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父爱如山 十八年的离别

文/慧莲

父亲的家书被我放在枕头底下,当我面临困境的时候,当我失去信心的时候,我都会拿出父亲的信读一读,好像父亲就在我的身边。(Depositphotos)

人气: 650
【字号】    
   标签: tags: ,

在我12岁的时候,被迫与父亲分开了,我们都未曾想到这一别就是十八年。如今我人在英伦,提笔记述对父亲的思念,不禁感慨万千。

在监狱相聚的艰辛日子

青少年的时候,与父亲的团聚都是在监狱里。16岁的时候,我去了外省读高中,想见父亲一面就更难了。每年寒暑假我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站票回家乡,太累了就坐在过道上休息一下。

父亲和监狱里一般的犯人不一样,虽然我每次都在监狱还没开门之间就早早地排队等候,但每次等上几个小时,当所有的犯人都出来了以后,焦急地等待着父亲的我都会被单喊出来,登记员说:“你爸爸没有转化,不能接见!610办公室或者狱政科同意才能见。”

每每这时,我都感到十分委屈,善良老实的父亲从没做过任何的坏事,却被判重刑十五年,连普通的犯人的待遇都不如,不能减刑、不能接见。我只能强忍着泪水跑到监狱旁边的办公室楼,一户挨着一户地敲门,恳请他们让我见父亲一面。有时我是幸运的,有时被拒绝,我就只能十分失落地坐车返回。

我和父亲的会面隔着厚厚的玻璃窗,拿着电话对讲,父亲的旁边站着一个监听我们谈话内容的管教,每次会见不超过30分钟。就这30分钟,是我一年中最期盼的时光,就算我们相见的时光很短暂,但是我看到父亲还平安,能和他说上几句问候的话,我会觉得生活又充满了阳光和希望。

父亲每次见了我都笑得很开心,不得不分离的时候我们都十分不舍,我会目送他到会见室的门口,他每次都会回过身在胸前摆出一只握紧拳头的手臂,很坚定、很灿烂地对着我笑,这时候我都会心领神会,父亲是在告诉我他没有被转化,他还是那个对真、善、忍信仰十分坚定的他。

读到这,也许你已经猜到了,我的父亲是一名法轮功学员。

平凡幸福的家庭

我曾经有一个十分幸福的家,我的爸爸是市图书馆的美术工作者,母亲是地质勘探所的高级工程师,我的家不大,但是非常温馨。

父亲小的时候习过武,我总是觉得他身上带着一种习武人的精神和威严。父亲对我的管教很严厉,袜子穿慢了、吃饭磨蹭都会被教训。父亲十分爱书,我的童年没有太多的玩具或者零食,家里陪伴我的是很多的书籍。那时我觉得父亲对周围的所有的人都非常好,唯独对我十分严厉。 别人家的父母都是生怕孩子吃亏受苦,只有我的爸爸怕我不能吃苦,怕我做错事、怕我亏待别人,他不愿把我宠成一个公主而是希望我能勤俭、努力、心胸豁达、多关爱别人,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益、有用处的人。

认识父亲的人对他的评价是勤恳、托底 、负责任。平日他常早出晚归,勤勤恳恳地工作,凭借出色的工作表现,他多次被单位评为省、市级劳动模范。

父亲热爱艺术,他不仅很努力也有天赋,他毕业于八大美院之一的鲁美。据说他十几岁的时候坐在火炕上给别人画肖像,因为画得太投入了,把脚烤起泡了他都全然不知,成为了家中的趣谈。

早年他虽然考入了中央美术学院,但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好,他放弃了这个机会。父亲擅长书法、油画、素描、国画、雕塑、摄影、此外他还喜爱古典音乐和古典文学。周末的时候,他如果在家就会带我画画,高兴的时候,他会拿出他珍藏的名画给我看,教我看画好在哪里。

