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为何对中美联合公报和中英联合声明厚此薄彼

人气: 5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14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年的7月1日是香港政权移交20周年纪念,除了例行的七一抗议游行,所谓的庆祝活动可以说是了无新意。那么在中国大陆以及香港,大家关注的热点是梁振英的黯然下台,林郑月娥是否能够收拾烂摊子。

而在国际社会掀起轩然大波的,则是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记者会上的一句话,他说:“《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英国政府当然是不同意的,他们的态度是说“《联合声明》是一项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已经在联合国登记,并继续生效。英国政府作为联署国家,致力监察条约彻实执行。”。这两种说法到底谁更有道理呢?我们就来分析一下。

横河先生,陆慷的这种说法倒是挺新鲜的,一般我们都知道合同签约之后,就都是历史文件了,不管签约方是国家、公司,还是个人,都是如此。如果说合同签过之后就是历史文件了,不再具有现实意义,那岂不是天下大乱了?作为外交部发言人他应该是特别有这种正常的思维的,他怎么会有这么一种特别的说法?他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呢?那么《中英联合声明》在目前到底有没有现实意义?

横河:这个问题确实是这样的,如果我们不看这句话的背景,你单独说一句话,说“《中英联合声明》成为历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确实很奇怪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所以我觉得应该把它前后背景看一下,因为一句话确实有可能会被误读或者误解。

这个事情怎么来的呢?先是英国外交大臣在29号的时候,他说:法治、独立司法体系和自由媒体是香港取得成功的关键,香港未来的成功也将取决于《中英联合声明》赋予香港的权利和自由。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谈到了对香港公民自由和新闻自由的关切。《环球时报》就在30号的外交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提了这个问题,发言人就是这样回答的。

这样子一看,我觉得陆慷的话可能就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是,历史文件是没有约束力的,就是说现在中共不管怎么样去影响,或者破坏香港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司法独立,都不受这个文件的约束;另外一个就是,这个文件已经是历史了,一旦香港已经移交给中国以后,英国和美国都不能对香港的问题进行发言。就是这两个意思。

实质上,他就是否定了“一国两制”。但是他这个说法是经不起推敲的。香港是1997年移交,它移交的依据就是《中英联合声明》,因为在《联合声明》当中提出来,英方要把它移交给中国,然后中国要把主权接过来,也就是说现在香港的地位,就是说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包括《香港基本法》,都是基于那个历史文件,也就是说现在的现状依靠的就是那个历史文件,所以和现实你就不能把它分隔开来。

第二,联合声明宣布“一国两制”50年不变,现在才20年,也就是说《联合声明》管的不仅仅是1997年的移交,也管到今天法律上延伸至少50年。既然这个《联合声明》里面讲了50年不变,也就是说《联合声明》管50年,并不是说是一个事件的一次性的历史性文件,说这个过了1997年就不生效了,它实际上是有效文件,它有50年的管辖权。这是双方承诺的,不仅是英国方面提出来,也是中国方面提出来的,是跟现实有直接关系的有效文件。

主持人:不知道这个外交部发言人是不是不太了解这个《联合声明》的内容才有这样的说法?其实他当时的回应还有其它别的内容,主要是说香港是中国的内政,只有中国有管辖权,别人就没有发言权。他站在中方的角度,肯定是觉得这样说特别有道理,但是这个并不应该是英国当初签署这个《联合声明》的意思,对吧?

