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抗日旗帜下的罪恶(中)

——《内在的敌人》读后

人气: 11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11日讯】许多中国人都没有正式的宗教信仰,既不是佛教徒,也不是道教徒,既不是回教徒,也不是基督教徒,但极少有中国人不信仰先圣孔子,不信守孝道的,孔子的儒学及其提倡的孝道构成了中国传统道德的基础,但在共产党占领的太行山区,这一切都成了他们竭力摧毁的对象。

让我过目难忘的一个例子是,据雷震远神父回忆,吕正操部占领安国不久,他曾参加一个共产党全面攻击孔子的大会,当地县民也有许多参加。当共产党狂号怒吼的时候,听众们都心惊胆战地静坐不动。主要讲演人是一个弩着眼睛的年轻人,显然他是个老资格的共产党员。

“中国要灭亡了”!他喊著说:“中国成为帝国主义者的俎上肉,中国已经被洋鬼子榨取枯竭了,现在日本小鬼子就在这里用枪炮飞机炸弹轰轰地杀害我们!中国何以这样衰弱呢?我可以告诉你们原因!那全因为中国人追随孔子,而孔子的思想是落伍的。他不像今日共产党那样眼光远大和前进。儒学已经使中国人成为奴隶,在近代世界里把他们束缚在旧的思想上面。共产主义是今天的进步思想。它可以把你们从奴隶状态下解放出来。它可以使你们在近代世界里更有权势更受尊重,因为近代世界只尊重权势和力量!”他毫无倦容地讲下去,一直在申述著一个主题:孔子是一个不合时代的反动者,中国如果打败日本,必须抛弃孔子的主张和理想。

会议结束时,他要求每个人高呼口号:“打倒孔子!打倒大汉奸孔子”!听众们都怒不可遏,更感气愤的是他们无力可施。几千年来孔子一向被尊为智慧和道德的源泉。辱骂污蔑这位圣人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口号梗在喉间无法喊出。人们在畏惧惩罚之下勉强服从──但喊出的声音并不是共产党所希望的狂呼怒吼。那位青年共产党员抑制住怒容,但也无计可施。喊声虽仅是约略可辨,但人民总算是服从命令了。

还有一次,雷震远神父骑着脚踏车从博野县的一个村庄到县城里去。当他走近县城时,看到前面有一群人,他认为那也许是个集日。但那天并不是集日,这群人的集聚好像是有椿大事发生。他听到锣鼓喧天,喇叭声震耳,一群人的行列浩浩荡荡地在大街上摆开。许多小孩子领在队前,举著绣有共产党标语的旗帜。雷震远神父从车上跳下,杂在人群之内依在一堵墙前面看看有什么事发生。行列走到尽头,一位二十几岁的妇人跳上一个凳子上向观众们高声演讲。她不时地咬牙切齿,握著拳头,撒著满口村言,披头散发地咒骂指控她婆母的各种邪恶和无礼行动。那位老婆母头上带着一顶尖帽子,对墙壁蹲伏着,羞愧得不敢抬头。

那是一个下午的时光,太阳从槐树照射下来,微风吹动树叶,树影在地面上零乱地动摇著。在炎热夏季天气里的观众,都静悄悄地一声不发,那位年轻女人的粗糙声浪,暴烈地冲破寂静的空气,正像用利斧砍木一样地刺耳。雷震远神父看一看临近观众的眼色,大家都在怜悯那位老太婆,鄙视那位年轻的媳妇。

雷震远神父当下心想,中国家庭生活并不永远美满,这倒不是什么秘密;家庭生活之不美满正如生命本身之不美满一样。中国像所有文明国家一样,有一句俗语,不要在大庭广众下洗脏布(意即家丑不可外扬)。不过中国人比西洋人更能细心地遵守这项习俗。对一个中国人来说,在大庭广众下污辱他的家庭乃是一件极不道德的事。他一面想着这句话,一面惊愕地摇著头,想不到在这个礼教统治的小地方竟会发生这种事情。

骤然,这位媳妇停止住她的激昂演说。她向那些锣鼓手发了几句命令,并对游行领队人点头打个招呼。一个面目狰狞的年轻小伙子昂首阔步地走到老太婆前面,命令她站起来继续往前走。老太婆挣扎著站起来,还想掩住羞脸,他不耐烦地推了她一下,她跌了下去,再勉强站起来。他下令锣鼓手和举旗帜的人们重新整队。锣鼓号角齐鸣,大队开始再向前行进,那位可怜的老太婆还带着尖帽子,一蹶一点地跟在后面。她的媳妇在后面押队,再开始破口大骂。村民散散落落地跟在最后,都露出悻悻的面容。

这样的事以前在当地从未发生过,后来雷震远神父曾向人打听这件事发生的缘起。原来,这位老太婆是在她媳妇成为共产党后的牺牲者,她只有接受这种公开的凌辱,否则便要被处死。这位媳妇是要以此表现出她从旧日尊敬家庭长辈的传统习惯中的“解放”。

当雷震远神父愤懑不平地正要踏上脚踏车走开时,他发觉一位老年人正在注视着他。他们眼光碰到一起时都觉得局促不安。老人把眼光转向下看,一面撂著颔下的白胡子。他摇著头,深深叹了一口气,再看了雷震远神父一眼,好像是在自怨自艾:“没有道德了──完啦──全完啦──道德全没有了。道德沦丧时,什么事就都完了。”(待续)#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07-11 9: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