我还记得有一次吃饭前,碗筷刚刚摆上桌子,房间里放着交响乐,爸爸拿着筷子当指挥棒,好像音乐指挥官一样,逗得我捧腹大笑。父亲研究各种摄影的方法,他拍的照片十分生动有趣。

父亲热爱艺术,他不仅很努力也有天赋,他在家的时候,家里总是会充满欢声笑语。

有幸得法

1994年父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父亲有幸参加李洪志师父在大连讲法授课,父亲在九天的课程中,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前因为他工作过于辛劳,加上有些争强好胜的性格,积劳成疾,患上了腰间盘突出、股骨头坏死等骨质疾病,虽然年纪轻轻,却连端起一盆煤都能闪了腰,但是在参加九天的法轮功授课之后他的病痛消失了。

修炼后,他能扛起几十斤的大米爬楼梯,他的同事和领导都感到十分震惊,觉得他判若两人。父亲修炼以后,人也变得更加善良祥和,原来好胜的毛病也改了,法轮大法教导人与人为善,遇到问题忍让、首先考虑别人的感受,父亲同事亲眼见到父亲的变化,很多人都开始修炼法轮功。

在我童年的印象中,一起炼功的叔叔阿姨都十分和蔼可亲,他们有的是大学教授,有的是大学生,有的是房产老板,有的是退休的老阿姨,对待我们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小朋友们都努力读书,遵循真、善、忍的标准,我们都是最好的小伙伴。

通过炼功学法,我从小的扁桃体发炎也在不知不觉中痊愈了,原来我只要闻到烟就会嗓子发炎,然后发烧,需要经常服药,修炼后我变成一个特别健康活泼的孩子,而且一直成绩优异,因为心里想着真、善、忍,懂得为别人考虑,同学们也很喜欢我,选我为班长。

然而这一切简单的幸福美好就在1999年的时候戛然而止了。忽然间,满城风雨,在电视上开始连播污蔑法轮功的专题片。在我们整个城市几百人的法轮功练习者都没有出现任何一例电视上的极端行为的人,大家都是本着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愿望来修炼的。修炼法轮功的首要要求就是要做一个好人。

我懵懂地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压力和恐惧,因为警察开始去法轮功学员的家里,抓人、逼迫他们写诋毁大法的保证。后来陆续听闻有对法轮功学员使用酷刑、判劳教、洗脑班。原来正常的炼功学法都被禁止了。

来自狱中父亲的家书

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我们家也没逃过这场厄运。1999年7月18日父亲被抓了,很快,不转化的父亲被判劳教一年半,出来后又再次被抓判重刑十五年。虽然他身陷监狱,遭遇酷刑折磨,几次面临生命危险,但他一直努力给我写信,他安慰我把这一次的别离当成一次我提前去上大学的小别。

他把他画画的经验写成一本册子给我,可是在一次搜监行动中被烧毁了,他给我写过一首长达7页稿纸的诗,用漂亮工整的隶书写道:愿自己是清风、是阳光、是树想要在我的身边温柔地陪伴我和保护我,他期望我能心胸豁达,能明慧,能在乱世中保持自己的准则,能“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他不停地鼓励我做事要遵循zhen(真), shan(善), ren(忍)的原则,要积极正向的面对这场磨难,成为人格优秀的人,要像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十几年来,对于他的信仰始终如一,他在信里告诉我“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读书的时候,父亲的家书被我放在枕头底下,当我面临困境的时候,当我失去信心的时候,我都会拿出父亲的信读一读,好像父亲就在我的身边。我为父亲的不屈服于暴力淫威而感到骄傲,我们相聚的时光是那么有限,但是他却言传身教地教会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课。

父爱如山,在父亲最艰难的时光之中,他从未向我吐露过痛苦,他总是面带笑容而坚定,他总是用最温暖细腻的关怀来温暖我的心。我觉得自己极为幸运,因为我的父亲是这样正直而善良的人。◇#

责任编辑:李景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