横河:陆慷的回答是这样的,他说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事务属于中国内政。他其中特别提到了,说《中英联合声明》对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特区的管理也不具备任何约束力,英方对回归以后的香港,他说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他希望英美人士认清现实。

说起来,对于移交以后的香港,英方确实是没有了主权、没有了治权;但是中共这50年是否遵守自己在《中英联合声明》当中的承诺,英国是有发言权的。也就是说中方如果没有遵守自己的承诺的话,那么签条约是双方签的,另一方就应该有权利指出来,说你自己没有遵守条约。

我觉得英国是有这个权利的,你要就是当时根本不承诺什么“一国两制”,从一开始你就蛮干,那人家拿你没办法,我相信那时候英国也得移交。那时候你既然答应了,那你就要准备执行50年,是这个意思,并不是英国没有办法指出来的,因为条约是双方签订的。

主持人:那就是说其实英国他是有监督权的,而且现在人家也正在实行他的监督权,你也不能够用这个条约来说人家跨越了他的权利范围。

横河:对,刚才说的就是,英方没有主权、没有治权,但是应该是有监督权的,因为他监督的是中方自己承诺的东西有没有实行,他只是说你自己答应的事情你应该执行的。

主持人:还有人比较了在同一个记者会上,陆慷对另外一个问题的回答,他当时是说美国方面向台湾出售武器,严重违反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按照他之前的说法,这个中美的三个联合公报也是属于历史性的文件;而且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也是美国和台湾之间的关系,和中共也没有关系。那是不是这么看来,中共对国际条约它都是有双重标准的?

横河:这件事情是最表明中共对国际条约有双重标准的。陆慷怎么说呢?他说中方强烈敦促美方恪守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作出的严肃承诺。我们来比较一下,《中美联合公报》和《中英联合声明》,它都是双边条约,不是属于国际上很多国家签署条约,是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中美联合公报实际上是中国大陆和美国之间的关系,《中英联合声明》是中国和英国之间的关系,而且它都是历史文件,都是严肃承诺的。

在《中英联合声明》当中,中方是严肃承诺“一国两制”50年不变;英国其实是没有严肃承诺的,英国就是主权移交就可以了。而中美联合公报,美国从来就没有承诺过不出售武器给台湾,所以中共确实是违背了自己的承诺,而美国出售武器给台湾并没有违背承诺。

其实中共明白这一点,所以它说违反的是中美公报的“原则”,不是违反了中美公报,因为公报上条款很清楚,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他没有说过不向台湾出售武器。而原则的话就可以选择了,我认为这条原则,联合公报的原则是不能出售武器,其实条文里面没这样规定。

我认为国际条约就是国际条约,你不能用机会主义的思维,就什么对我有利,今天有利我就这么解释,明天没有利了我又那么解释,你不能老变,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来说的话,基本上有保持你的前后一贯性,和自己的承诺自己要承担责任的这种心态,这才能够成为国际大国。

主持人:回到您上一个问题,您刚才也讲到你如果没有能力去实现,你当时就不要答应人家,其实当时你硬收回的话,英国他也会让出来的。所以也有人做出不同的解读,有人翻出来说,当时中共领导人包括邓小平,当时对“一国两制”的高度评价和承诺,是因为当时中共不够强大,所以要韬光养晦;现在中国经济强大了,就不需要再遵守承诺了。它现在不遵守国际条约,人家也没有办法,是有这样的说法吗?

横河:当初承认“一国两制”,那个时候中共已经接过了中华民国在战后国际新秩序当中的地位了,已经完全接过来了,成为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是一个完全的主权国家,它不存在当时清朝末年因为积弱,不得不承认各种不平等条约,它不存在这个问题。也就是说当时制订“一国两制”是中共自己自由意志的选择。实际上中共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吹嘘“一国两制”是中共的一个创造,在国际上是没有先例的。

所以没有理由在强大以后,其实那时候已经强大了。没有理由认为自己现在经济上更强大了,就推翻或者是宣布这个条约没有制约力了,没有这个理由。如果清政府一直延续到现在,它现在变强大了,它说那以前我是弱的时候,你强迫我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我现在废除,那是可以的。

