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百年清华出大师 多人被侮辱戕害(下)

从百年清华这些大师的不堪遭遇就可以得出。而中共迄今都欠被他们侮辱的这些大师、乃至更多遭受其迫害的中国人一个真诚的道歉。(网络图片)

从百年清华这些大师的不堪遭遇就可以得出。而中共迄今都欠被他们侮辱的这些大师、乃至更多遭受其迫害的中国人一个真诚的道歉。(网络图片)

人气: 13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16日讯】清华大学是中国大陆与北京大学齐名的著名大学,自其1911年成立以来,业已走过了百年。百年中,清华共产生了具有重大影响力的20多位大师,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大师不仅无一人出自1949年中共治下的清华,而且留在大陆的大多数大师都遭中共凌辱,一些人被迫害致死

两弹一星功臣下场

“两弹一星”指的是核弹、导弹和人造卫星。根据中共官方资料,中国第一颗原子弹于1964年10月16日爆炸成功,中国第一颗装有核弹头的地地导弹于1966年10月27日飞行爆炸成功;1967年6月17日,中国第一颗氢弹空爆试验成功;1970年4月24日,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成功。

中共能在建政后短时间内掌握“两弹一星”技术,除了有苏联的帮助外,还主要依靠大多是从海外归来的23名科学家,当局将他们视为“两弹一星元勋”,这其中就有早期毕业于清华的钱学森、邓稼先、赵九章、王淦昌、钱三强、郭永怀、周光召、彭桓武。为中共做出重大贡献的他们,在遭遇文革时,除了钱学森受到特别保护但不得不违心说假话外,其他人和他们家人的命运都相当不堪。

如1971年,核子物理学家邓稼先等人被集中到青海基地遭受批斗。邓稼先的夫人、北京医学院的教授许鹿希说,那时“四人帮”有个计划,就是要把搞核武器的人打掉。当时有个口号是:“会英文的就是美国特务,会俄文的就是苏联特务”,可见迫害之烈。

而许鹿希则在文革伊始就被打成了彭真、刘仁“黑市委”的“黑帮分子”,贴大字报的浆糊弄了她一身,使她精神几乎崩溃。当时邓稼先不见妻子回家,就到北京医学院寻找。当他看到妻子被批斗后的惨景,心都快碎了。其后,邓稼先甚为敬重的三姐,因忍受不了造反派无休止的折磨,选择了自杀。

把数学、物理引入中国气象学第一人的空间物理学家赵九章,在文革爆发后,每天都被押到大街上游街,而且脖子上还要挂一块方方正正的看板,上写“反动学术权威赵九章”几个大字。游街完毕,再回到科学院接受批斗,晚上还得赶写检查和交待。1968年初,他又被押送到北京郊区的红卫大队劳动改造。造反派在他脖子上挂起一个大牌子,上写“打倒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赵九章!”然后再在上面打上一个大黑叉。同年10月26日,赵九章在凌晨写完检查后服安眠药自杀。终年61岁。

著名物理学家王淦昌文革时也被打成“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活命哲学”、“扰乱军心”等罪名数不清,甚至同情和支持王淦昌的人,也被抓了起来,还用假枪毙逼吓,要其交代与王淦昌的关系。

著名核子物理学家钱三强在文革前被要求到河南搞“四清”,连名字也被改成了徐进。“四清运动”是文革的前奏,短短的两三年里就有500多万人挨整,7万7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文革爆发后的1969年10月,年逾花甲的钱三强又被下放到陕西合阳“五七干校”劳动,他的三个孩子也被下放到陕西农村。

此外,著名力学家、应用数学家、空气动力学家郭永怀,因留学美国的经历成为“美国特务”,在单位接受审查。1968年因飞机失事丧生。理论物理、粒子物理学家周光召文革几次被抄家,并遭到批判。帮其照顾孩子的岳父母也被赶走。理论物理学家彭桓武亦被打成“资产阶级反动权威”,被审查。

