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骇客放新电邮 希拉里“通乌门”再添一说

7月12日,某骇客组织称有电邮证明乌克兰钢铁大亨基金会援助克林顿基金会,希望克林顿表达支持乌克兰。图为2010年希拉里作为美国务卿访乌克兰。(Drew Angerer/AFP/Getty Images)

7月12日,某骇客组织称有电邮证明乌克兰钢铁大亨基金会援助克林顿基金会,希望克林顿表达支持乌克兰。图为2010年希拉里作为美国务卿访乌克兰。(Drew Angerer/AFP/Getty Images)

人气: 17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周三(7月12日),骇客组织释放一批电子邮件,指乌克兰钢铁大亨在2016年掷重金给希拉里助选,且款项来源不明。联邦调查局候选局长人选亦同时表示,有兴趣调查乌克兰干预美国选举一事。

在美国主流媒体聚焦总统川普(特朗普)长子小川普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与俄罗斯籍律师见面的同时,乌克兰干预美国大选的故事也再度被媒体提及。

周三,在参议院对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候选人弗雷(Christopher Wray)的听证会上,弗雷表示有兴趣调查乌克兰是否干预美国选举。

据悉,今年1月,政治分析网站Politico曾报导乌克兰政府试图帮助希拉里团队,向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重要人物查鲁帕(Alexandra Chalupa)提供川普竞选团队前主席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与俄罗斯的负面消息。

根据报导,查鲁帕于2016年3月在乌克兰大使馆与乌大使奇利(Valeriy Chaly)见面,讨论上述事宜;事后查鲁帕还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以及希拉里竞选团队分享她的“对手研究”;但是DNC称无此事,乌克兰也否认提供过这类服务。

骇客组织泄密 希拉里“通乌门”再添一说

无独有偶,同一天,乌克兰CyberBerkut骇客组织(也有说其亲俄罗斯)对外释放一批电子邮件,指乌克兰钢铁大亨维克多‧平丘克(Victor Pinchuk)基金会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掷重金在希拉里身上。邮件是从平丘克基金会的董事长卫合(Thomas Weihe)那里窃取的。

第一,平丘克基金会转给克林顿基金会大笔款项发生在2015和2016年间,而这期间正好与希拉里准备选举、竞争入主白宫的时间重叠。

在希拉里正式宣布决定参选总统,平丘克“迫不及待”地要求与克林顿在伦敦或其它地点碰见,要求他“对乌克兰表示支持”。根据维基泄密(WikiLeaks)公布的波德斯塔(John D.Podesta)的电子邮件,后者曾在克林顿基金会担任领导角色。

而在希拉里竞选期间,多家媒体对克林顿基金会接受外国政府捐款都有报导。根据《纽约时报》2016年的报导,平丘克是乌克兰最有影响力的寡头之一,其曾向克林顿夫妇的基金会捐赠1,000万至2,500万美元的资金。而平丘克的岳父列库奇马(Leonid Kuchma)曾在1994-2005年间担任过乌克兰总统。

而平丘克夫妇与克林顿基金会合作也由来已久。根据克林顿基金会网站的介绍,平丘克基金会以及他太太Elena Pinchuk旗下的反辅助(Antiaids)基金从2006年9月开始与克林顿的艾滋病倡议基金(CHAI)建立伙伴关系。“从2006-2010的五年间,两个基金会共支付250万美元支持CHAI在乌克兰的艾滋病工作。”

同时双方私交甚好,平丘克曾把自己的私人飞机借给克林顿夫妇使用,并在2011年前往洛杉矶参加克林顿的65岁生日宴会。

第二,平丘克捐给克林顿基金会的钱可能是非法途径所得或汇出。骇客认为平丘克基金会给克林顿基金会的钱,可能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分配给乌克兰,然后被消失的款项。

“乌克兰对商业银行涉嫌从乌克兰国家银行洗钱的调查仍在继续。据悉,至少有九家银行被调查卷入此事件。这些钱都通过奥地利梅宁银行(Meinl Bank)转出。”骇客发表的声明写道。

此外,骇客还指出两家银行(Credit Dnepr Bank和Delta Bank)跟平丘克基金有关,比其它银行提供更多的离岸资金;而接收这些款项的七家离岸公司也跟平丘克基金有关。“而且,大部分的钱都去了平丘克基金会的主要账户。”

外国干预美大选难避免 宽泛思考或更佳

2016年总统大选的后遗症还在继续发酵,媒体对川普的“通俄门”以及希拉里的“通乌门”正进行各类比较和分析,从事情本身的异同到俄乌两国的异同,都有涉及。有指责对川普、希拉里双重标准的,也有偏某一位当事人的,但是总的来看,这两件事可能会对美国将来的总统选举有启发性,亦或引起新的思考和立法。

《大西洋杂志》(Atlantic)报导说,俄罗斯和乌克兰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就目前我们了解到的是越来越复杂。双方都是外国政府,想要影响美国选举,而这种影响又无法量化。

其实早在18年前,就有学者预料到外国政府干预美国大选的趋势。2009年,美国法学教授逖乔特(Zephyr Teachout)在她题为“美国的腐败:从本杰明·富兰克林的鼻烟盒到公民团”的书中写道:“考虑到美国政策在全球的影响力,二十年后大面积地影响美国的选举——从边境以外——将变成常规性的。”事实证明,不到20年,已经出现这种势头。再对比一下,没有选举相关立法的澳洲,最近被曝料遭受中共境外势力渗透的情况就更加怵目惊心。

与其无休止地争论外国政府试图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或许媒体更需要扩展思维,宽泛讨论现在面临的选举问题。最初刊登乌克兰政府试图帮助希拉里一文的合作作者斯特恩(David Stern)近日告诉《大西洋杂志》,他认为现在需要思考的是:“哪些(干预行为)能被接受?而哪些会被视为影响选举?如何影响?现在又到了什么程度?”#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7-07-14 12: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