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时势拆解】

臧山:共产专制走不通

人气: 8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15日讯】前些年,有中国的研究人员统计了一份历史资料,中国正史承认的四百多位皇帝中,差不多两百位是非正常死亡,占总数的四成多左右。这个结果显示,在中国特色的制度下,皇帝可能是一个最危险的职业。

其中,被外敌所杀的皇帝寥寥无几,大部分是被“内敌”害死的。翻开中国历史,为了争夺皇帝大位,兄弟相残、儿子弑父、父母杀儿子的故事代代皆有,比比皆是。这为中国文化,尤其是政治文化带来了一个特征,即被夺权的恐惧主要来自权力集团内部,而非外部。

中国两千年的专制历史上,几乎所有的制度设计和政治文化,都围绕在预防和解决这个问题上。

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是嫡长子继承制。这个制度,是希望从价值体系上根本杜绝内部争夺皇权而造成的内部混乱。这个制度之所以能够成立,是儒家理论体系把它建立在全民认同的伦理体系中,借助全社会的价值观认同来巩固。

然而,至中共建政之后,继承大位变成了一个无解的难题。

中共政权,既无法沿袭血缘传递的传统,也不愿意实行普遍选举。因此其最高权力的掌握者一旦继位,立即面对合法性的问题。

中共的逻辑是这样的:共产党暴力夺权,所以有了执政的合法性,因此最高权力掌握者由共产党内部产生。

即使抛开暴力夺权是否就天然具有权力合法性的问题不说,共产党本身是一个数千万党员的大团体,如何选择出最高权力的那个人,仍然是说不清楚的一个过程。

更为严重的是,中共所沿袭的专制体制本质是一个人治体制,而不是法治体制,因此还必须依靠一个绝对权力来执行体制运行的工作。而这个权力掌握者,同时必须拥有绝对的个人权威,否则这个体制无法有效运作。

为什么是你?这个问题不但党外要发问,党内也要发问,而且党内的疑问比党外的疑问更为深切,威胁性也更为巨大。这种疑问,必然影响最高掌权者的绝对权威,因此也就必然影响到这个体制运作的有效性。

只有理解了这种制度的特性和其弱点,才能理解中共过去和目前所实施的一系列措施。八十年代,中共内部一些理论家,参照新加坡的模式,提出了所谓“新权威主义”的概念。赵紫阳却认为,新权威主义难以实行,原因是“权威是依靠解决危机产生的”。

皇朝时代,权威主要依靠血缘传递,在西方社会,权威借助普遍选举产生。而恰恰在现代专制体制中,这个权威无法有效在内部传递。

于是,体制有效运作需要权威,权威需要危机,解决危机需要体制有效运作,遂成为现代专制体制的一个恶性循环。

现代中国的所有政治运作,基本上围绕着这个循环进行。坚决打倒内部的潜在对手;制造危机(最好是“可控危机”)以形成绝对权威;严厉控制舆论以免损害权威;其它如绝不承认错误,把最高行政长官塑造成为理论家和道德家,等等,也都是围绕着这样一个核心问题进行。

因此,实行专制最高掌权者的职位终身制,就成了一个最低成本和最有效的办法,因为上述的政治工具不需要重复使用。

然而,这种方法似乎不太适用于一个开放型的社会结构。因为开放型的社会,有权力耗散的趋势,比如资讯公开,不利权威的形成,无法消灭社会质疑的声音,对掌权者的神话过程也难以完成。

最终,由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没有提供一个合理的理论解释,因此七个常委,或者二十五个政治局委员,或者三百个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甚至是八千万个党员,还是仍然无法替代十四亿人解决那个“为什么是你”的大问题。#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07-15 8: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