1997年以前,我当时有个同事是从香港来的,他从小从香港移民美国的,他比较关心香港,他就问我香港移交以后会变成什么样?我当时回答他,我说是第二个上海。我当时指的是1949年以后的上海。上海原来是远东的明珠,远东所有的城市当中是最发达的一个城市,最好的企业家当时都在上海,而不在香港。中共占领上海以后,上海的资本家有一部分逃到台湾,其实有相当一部分是逃到香港,就待在香港继续做生意,留下来的都倒楣了。我在美国经常遇到当年上海的资本家,或者是他们的子女,文革以后纷纷都出国了,利用原来的关系,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属于买办阶层的,很多嘛。毫不夸张,我所碰到的这些人,可以说家家一本血泪帐,按照大陆的说法。

计划经济时期,虽然上海的经济在全国是独树一帜的,但是和在远东的同类城市,就是原来上海领先于那些的城市,尤其和香港比,它的发展是远远落后的,我讲的是改革开放之前。另一方面,上海那时候经济在全国独树一帜,主要靠的是当年的国际和民族资本,和中共是没有关系的,就是要有的话,中共实际上是破坏了那些资本应有的贡献。所以从对中共本质的认识来看的话,我从来就不看好移交以后的香港。

香港经济、司法和各方面相对于大陆更多的自由,之所以还存在的话,实际上是香港民众抵制中共全面控制的结果,或者是说中共还来不及完全去控制它这个结果,而不是中共统治的结果。所以不能把现在香港比大陆好的部分说成是中共统治的结果,而应该是说中共还没有完全把它破坏掉的结果。

至于说当时宣布“一国两制”,我一直是认为它是为台湾订制的,就做给台湾看的,因为当时需要统战台湾,那“一国两制”是对台湾统战的最好的武器。如果说不需要了,中共随时可以放弃。因为中共从来就没有遵守国际规则的习惯,所以当时也没想那么多,50年它肯定没想那么多,当然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它确实对香港做什么,人家是没有办法的,就是说它不遵守《联合声明》,人家也没办法。

但是至少对自己签订的各种条约要采用同一个标准,《中英联合声明》按照一个什么规则去做的话,那么中美联合公报你也应该遵守和《中英联合声明》同样的标准。

主持人:中国人有一种思维,他觉得国际外交本身就是靠实力,有了实力就可以改变原来的承诺,就是说有了实力以后,这个游戏规则都是你来制订的。他举的例子,比如现在的《巴黎气候协议》,美国说退出就退出了,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横河:我没有研究过《巴黎气候协议》,但我想不仅是美国,任何国家都是想退出就退出的,因为它有个规定,就是签了这个巴黎协议以后,要退的话,3年以后,就到2020年,所以美国也得遵守这条规则,2020年才能够退出,其他任何国家我想都是一样的。

这类国际条约因为签约国比较多,基本上属于联合国的这种协议,它是属于自愿实施的,它本来就没有国际约束力;相对来说,双边协议就有更大的约束力,这是一个,所以我觉得这两者不能比较。

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他是不愿意遵守其中的某些条款,我想主要的是两条,一个就是美国提供的经济支持太大了,主要提供给那些第三世界国家,而美国承担的减排量又是最大的,而一些污染得最厉害的,减排量却承担很少,所以美国觉得不公平就退出来了。

但是他不愿意遵守条款他就退出来了,而不是说留在这个协议里面却不遵守,所以这点我觉得这正好是美国遵守协议的表现,就是你留在协议里面你就要遵守,否则你就退出来。要比较的话,中共大可公开宣布说我现在废除《中英联合声明》,因为这是不平等条约,而不是说保留《联合声明》再去不遵守。

主持人:但是它废除了《中英联合声明》,香港就不应该是属于中国的了。

横河:对,所以它不能废除呀!这就是一个问题。所以我认为陆慷的讲话还是有进步的,就是说至少你公开表示你不打算遵守《联合声明》了,而不是说你表面上还说遵守《联合声明》,实际上不遵守,相比较来说的话,是有一点进步了。

至于说有了实力就可以不遵守规则呢,我觉得这个也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当然,国际规则基本上是由强者主导制订的,但是这个强者主导制订以后,你要各个国家,大国、小国、强国、弱国都去遵守这个协订的话,那就不是靠强权硬来可以完成的。就是说你实际上照顾大家的利益,因为国际秩序需要大家努力才会实现的。所以规则就一定要订得不管是大国、小国,看上去都合情合理,不然人家也不遵守,因为现在不是真正靠炮舰来完成所有的事情的。