“大师的大师”叶企孙的陨落

作为中国近代物理学的奠基人之一的叶企孙,创建了清华大学的物理系和理学院,并长期执教。他亦是李政道、杨振宁、王淦昌、钱伟长、钱三强、王大珩、朱光亚、周光召、邓稼先、陈省身等知名科学家的老师,因此被称为“大师的大师”。

文革开始后的1967年6月,叶企孙作为“反革命分子”被北大红卫兵揪斗、关押,并被停发工资,送往“黑帮劳改队”。叶曾一度精神失常,产生幻听。

1968年4月,中央军委办公厅正式对叶企孙发出逮捕令,并连续八次对其进行审讯,迫其多次书写“笔供”,但他只是回答“据吾推测……是因为吾对于各门科学略知门径,且对于学者间的纠纷尚能公平处理,使能各展所长”。

1969年11月,因为缺乏实质证据,叶企孙被释放回到北大居住,但仍以“中统特务嫌疑”受隔离审查。中共当局发给他每月50元生活费。这时曾经风度翩翩的他被折磨的两脚肿胀,前列腺肥大,小便失禁,身体弯成了90度。他弓著背穿着破棉鞋,踯躅街头,乞讨为生。碰到熟知的学生便说:“你有钱给我几个吧,所求不过三五元而已!”

1972年5月,北大对他作出“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结论;6月恢复其教授待遇,也恢复了每月350元的工资,在北大中关园给他分配了一套一室一厅的住房。据说,有一次,叶企孙在马路上遇上钱三强,钱过来打招呼,叶马上叫他离开,以免影响到他。

1977年1月10日,叶企孙病情恶化,之后被送往北大医院和北医三院。1月13日,叶企孙去世。直到1987年,叶企孙的“平反”档才正式被公布。一代大师就这样殒落!

其他理工科大师的厄运

被认为是中国“近代力学之父”的钱伟长,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后,被迫远离和告别了科技界。文革后,钱伟长再度遭到冲击,并于1968年至1971年被下放到北京特种钢厂劳动,经常遭到“革命分子”的“耻笑、挖苦、戏弄”。这样的屈辱是那个时代每个被打倒的知识份子都要经历的。

中国理论化学的奠基人唐敖庆,曾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文革期间,其被打倒,屡遭不测,当时的刘学铭老师(现吉大行政学院退休教授,)曾因为写以唐先生为背景的小说,而受到批判。据说,文革时唐敖庆被学生打过耳光,该学生后来向其道了歉。

中国现代数学家华罗庚,据称是中国解析数论、典型群、矩阵几何学、自守函数论与多复变函数论等多方面研究的创始人和开拓者。文革期间,他曾在中国科学院和其他几位“资产阶级当权派”与“反动学术权威”一起,被开大会批判。据其学生回忆,有一次,他竟然上、下午连续8个小时被批斗,并受到拉扯推搡,强迫弯腰低头。华罗庚本来有腿部残疾,在台上长时间罚站,受侮辱折磨,痛苦不堪。而贴大字报与上台“揭发、批判”先生的也有他门下的学生,他们誓言要与老师划清界限。

至于历任北京大学教授、副校长、校长的物理学家周培源,因带头在文革中反对江青等支持的聂元梓,差点被打成“美国特务”,还被抄家。所幸在同情他的学生的保护下,躲过了进一步的迫害。

还有中国化学家、“侯氏制堿法”的创始人侯德榜,文革时被“靠边站”,最后在1974年抑郁而死。

长期致力于小行星和彗星的观测和轨道计算工作,和其所领导的行星研究室发现了许多星历表上没有的小行星和以“紫金山”命名的三颗新彗星的天文学家张钰哲,文革也被“靠边站”,所幸熬过了那段非人的岁月。

结语

无需多言,为何中共建政后出不了大师,我们从百年清华这些大师的不堪遭遇就可以得出。而中共迄今都欠被他们侮辱的这些大师、乃至更多遭受其迫害的中国人一个真诚的道歉。在中共垮台之前,这样的道歉大概不会出现,真正的大师也不会再有。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7-16 11: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