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是无情还有情——对联之“无情联”

作者:天成

3月18日,韩国京畿道南阳州市礼峯山和河南市黔丹山等地福寿草、菟葵、獐耳细辛等野花开花报春。(全景林/大纪元)

      人气: 798
【字号】    
   标签: tags: ,

传统对联,作为正格来讲,须符合“字数相等、句式相同、平仄相谐、词性相对、内容相关”的基本要求。但联苑里有一种对联,脱离“内容相关”这一项,上下联各说各的,可谓风马牛不相及。这能称作“对联”吗?但正因如此,此种对联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受到一定的欢迎。这即是“无情联”。

所谓“无情联”,上下联内容“毫不关情”,绝不相干,此为“无情”所在;细品之下,上下联字面又对仗严格,非常工整,可谓“关情”。因此,“无情”的是内容不搭,“有情”的是字性关联。这即是“无情联”的特点,也是它的妙处所在。由此产生的效果,上下联或一庄一谐,或一俗一雅,奇谲难料,造成强烈的反差;而这两种“性情”截然不同的联语,凑在一起,却可以和谐并存,成双入对,品之具有一定的趣味,让人在趣味中领略汉字的无穷奇妙。

“无情联”之渊源

最早,在《全唐诗话》卷四中记载了温庭筠之对,“药名有白头翁,温以苍耳子为对”,或认为是最早的无情对。

此后,宋代龚明《中吴纪闻》卷六,在记载的俏皮谐谑之语中有“鸡冠花未放,狗尾叶先生”之对,并注为“嘲叶广文”(应是有人写来和叶姓人开玩笑的)。此联按戏谑之意看,内容不相关,然上下句字面又相对,算一则无情对。

亦有“无情联”起源于明代的说法。据冯梦龙《古今谭概》卷二十九“谈资部,随口对”中联:

庭前花始放
阁下李先生

此联与上联相近。明朝李东阳任华盖殿大学士时,人们称他为李阁老。一次众新进士去拜谒他,其中有言要拜见“阁下李先生”者。李东阳即见,随之出对“庭前花始放”,请众人属对。众人皆不解大学士何以出如此简单之对,以为另藏机关,谁也未敢贸然答对。沉思犹豫之间,只听李东阳道:“刚才不是有人对过了吗?即是‘阁下李先生’啊!”众人皆笑而称赞。(注1)

“阁下李先生”,李先生即李东阳。照此意上下联内容并不关联,而因字面相对,上下联又“相联”,巧妙而具有异趣。这便是“无情联”的效果。

最负盛名的“无情联”作者是清代名臣张之洞。在徐珂的《清稗类钞.诙谐类》中记载了他与客属对的“无情联”。(注2)

一日,张之洞在陶然亭宴客会友,席间吟作无情对。客出句:

树已半枯休纵斧

一客对曰:

萧何三策定安刘

张之洞之对则更巧妙:

果然一点不相干

两则对句与出句都仅字面相对,内容无干。张的对句以“果”对“树”、“然”对“已”、“一”对“半”、“点”(动词清点意)对“枯”、“不”对“休”、“相”对“纵”、“干”(兵器之干戈)对“斧”,字字相对,内容上却毫不搭调。真是“果然一点不相干”!

最后,张之洞以“陶然亭”为出句,请众客续作无情对。客有李侍郎道:“若要无情,非阁下之姓名莫属矣。”众人皆大笑。原来此幅对子即为:

陶然亭
张之洞

许是张之洞的这两则“无情联”工致且有趣味,故而流传较广,尤其那句“果然一点不相干”,一语道出了无情联在内容上毫不关联的特点,故而有些人以为无情联为张之洞首创。其实在张之前已有之。

大致上说,无情联是一种发源于唐宋,兴盛于清末的谐谑类对联

品“无情联”之趣

1、无情的“六味地黄丸”

清朝时扬州有个药堂老板叫陈见山,此人没什么学识,但为了显身价,花钱买了个“同知”五品官。每逢喜庆宴会,便著五品官服自得招摇,让人很是生厌。一次在宴席上,一少年看不过去,对同席者言:“我有一联,不知各位谁能对?”所出上联为:

五品天青褂

旁边另一少年应声对道:

六味地黄丸

众人皆掩口而笑,这位五品官顿时狼狈不堪。(注3)

“六味地黄丸”为中成药名,与“五品天青褂”正成无情妙对,严丝合缝。此联不只“无情”在意思不相干,所含的嘲弄讽刺,使那位花钱买官者的情绪由兴致高昂滑落到低迷羞惭。真可谓“无情”也!

2、“杨三已死无苏丑”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清廷腐败无能而惨败,由李鸿章与日本签订了《马关条约》。此前李鸿章因战败受到朝廷“褫去黄马褂”的处分,此次更因签订卖国条约而受到时人谴责。其时,正值京城上演《白蛇传》。苏昆名丑杨鸣玉为人耿直,在“水漫金山”一场中,故意对穿黄色外褂上台的鳖精打诨道:“娘娘有旨,攻打金山寺,如有退缩,定将黄马褂剥去。”暗中讽刺了李,观众皆心领神会,哄堂大笑。后来,杨鸣玉因此事被害死。

有人为杨鸣玉作了一副挽联:

杨三已死无苏丑
李二先生是汉奸

杨鸣玉因排行第三,人称杨三;李鸿章在家排行老二,乡人称之为李二。初看此联,联中“已死”与“先生”似不相对。但因是无情对,须从单字相对看:“杨”对“李”、“三”对“二”、“已”对“先”、“死”对“生”、“无”对“是”、“苏”对“汉”、“丑”对“奸”,对仗是字字工稳的。

