅速而明显地提高,冬季的中国北方经常处于灰濛濛的环境中。但中共当局所采取的应对措施,除了简单粗暴的直接关停一些小铁厂,可以说束手无策。没有亦无意建立起一种长效机制。问题不能解决,却正在把主要精力放在迫害指出问题的人身上,一些环保志愿者遭到恐吓、绑架、失踪、行拘甚至刑拘。

1. 持续关注环境污染的黄琦被拘禁。

2016年11月28日晚,成都《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15名警察闯入家中带走。据四川维权人士透露,此次黄琦被带走应是因为“湖南土壤污染问题”。他说:“黄琦是搞湖南土壤污染的那个事情,他在发声,让湖南的警方把他控制起来了,应该是这样。现在(中共)不允许说话,你要说话肯定就得弄你。”

黄琦多年来持续关注土壤污染问题。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关于土壤污染问题,黄琦2014年12月2日曾接受电话采访,他透露在中国大陆,砷超标现象绝不只在湖南湘江流域,近年来,他接到过来自浙江、河北等多地民众关于当地砷污染的投诉。黄琦说:“2008年5月2日,我们发布了一篇有关河北大八县砷、锝严重超标的村民投诉信,很多村民借钱治病,有一位村民的女儿叫冯亚楠,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 黄琦表示,最近十几年来,中国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对于企业污染造成的沸腾民怨,当地政府都会规律性地站在企业一方,打压民众。“这种重金属企业往往是暴利企业,和当地公检法、环保、党政部门的负责人都有非常密切的利益往来。所以发生类似污染事件后,政府一般都不会保护老百姓行使合法权益的手法,而主要采取压制举报、掩盖事件真相、动用公检法对举报人采取打压、拘留乃至于判刑等处罚。”

此前,黄先生曾透露四川中石油基地彭州石化的空气污染非常严重,他一直在做调查,但当地农民非常害怕,不敢出声。他说:“昨天我到彭州石化附近去采访那些农民,他们特惨,惨得很!如果你发声的话马上就有人来弄你。我到隆丰镇采访当地的农民,他们不敢讲,根本生活在恐惧当中的,他那个厂子里的还有镇上的人把那些农民都监视起来,不准讲,还有人拍照什么的。不得了!不得了!红色恐怖吧。”被问做这个调查是否担心遭当局迫害?黄先生直言:“我不担心,我随便它,一个人得有良知啊,起码的良知吧。我们这边石化厂附近污染很严重,癌症病高发,我身边这两天死了七八个了,前天还有一个40多岁的去世了,全是癌症,没有查出其它病。”

“我这个地区就我,我装备了PM能量5的检测仪,美国原装的,我在测,每天的空气根本就是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了,包括成都。我这边有很多(测试的)数据,昨天我们(测)这边差不多400多的(PM2.5)指数。我看着路上的婴儿我心里疼啊,我就停下(车),告诉他们把婴儿带回家去,不要在路边。我自己也有个孙女和我呼吸著同样的空气,我非常痛心,非常脑火!”

黄先生气愤表示:“省政府的官员家里都装了空气净化器的,这些普通老百姓谁装得起啊?真的是没办法!我昨天采访了一个1966年(出生)的农民,他说我跟你说话我都怕你录音到镇上去告我,然后我会被抓。已经恐怖到这种程度了。镇上和厂子雇了一些黑社会,威胁著当地的农民。”

2. 在失踪多日后,25岁的湖南长沙曙光环保发起人刘曙﹐2016年10月10日被长沙市国安局以反间谍的名义拘留。中共当局对成员多为90后的“曙光环保”下手的原因,系此前该公益组织进行了大量的环境污染状况调查,并将检测的数据公之于众。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刘曙被抓,系国安局认为她披露环境的检测数据,是泄露国家机密。“他们认为刘曙泄露了一些数据,环境污染的一些数据,涉嫌间谍。这是一种对人权的严重的侵犯,因为不涉及任何国家的重大军事机密,或者是其它的一些重大机密。”当局把居民生活区域环境污染检测数据随意定为国家机密,这真的是对言论自由、对人类关切及在乎自身处境天然本能的一种严重反动的事件。

该知情人还表示,当局担心污染的真相会引起公众的愤怒,因此,政府将污染的实际状况都列为国家秘密不予公开。现在官方动不动就拿国家安全说事。律师维权都可以被当成是煽动颠覆,刘曙被“反间谍”在现在这种状况下也很正常。

刘曙,湖北咸宁人,环保组织湖南曙光环保的理事长、发起人,也是国内环保界知名的90后公益人。2013年,她注册成立了公益组织“曙光环保”,三年来,带领的机构对湖南多地的严重污染进行了调查,走遍湖南多个村庄,取得了土壤及稻谷等164个样品,进行了重金属污染检测。其中有一处土壤重金属超标715倍的数据公布后,引发广泛关注。

3. 2016年雾霾指数又创新高。一项由以色列、中国和美国学者共同完成的研究发现,雾霾导致中国人均寿命南高北低,具体来说,北方居民人均寿命缩短的幅度超过5.5年,还提升了肺癌、心脏病和中风的发病率。这项研究结果为中国环境恶化的巨大代价提供了一种新的评估,这是被严重忽视、严重低估了的极可怕的人道灾难,它的深重、广泛、对人类健康的长远危害及继续恶化现状同样被严重忽视和低估。

新的研究利用中国各地数十年期间的污染数据,并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北京的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以及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的多名教授联名发表报告。据这项研究估算,华北的空气污染已在上世纪90年代总共减少25亿年的人类预期寿命。