因此在国际规则当中,主导制订规则的,一般他不是获取,而是付出,比如《巴黎气候协议》,美国不仅要出大部分的减排资金,还要承担立即的减排量,所以川普为什么会觉得对美国不公平。

中国说美国退出了还有中国在,很多人都这样,想把中国推出去领导《巴黎气候协议》,这是做不到的,因为中国在《巴黎气候协议》当中,它是受益一方,一方面,它不要提供资金;另外一方面,它的排放量要到2030年达到峰值以后才需要减排。

如果是中国接手领导地位的话,它马上面临两个问题,第一个是要承担大部分的资金,因为据说美国承担了75%的资金,它很可能还要提前和增加减排量。所以制订规则和领导地位更多的是责任,而不是好处。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强大了,那么原来的国际规则可能确实有不合理的地方,确实可能有,当然它就有修改和改变的余地。但是提出来改变规则的那一方,他首先要让人家相信改变以后的规则他会遵守的,那么他就要有遵守规则的历史,让人家相信改变规则以后你会遵守。如果原有的规则都不遵守不尊重,谁会同意让你来制订规则呢?谁会来遵守你主导制订的规则呢?订了规则首先自己就要准备遵守,而不是说力气大了你就能任性。

特别像《中英联合声明》,《中英联合声明》是中国自己订的,当时就没有人强迫你签字,连那个你都不打算遵守,你怎么可能去制订新规则?仔细想想就可以想定了,就是不遵守规则的人是不能制订规则的,不管这个规则对你有利还没利。

主持人:这就是一个信用问题,其实信用本身就是一个无形的财富,你没有了这个,很多事情是行不通的。今年是香港主权移交的20周年,您能不能回顾一下香港这20年来有什么变化呢?

横河:我对香港的情况没有那么了解,但是从大的上面看的话,在政治上,至今都没有普选,而且设计的各种选举方式实际上是更有利于中共来控制,这一点来看,在实质上和殖民地时代没有什么不同,殖民地时代它是总督嘛,它没有选举,所以基本上是一样的。

区别是殖民地时代是英国统治,所以相对来说,香港的政治要更廉洁一些,因为它毕竟是跟英国有关的,而且英国的议会是有权来监督香港的政治的。而英国的议会当然是很成熟的民主制度,所以在这点来说,政治上,我觉得除了选举没有区别以外,其它方面比当年可能还要退步了。

在经济上,随着大陆的经济开放,香港作为大陆对外窗口的作用逐渐降低了,因为在殖民地时代,中国跟很多国家没有贸易来往,是通过香港来转口,这点就是香港作为大陆对外窗口,唯一窗口的作用降低了,跟香港是不是移交,关系其实并不大,和中国经济发展、经济开放有直接的关系。

在金融方面,大陆的金融市场是不开放的,大陆当时加入世贸组织(WTO)的时候,答应15年后金融开放,但是金融没有开放。这就是为什么欧洲后来不承认中国市场的经济地位,很重要的因素就在这里。那么这样的话,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还是很难被取代的。

比较典型的是香港的言论自由、香港的新闻自由被侵蚀得非常厉害,我看前几天还有一个报告说,香港媒体有多少是已经完全被中国渗透控制了的。当然在这之前其实也是一样的,《文汇报》、《大公报》不就是中共?但是现在可能被侵蚀得更厉害,而且其它的媒体被约束的很厉害,就是不是中共直接管理的媒体,而是原来的第三方独立的媒体现在被侵蚀得很厉害。

还有一个就是社会治安的问题。在香港,中共经常会利用黑社会来进行捣乱的,这一点倒是一成不变。殖民地时代也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殖民地时代,尤其是在文革期间,中共是利用地下党的力量在香港组织暴乱,特别是1967年的时候组织暴乱。那时候是把英国当敌人来对待,所以是破坏敌人。

