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社会主义的照妖镜

人气: 5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09日讯】自1978年底邓小平实施放权让利经济改革,以及1980年代苏联和东欧诸国倒向自由经济以来,迄21世纪的今日,虽然共产主义表面上退缩了,但社会主义却横行全球。共产国家实施的是“热的社会主义”,自由民主国家施行的是“冷的社会主义”,以“社会福利”的名义所向披靡。

怪不得就有由共产世界来到自由世界的人感叹:“这里好像共产主义一样,只是不讲暴力革命那一套。表面上是自由社会,实质上好像全世界都是在搞共产主义。”连最民主自由、世界第一经济强权的美国都不例外,而川普的当选虽被称为“敲响社会主义的警钟”,但其实困难重重。世人还是迷恋社会主义,由2014年法国经济学者皮凯提(Thomas Piketty)厚达七百页的《21世纪资本论》全球畅销就可知其一斑,因果颠倒、本末倒置的说法竟获普遍认同,可知揭穿社会主义有多么困难。

在台湾,21世纪小英政府也被认为秉持左派思想,以“一例一休”政策为代表的社会主义政策正发挥其戕害人民福祉的魔力,而揭“公平正义”旗帜的改革政策也都脱不了社会主义的实质。年轻人的未来被出卖,世代之争激烈上演,可以说都是实施社会主义政策所肇致的,唯有让世人看清社会主义的真相,打从心底彻底将之袪除才能“找回被出卖的未来”。

对社会主义及其施行将造成奴隶社会看得最清楚,说得最明白,并勇于站出来揭开真相的,就是奥地利学派学者,以海耶克(F.A.Hayek)和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两位大师最具代表。前者在1944年出版的《到奴役之路》脍炙人口,而其在1988年出版的《不要命的自负》(The Fatal Conceit)更是对社会主义作最后和最大的一击。

《到奴役之路》剖示任形式的政治经济计划,都会危害到社会中个人的经济自由,而没有经济自由便无政治自由,计划经济无可避免会带来贫困和专制政府。海耶克是站在社会主义立场来攻击社会主义,他将社会主义看做一个模型,证明其具致命瑕疵,而在实际世界施行之后则会产生致命危险。海耶克认为社会义的核心是,只要具有“同情心”,而以政府的规划与经济管制手段,就可以创造符合人性的生活环境。

海耶克认为社会义者具有真诚与无私的崇高理想,其中不乏学术卓越人物。可是,也就因为如此,这批拥有高尚情操的人士,反而成为极权主义者的马前卒,为后者做铺路工作,而且往往不知不觉。法西斯、共产、社会主义都是集体主义的近亲繁殖,如今前两者都已死寂,但集体主义却在蔓延中,而其亦寄生于社会主义。

以美国为例,多年以来,都以“自由主义”为包装而大行其道,“产业政策”、“医疗联盟”这些是早已存在的“封建特权”,当今主张为弱势族群积极争权者、极端环保主义者、爱滋行动派、极端女性主义者,以及其他要求政府“不计代价”实现他们的政治主张之人士。这些人当中没有一个是公开主张极权主义的,但他们的行动却正是把社会推向极权主义,因为只有权力更加集中的政府,才有可能满足他们的要求。

这些是索威尔(T. Sowell)在《到奴役之路》出版五十周年(1994年)纪念文所说的,他是说《到奴役之路》书中描绘的世界在50年后并未消失,以各种面貌出现,如今又过了23年,情况似乎更明显。所以,当今世人更有必要向海耶克这两本著作取经。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06-09 9: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