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麻合法化?盘点各党派政策

大麻。 (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Images)

人气: 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关于大麻合法化的争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有关法律的更改以及具体措施等,已经讨论了有几年了,似乎总是平静一阵子,然后不知什么时候就又拿出来争论一番。在大选倒计时之时,各个政党出于争取选票的考量,对于这个问题也纷纷表态,让这个原本不很重要的议题,也和住房、移民等较广泛的话题一起,摆上了竞选的台面。

绿党本周更推出一个竞选黏贴标语,叫作“420个原因选绿党”,其中的“420”是双关语,既表示投票给绿党的原因众多,也突出了绿党在大麻合法化上的立场——即绿党可能会推动有关法律条文的修改,想使吸食大麻变得合法和公开。“420”这个词一般是指大麻的使用。

“420”的最初来历,据信是在1971年、美国加州的5个高中生,在下午4点20分聚在一起吸食大麻,后来又演变为每年的4月20日,一些反传统的人聚在不同地点吸食大麻,把吸食大麻的偷摸聚会,变成公开的庆祝活动。逐渐地,“420”就从原来的暗语,变成了吸食大麻的替代词被公众传播;后来,一些官方的法律文件也开始使用“420”来代表大麻的使用。

绿党积极推动

本周三下午4点20分,绿党议员盖勒斯.修斯(Gareth Hughes)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绿党的420运动贴纸照片。去年12月绿党就表示,要允许成年人种植供个人使用的大麻,并确保因为医疗原因而使用大麻的人不受法律惩罚。

绿党议员朱莉安妮.加特(Julie Anne Genter)还提出一个议员议案,要修订“滥用药物法案”(Misuse Drug Act),进一步开放医疗用大麻的供应。对于符合医疗条件的人,因为治疗为目的而种植、拥有或使用大麻植物或大麻产品,就可以从犯罪处罚中得到豁免,但条件是必须要得到注册医生的支持。

这项议案可能会在明年议会投票表决。此前在议会,这项议案已经得到了工党、毛利党、行动党和联合未来党的支持。国家党目前还没有决定,是要在党派的立场上对这项提案进行投票否决,还是允许议员个人进行良心投票。

国家党反对

除了对药用大麻政策做出一些调整,执政的国家党已经排除了大麻合法化的可能性,也没有任何具体的法令修改计划,并对放开娱乐用毒品法规的要求,一直持反对态度。政府的官方毒品政策,是采用了坚持减少伤害、以健康为中心、以及制止犯罪行为的模式。

前总理约翰.凯伊(John Key)否决了大麻问题全民公决的提议,现总理比尔.英格利希(Bill English)也说,他不想让任何以贸易为基础的大麻行业合法化。健康部长约翰森.科尔曼(Jonathan Coleman)也不赞成大麻合法化的提议。

政府最近已经取消了对药用大麻供应的限制,允许医生开出含有大麻二烯(CBD)产品的处方。这样,医疗大麻将与其他药物同等对待,但可以吸食的大麻由于尚未经过临床试验,而不能作为医疗用药。

目前法令下,对于贩售/提供和生产大麻的处罚,是从罚款500元到判处14年监禁;而种植大麻则可能导致7年监狱生涯。

工党软化

最近,工党也由原来的积极推动,变为放软了姿态。去年,工党党魁安德鲁.利特尔(Andrew Little)告诉一个学生广播电台,工党可能会就大麻法规的修改举行全民公决,但后来又逐渐淡化了这个主张。尤其在6月底90天竞选正式启动以后,工党在这个问题上更趋低调。

上周,在议会举行的药物研讨会上,工党健康发言人大卫.克拉克(David Clark)表示,对于有关大麻合法化的法律,工党可能会做一些修改,但这不是工党的首要任务。

利特尔支持医用大麻合法化,但对于娱乐大麻合法化的提议并不热衷,他表示工党如果执政,也不会往那个方向走。

利特尔本人对这个议题也非常审慎,他关注大麻对于年轻人和青少年大脑发育可能造成的影响,希望看到更多这方面的研究成果,再根据事实作出判断。

机会党“投机”?

去年11月由新西兰著名商人和经济学家盖勒斯.摩根(Gareth Morgan)牵头组建的机会党(Opportunities Party)已经宣布,这个党支持大麻合法化,并将允许每人使用两棵大麻植物的量。

这个党表示,大麻合法化会解放大量警力,每年可以节省为制止毒品犯罪而花费的1.8亿元,另外对于毒品买卖的税收,还可以给政府增加1.5亿元的收入。

机会党的这项政策,被媒体和其他党派批为见风使舵,用这个政策作为“胡萝卜”,收买年轻选民,指机会党为“机会主义者”。

葡萄牙模式

联合未来的领导人彼得.邓恩(Peter Dunne),目前担任政府健康部副部长,负责监管新西兰的毒品法律。他在药品研讨会上表示,如果不是因为国家党不愿意往前走,他会以更快的速度进行药品法规的改革。

邓恩说,自己坚决支持葡萄牙的做法,即个人允许持有可以使用10天的低风险药物,超过这个限量者会被转入诊疗,但不是法律惩处。

资深记者Jo Moir在Stuff新闻网上的报导说,大麻合法化的运动已经席卷全球,很多西方国家都在尝试不同程度的大麻合法化,但大麻的合法化,不会像同性婚姻对社会和国家的冲击那么大,可能会是潜移默化。比如像新西兰这样比较传统的国家,即使表面上还没有正式的法律条款的修改,但事实上政策已经大大放松,警察执法也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逐渐形成一种社会认可形式的大麻合法化。

有专家担心,在全社会都认同可以合法使用大麻的情形下,即使毒品对青少年身心伤害的数据发表,也不会有人敢说反对的话,那时做父母的可能才会意识到自己也伤害了下一代,不自觉间犯下了无法挽回的错误。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