土地是人类生命存在的基础,关涉土地的合理环境维持,是人类好生命及好生活的保证。任何现代文明政府,经济与社会的文明进步是其权力行使的所有原因及目标。而非法的极权制度是例外的,他们一面顽固地坚持,他们所维持的野蛮制度代表了人类制度文明的终极真理,一面会不惜以一切手段、以任何代价来在经济的发展结果上回证这种使人一目了然的荒诞真理。“至于经济目标上,极权主义政府在自己的国家随心所欲,就像俗说的一群蝗虫。极权主义独裁者像外来征服者一样统治自己的国家,使事情越来越糟,因为它用无情来达到效率。”(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中共这群人类史上最可怕的蝗虫,为了证明他们制度的优越性而丧失理智地掠夺性发展,它们会继续造成怎样不可控的灾难性局面尚在不确定中,但早已确定了的是它已造成的环境方面可怕的灾难性后果。经济层面上的畸形结构只是未来危机的一个最不严重的方面,而无论未来政治制度如何变幻,中共当局对环境的疯狂掠夺性“发展”,已为未来数十年乃至更长时期的发展造成很难逆转的实质性损害,尤以在环境损害方面。这已是既成了的,却为绝大多数人漠视着的、中共制造的“文革”人祸以来最为深远而普遍的人类灾难。

“5·12”地震当天,我被中共特务突然带离北京后来到河北,那里环境污染的恶劣后果及其直露程度何其的使人绝望。流经石家庄市的四条河流,河水的颜色及其气焰熏天的恶臭,彻底颠覆人类记忆常识中关于田园乡村的水的概念、河的意义。河水的颜色直似野蛮权力本身的黑,是墨黑色。河水流经之处,草木尽皆枯死,因问当地农家,政府对这种局面怎么不管? 农民的回答既充满了睿智,又隐义了鞭挞与无奈,说是“因为这些河流名气太小了”。连治理污染都当成了面子活来做。中共主导下的三十多年经济“发展”,底定了中国未来百年内刻意的环境复原目标,尤以在土地环境的毒害化方面。中国的经济“发展”,丢掉了人类社会保持了数千年的许多诚实的生活方式。许多农民亦自觉地认识到这种失去。我回乡以后的见识,当地十里八乡中,偶有农家喂养一头猪的话,极善于精打细算的农民,竟愿掏市场上三四倍的价钱抢买这种猪肉,因为他们得知,那些养著被他们称为“商务猪”的个体户们,不仅使用专业催生的饲料,更可怕的是竟用药物催生,不仅仅是没有了猪肉的醇香,更是因食那样的猪肉,人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灾难结果。崔卫平教授曾有一篇回乡见识文称,她的亲人们绝不吃自己生产的大米,看了使人感到一种漫无边际的无助乃至绝望。事实上,崔教授的文字也只是打破了一种自欺心理的维持罢啦。我们对自己每天食用着种粮人自己不敢吃的粮、种菜人自己不敢吃的菜、卖肉人自己不肯吃的肉、食品加工者自己绝不吃的食品有谁不是心知肚明。但就像被毒害了的空气我们无法躲避一样,我们只能面对而苦活着。

一个唯利是图的强盗政权,指望它去监管、保障环境、保卫食物安全是何其的不切合实际,可怕的现状也正证明了这点。

中国的环境污染是个触目惊心的常被人们提及的损害事实。而极权体制最可怕的荼毒却不止于毁坏物理环境,更其深刻的荼毒是对民众心灵的污染,对他人的任何苦难都永不可撼动的无动于衷,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不惜损害人的健康乃至生命。而所有的人对这种几乎凶残的野蛮贪婪心知肚明,一旦得到机会,利益所趋而无恶不敢为,这同样是我们恶劣生活环境的一部分。我曾代理了一起人身损害侵权案中得知,个体户贩卖冰冻海产品时,竟用烧碱水、医用福尔马林浸泡海产品,这是怎样湮灭天良的邪恶贪婪,这在中国却是正常著的现状。

在文明人群中,正当的逐利行为天经地义。“就个人经济生活而论,自我利益是个人活动的动机。”(亚当‧斯密)文明制度下,政府、团体或个人所有追求的是人类生活的福利,而野蛮极权制度下,人们心目中便只剩下了利,并不惜以任何无情的甚至是邪恶的手段获得。当大部分人对于自己的获利沾沾自喜时,整个社会道德乃至人伦尽丧却是所有人的另一个“收获”。事实上,稍有点人类历史常识者不难判识,野蛮政治制度永不可以是人类长久福利的基础。贪婪至野蛮及变态疯狂的统治者,使他们考虑人民或国家的长远福利,直似缘木逐鱼。眼前利益永远是头等大事,这也正是所有极权体制下有时会阶段性地制造出举世瞩目的经济“发展”规模的所在。但所有以往已显明的历史经验表明,这种经济发展只是昙花一现,尚连制造这种经济“奇迹”的制度亦无一例外地灰飞烟灭。中共经济的致命缺陷是例外不了的,完全无知的粗放式的经济增长模式实际上已经寿终正寝,只是一些人不大愿意承认罢了。一些在这种制度下永不能逆转的结构已显明,而环境被毁灭性破坏则是实实在在的结果了。

已显明了的人类发展经验表明,在恶化的生态环境里,人群的健康是会衰退的,经济、社会的繁荣定是会枯萎的。每个国家事实上有三种形态的财富:物质的、文化的和环境生态的。大多数人对前两样颇熟悉,因它们是组成人们日常生活的主要因素。今天,人类面对的生态环境问题,本质肇端是人们对于生态环境作为财富意义的认识及重视程度不够。经济发展与保护环境生态的健康发展兼筹并顾才能实质性增进人类福利。#(全文完)

2017年3月7日于陕北村里。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李婧铖

评论
2017-06-18 3: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