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伍雷:“盛世”当看王全璋

“郁金香人权奖”是荷兰政府设立的奖项,奖励具有超凡勇气的人权捍卫者。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是2017年度十名入围竞逐者之一。(网络图片)

“郁金香人权奖”是荷兰政府设立的奖项,奖励具有超凡勇气的人权捍卫者。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是2017年度十名入围竞逐者之一。(网络图片)

人气: 184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7月13日讯】王全璋律师,709律师,无辜关押已两年。

在一个和谐盛世,法治国家,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一名执业律师,如王全璋者,一位著名的人权律师,竟然整整两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信不信?

一个人,据说被追究了刑事责任,但是,他的家人,竟然连续两年无法委托自己的律师,去担任他的辩护人,去会见他,你信不信?如王全璋律师者,盛世贱民。

而传说此和谐盛世,刑诉法还写在纸上,法治中国的口号,还写在路边墙上。

1. 我所了解的王全璋律师

我确实记不清楚什么时候认识的王全璋律师了。或许因为和王全璋律师太过熟悉,我也不知如何写王全璋。我仅仅试着回忆一下王全璋律师。

全璋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执著,不是一般的执著,是令人不可理喻的执著,用“倔强”一词形容似乎较准确。全璋代理的案件,基本上都是社会弱势群体案件,我所了解的可能近十年全璋代理了无数的类似案件。每次和全璋谈起这些案子,全璋律师都会非常激动,不管听众如何反应,听或不听,他还是似乎沉浸在案件场景之中,他愤慨而又无奈的深情,紧缩的眉头,严肃的表情,这样的神态,经常进入我的脑海。

我实在是佩服全璋。全璋代理的这些类型的案件,我大约只代理过一次就已经无力坚持代理下去。这些案件,真是中国社会缩影,底层之艰难,法律之虚设,司法之荒谬,尽显其中。律师为之辩护,艰难自不待说。会见难,说理难,辩护效果更难,和公检法沟通更难,甚至没有沟通。辩护这些案件,就是在煎熬律师的心,因为,你会发现,法律在这个领域不管用,刑诉法不管用,刑法也根本不管用,检察官,法官,大家都似乎在漠然地毫无表情地走一个个与自己无关的流程,当事人只是流程中一个活物而已。这个流程中,我们的法律没了,法律理念没了,法律人没了,人之良心其实也没了。这是一个“特殊”的领域,与法治完全无关。但是,全璋竟然坚持住了,并且在这个领域赢得了很多当事人的尊重。

全璋办案认真又是出了名的。我说全璋律师办案认真,实际也是说他钻死牛角的意思。全璋是山大法学院毕业,学院派出身,法律理论功底深厚,因此,他就真的相信了法律,我坚信他内心是绝对的信仰法律。因此,他就像一个孤独而又执著的法律战士,不停地为了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而四处奋斗,他乐此不疲,经年累月,矢志不渝,他就像一辆永远不熄火的破坦克,装着善良法律的发动机,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至于前方的艰难险阻,沟壑坟茔,他从不去观察。或者说,他早已经了然于胸,但他为了法律,为了那些“贱民”,他顾不得这些危险。认真就会付出代价,这么多年来,全璋不知吃了多少苦头,多少次被殴打,被扣押,被关看守所,这些事情,总让我们为之担忧,但每次说起,全璋总是淡然一笑,仿佛与他无关。我知道,全璋的心理,已经很强大,全璋自有他的坚毅与高度。求仁得仁,或许是宿命。

全璋的脾气,有时又坏得很。记得有一次,因为我撬了他的优秀助理,我在送他到电梯门口时,他恶狠狠地瞪着两个大牛眼对我说:你倒好,把我助理挖走了,你知道这给我耽误了多少事啊?然后,绝尘而去,根本不顾我的目瞪口呆。

但是,全璋对他的当事人,却是无比地耐心。多年相处,我从没有见过全璋和他的当事人发脾气。甚至,在我们看来,他对当事人简直太好了,视同兄弟姐妹,她们的苦难和不幸遭遇,全璋律师视为己伤。我必须承认,我对当事人的情感,至少一部分学习自全璋律师,志永以及和平们。

几年前,我曾经和全璋聊过,劝他改变一下代理案件的范围,不要太局限于某一类案件。当时,网传他已经很危险了。但是,最终他没有逃过这一劫。两年了,没有他的任何消息。诗里说,“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就是这个心情吧。

全璋那么热爱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妻子和儿子,说起自己的家人,他总是那么小有自豪。全璋还是出名的孝子,为了给母亲治病,他把母亲接到北京,辗转各个医院。前几日,我回北京去看望全璋的四老:父亲,母亲,岳父,岳母,面对这四位将近八十的老人,我不知说什么好。