3、公门桃李争荣日
    法国荷兰比利时

上联出自《资治通鉴.唐纪则天顺圣皇后久视元年》:“或谓狄仁杰曰:‘天下桃李,悉在公门矣!’”意为唐代名臣狄仁杰门生众多,桃李争芬;下联是欧洲三个国家名。上下联意思是风马牛不相及,但从字面看却字字对得工整:“法国”对“公门”,“荷”对“桃”,“兰”对“李”,“比”对“争”,“利”对“荣”,“时”对“日”,富含一种奇趣。

4、珍妃苹果脸
    瑞士葡萄牙

上联把珍妃的脸喻为“苹果脸”,下联以欧洲两国名相对。此联饶有趣味。

5、白虹贯日
    金鸡纳霜

上联为成语,下联为西药名。

6、色难
    容易

《古今谭概》载为明成祖朱棣与大学士解缙所对。(注4)

无情联创作要点

“无情联”在创作上常采用借对(借义相对)的手法。制联须“字对工,意离远”:上下联字字相对,力求工稳;同时,两句意思须毫不关联,脱离得要远。字面上对得愈工,上下联意思相离得愈远,愈显“无情联”之妙趣。

其实,此等妙趣实源自于汉字的奇妙、其多义性,“无情联”只是一个表现的载体。而号称“无情”的此种对联能展现汉字的博大精深,这又彰显它的“有情”啊!

【注1】明代冯梦龙《古今谭概.谈资部》第二十九之“随口对”:李西涯居政府时,庶吉士进谒,有言“阁下李先生”者。公闻之,既相见,因曰:“请诸君属一对,云‘庭前花始放’。”众疑其太易,转思未工。各沉吟间,公曰:“何不对‘阁下李先生’?”相赞而笑。

【注2】《清稗类钞.诙谐类》之“无情对”:
张文襄早岁登第,名满都门,诗酒䜩会无虚日。一日,在陶然亭会饮,张创为无情对,对语甚夥,工力悉敌。如“树已半枯休纵斧”,张对以“果然一点不相干”,李莼客侍御慈铭对以“萧何三策定安刘”。又如“欲解牢愁惟纵酒”,张对以“兴对群怨不如诗”。此联尤工,因“解”与“观”皆为卦名,“愁”与“怨”皆从心部,最妙者则“牢”之下半为“牛”,而“群”字之下半为“羊”,更觉想入非非。最后,张以“陶然亭”三字命作无情对,李芍农侍郎文田曰:“若要无情,非阁下之姓名莫属矣。”众大笑,盖“张之洞”也。

【注3】《履园丛话》之二十一“笑柄”:
陈见山,苏州人,尝卖药千阜上,以此起家,开有青芝堂药材,为扬城第一铺。得郑侍御休园为别业,捐同知衔,居然列于诸绅商人之间。每有喜庆宴会,辄著天青褂五品补服,一日在席上,有刻薄少年云:“我有一联曰‘五品天青褂’,诸公能对否?”傍一少年应声云:“六味地黄丸。”

【注4】明代冯梦龙《古今谭概.谈资部》第二十九之“随口对”:文皇尝谓解学士曰:“有一书句甚难其对,曰‘色难’。”解应声曰:“容易。”文皇不悟,顾谓解曰:“既云易矣,何久不属对?”解曰:“适已对矣。”文皇始悟,为之大笑。@*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诗词写作中,若遇到感觉似入声的字时,可对照字表检查,看有无此字。
  • 应用上,如要写一首律诗,在“应平”的位置须用到“毒”、“缺德”,但总觉得好像是入声字,若是的话用在此处就出律了,须作处理…
  • 作为有志于弘扬传统文化的传承者,作为用诗词文化宣扬正义的这一群体中的一员,谁都不想这样的问题出现在自己身上,对不对?何况分辨入声字只是格律诗词学习中的一个小问题。
  • 伉俪佳偶,琴瑟和鸣;共制佳联,相映成趣。实为联苑一道温馨的风景。
  • 与基本格式一样,“孤平拗救”、“出句自救(三四字互救)”以及这条“对句相救”句式,它们都是格律的组成部分,是在格律诗发展史中形成的规则,被公认著,指导著唐宋以来诗人们在这一体上的创作。
  • 有些格律诗写作者可能觉得基本格式以外的这些变格句式较麻烦,采取不用的态度。但即使不用,在欣赏古典格律诗与他人诗作时也会涉及到,也须了解,否则,就无从全面、正确分析一些诗的格律。
  • “飞白”就是“明知其错故意仿效”,将错就错、刻意讹读讹写。用飞白制联,常可达到嘲讽取笑的效果,联苑里有不少这类趣话。
  • 对联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之一,由于其雅俗共赏的特点,为人们所亲近之。有了如此好的“人缘”,就会注入众多智慧的参与,能呈现出多姿多采的面貌,便是一种必然。
  • 格律诗中犯“孤平”的现象在一些诗词网站时有发生,也时常引来一些争议。其实,要避忌它也很简单。针对此病,本文试谈本句自救这种形式。
  • 虽然词是在宋代发展并完善起来的独特的文学形式,但记录各种词牌及其变体的词谱专书却是在明代才正式流行的,而清代才是研究和出版词谱专书的丰收时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