现在很奇怪了,有主权、管辖权以后,它还是动用黑帮去打击民主人士和打击信仰人士,比如为了对付法轮功,在香港动用青关会之类的,它基本上属于黑帮组织,当然要说是黑帮组织的话,其实是污辱黑帮,黑帮没那么坏,中共操控的黑帮其实是黑帮里面最坏的。这一点是比较奇葩的。就是说它已经有主权、有管辖权了,还是要动用黑社会、还是要动用黑帮去搞破坏,破坏信仰团体,这点来说的话,就是利用黑社会去捣乱,不管是在殖民地统治时期,还是它自己统治时期,它倒是一成不变的。

所以香港这些年我看,由于中共的渗透和影响,包括23条立法、各种各样的,使得香港的人心越来越远离了,就是把香港人越来越向离心的方向推,这点我觉得是香港移交以后20年最明显的结果。

主持人:您刚才这个分析倒是跟香港的民调比较符合,香港的民调,就是香港民众这么多年来对香港的信心是越来越减弱。您前面也讲过,中共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主要是想给台湾看,那现在它这个作用就失去了,所以您是不是觉得因为这样,因为它在台湾做榜样的作用失去了,所以它就公开的否定《中英联合声明》?

横河:这个倒是有可能的,有这个可能性。因为一方面,它对台湾的渗透和控制的力量要比当年《中英联合声明》的时候要大多了,特别对媒体的控制、对政界的控制,但是并不表示它对台湾的民心有比当年更大的控制力和吸引力。

我们以前也谈过,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对于政界和媒体的控制来说,它可能觉得已经不需要香港了,它已经做到了。而这个民心,反正它争取不到,所以干脆就不管了。所以在这一点上,原来最主要的杠杆,就是香港“一国两制”最重要的杠杆,台湾问题现在可能已经不在中共主要的考虑之内了。

主持人:那么还有一种说法说,邓小平当年保证香港50年不变,他是心里计划50年以后,内地体制改革跟香港的差距就越来越小;但是后来经过“六四”之后,中共的想法就改变了,不再体制改革了,因此目前大陆和香港的冲突越来越大,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

横河:这个也有可能性的,因为我并不知道邓小平当时的想法是什么。但是我们看一下《联合声明》的时间是1984年,1984年中国大陆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是中共统治大陆期间最乐观的时期,那时候天天在讲政治体制改革,不管其它方面怎么样,从媒体上来说,从研究机构上来说,从中共政界来说,都在考虑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所以那个时候很可能认为将来有这个可能性,大陆的体制更民主化,所以50年以后就自动并起来了,这个可能性有的。

当然我们知道那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们以前也讲过,在重大的历史转折点上,中共永远是做错误的选择的。现在看来,如果香港再走向民主化的话,那么体制的冲突就会越来越大,因为人家本来就有自由了,如果再加上民主的话,那对中共的威胁就太大了。

中共的统治,政治上它有一个特点,它不是把自己往更开明更符合国际潮流的方面去走,而是想尽办法把别人往下拉,拉到它的水平上来。实际上它现在对西方渗透的目标也是这样子的,就是把西方的整个要拉到它的水平上。当中共的政治越专制、越腐败,它就越需要把香港拉到它的水平上,所以现在尽量去压制香港的民主,减少香港的自由,其实是怕香港的自由和可能的民主对中国大陆造成影响,所以它要把它往下拉,因为不往下拉的话就是个强烈的对照,对台湾也是一样。

那香港的话影响就更大了,因为香港按说起来的话是殖民地回归,怎么说都应该是办得比原来更好,如果说还不如殖民地,台湾毕竟不是殖民地。所以我觉得它是尽量的把它往下拉,让中共的专制不显得那么丑陋,毕竟还有一个两制当中的一制也跟它差不多,它是这样的想法。

--原载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7-07-14 1: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