二. 全璋之问

在我看来,抓捕王全璋律师,是这个时代最为荒唐的事情。我所了解的全璋律师,是一位极其正直的人,这一点,甚至连和我座谈的资深老国安也不否认这一点。全璋还是一位把法律视为生命的人,他一心护法,既不研究人情世故,更不考虑个人安危,法律面前丝毫不妥协。他把自己命名为“人权捍卫者”,这实在是说明,他一心一意、全心全意想帮助那些被不法权力蹂躏的弱势群体。

即使按照中国历史传统来看,全璋也是一位具有强烈家国情怀的士人。他如此坦荡,毫不做作,他以一己之力在维护人权,他如此同情受到司法不公的弱势群体并付诸行动,全璋如此普通,又如此简单,如此平凡,在这个物欲横流、污浊满地的世界,全璋所作所为真是弥足珍贵,却又何等艰难和沉重。

全璋算是一位读书人。我有时想,全璋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在大多数所谓读书人都在为这个盛世一展歌喉的时候,全璋没有加入这个大合唱,而是像一个孤独的侠客一样,顾不得娇妻幼子,去辗转一个个法庭和看守所,安慰一个又一个受伤的心灵,力主她们的法律权利,力求个案正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知行合一,全璋在无声无息地实践。

但是,就是这样一位在我看来最优秀的律师,最一根筋执著于法律、正直无私的律师,却深陷囹圄,被指控以最严重的刑事犯罪,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全璋的不幸遭遇,对他而言,显然是巨大的痛苦和折磨;对其家人而言,又何尝不是一场苦难!这不得不促使我对苍天几问:

一问:历朝历代,古今中外,无论如何千古盛世,是不是依然会有弱势群体?万紫千红霓虹灯下,巍峨庄重林立高楼旁,是不是还会有哭泣的鳏寡独孤?何况在当下的中国,司法不公,血拆,访民,信仰群体,难道不该有人权保护?中国梦人人有份,公平正义同样应不弃“贱民”。这些几乎已经被正义阳光照射不到的人,去帮助她们,岂不是必要的?而所以设律师,除了为这盛世点缀外,关注这些弱势群体,帮助这些弱势群体岂不职责所在?然而,当如王全璋等律师执着地在帮助这些人的时候,为何,却被这个国家当作罪犯予以“打击”?做人权捍卫者,减少社会矛盾,化解社会戾气,这在全世界都是一名律师的崇高追求,可在这盛世中国,怎么就成了颠覆国家政权的犯罪了呢?

二问:我们这国家,如何这般不公平地评价全璋?刑事审判,表面是追究刑事责任,实质是国家对公民的严肃评价。这种以法律名义的评价,必须具备起码的正当性和历史责任感,否则,就是杀良冒功,必然愧对历史,是要上史书的。而在当下,你感到诡异的就是,像全璋律师,踏踏实实维护法律实施,兢兢业业追求公平正义,在民间被广泛地认同,却被作为罪犯处理!呜呼!难道凡民间认可的,必然以罪犯处理;民间所竭力呼吁赶紧无罪释放的,必然囚之于监狱方为快事?如此这般,天理何在,司法文明何在,政治文明何在,人心又何在?即使中国古之君王诸侯,欲兴国事必吊死问孤,礼贤下士,今天当然与古代大不相同,但是,律师难道不是秉承了这一古老传统,依照国家现行有效的法律去帮助弱势群体?显然律师就是国家的一部分,像全璋,难道不是应受国家表彰吗?不予表彰也罢,律师好歹是在执行国家的法律,呼吁的也是落实国家现行的法律,这和谋逆又有什么关系呢?

三问:全璋律师即使被指控,是不是应当予以保障合法的权利?全璋律师被抓捕两年来,竟然家属聘任的律师无法会见,真是骇人听闻。孟子说,今之谓能臣,古之谓民贼,我信了。难道,我伟大祖国刑诉法对王全璋律师不适用?此乃朝廷命犯不得予以权利保障?究竟如何这般?国家发展这么多年,法律不是进步了吗?法治不是实现了吗?但是,王全璋家属聘请的律师为啥就是不能会见王全璋呢?我作为王全璋的朋友,非常不高兴。我希望体制内领导能够理解这份不高兴,这种愤怒,而不是动辄“政治敏感,意识形态,敌我矛盾”说事,劝我闭嘴。全璋一日不无罪释放,法治一日不蒙羞,中国梦一日不是噩梦。

盛世当看王全璋。在此,我呼吁立即释放王全璋,尽快让他和家人团聚,让他到近八十岁父母面前尽孝,让他拥抱久违的妻子和孩子。这件事情,上了史书,后世子孙,自有公认。

伍雷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二日

责任编辑:骆亚

评论
2017-07-13 2: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