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津百警抢尸案 律师要求放杨玉永妻料理后事

天津武清中医院。(知情者提供)

天津武清中医院。(知情者提供)

人气: 446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7月11日下午法轮功学员杨玉永天津武清看守所迫害致死,包括特警在内的近百余警力于隔天凌晨前往武清中医院连夜抢尸转移地方。律师、家属要求看守所释放被关在同一看守所的杨玉永妻子出面料理丈夫的后事,他们并对看守的所相关人员的犯罪行为进行追究。

杨玉永被武清看守所迫害致死

据杨玉永的朋友介绍,官方的说词有三大疑点:第一、官方称在3点40分将人送到医院,6点多家属赶到医院,但杨玉永的尸体已经僵硬,去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医院用那些仪器抢救,纯属做样子。

第二、杨玉永在6月28日的会见时,告诉律师他曾被打昏过,昏死多长时间自己也不知道。这次狱方看守所也一定是等他醒过来,实在醒不过来才送医院,否则他们不会这么快通知家属。

第三、医生在警方的控制下配合说假话。韩德新主任医生说杨玉永进医院时肺感染,他一半的肺都烂了,造成高烧40度,那意思是自己得病死的,不管造假能不能蒙混过去,反正他们尽量推托责任,推得干净点。因为看守所和医生不知道这一次家属掌握多少杨玉永被毒打和折磨的证据。

也有目击者介绍,11日晚在武清中医院,有个便衣几次凑到韩德新跟前低声说话,看得出来是他们在控制医生。

杨玉永的尸体上不仅口、眼、耳朵均有出血现象,而且全身包括颈脖、后边、四肢上都有大片的瘀青,耳朵根部有很大的伤口,脚趾甲处还有被竹签或钉子扎过的痕迹。

大纪元记者致电天津中医院找韩德新核实杨玉永刚送医院时的状况,接电话的人听到说是要找韩德新医生时非常地警觉问:“你有什么事?韩主任已经不在这儿工作了。”

当记者表示这不太可能时,对方改口说“现在不在,打他手机”。记者追问韩德新的手机号码时,对方推说“不知道”。当记者希望找其他相关医院的负责人时,对方说“什么事情?”

在记者简单介绍了杨玉永的情况和希望做什么后,对方紧张追问“你是谁?”当对方知道记者的身份后说:“不接受媒体采访,我们有专门部门处理,我不跟你多说了。”便直接挂电话了。

杨玉永妻子提三点要求 官方要求受害者子女噤声

目前此案的代理律师黄汉中向大纪元记者介绍,自己在7月14日下午3点20分到武清看守所,“我想提出要求前先会见一下孟宪珍,目前他们的案子已经到法院了。我会要求法院对孟宪珍进行取保候审,便于处理杨玉永的后事,并与有关单位进行交涉提出赔偿事宜”。

但看守所看到律师和亲友们前来,如临大敌地把他们挡在外面,连看守所的接待大门都不让进。黄汉中律师表示,当天天津的地面温度高达40度,为避免暴晒坚持不住,他与看守所据理力争,直到3点50分看守所才允许他一人进入警卫室。

后来有一个领导过来把他要求会见孟宪珍的手续和律师证拿过去后,就再也没有回应。

据悉,在律师等待期间,天津武清公安局、政法委相关头目都聚集在看守所里,他们通知了被害人所在地的头头到看守所商量对策。

大约4点半,看守所把被害人的儿子、女儿叫了进去。他们跟母亲会见了一个小时左右。

律师介绍,孟宪珍告诉孩子:“这个案件如果不是她本人参与协商,并且在律师的见证下进行尸检,追究有关责任,并且无条件宣告她本人无罪。那么不在这些条件下,绝不妥协,不接受任何条件。”

“官方也向他们的子女提出条件:第一、不要再对外发声;第二、安排天津公安或者公安部的法医对尸体进行尸检,当然也可以由家属提出另外的尸检单位,但得经过他们的同意;第三、家属聘请的律师不能有反华和里通外国的律师。”

律师表示,他们一直等到晚上快八点,看守所最后才有人出人交还他的律师证,说下周一才让律师会见孟宪珍。

杨玉永两周前自述遭酷刑性虐待证据曝光

杨玉永在去世前两周遭酷刑折磨的证据曝光。杨玉永生前亲口叙述武清区看守所刘姓管教唆使同室的狱犯十多人对他进行性虐待,他被打昏死过去多久也不知道。

刘姓管教和看守所在今年2月份时,因他们对杨玉永进行酷刑折磨遭到杨的辩护律师的控告,但不思悔改,继续酷刑折磨杨玉永,他们边打边嚣张恐吓说:“你再敢告诉律师打你、告诉不好的事情,下次用更厉害的棍子打。”

杨玉永的代理律师文东海告诉记者,此前控告没有回应,这次再发生这样的事,很震惊也很气愤。

维权律师余文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看守所的打人现象比较普遍,他自己也曾在看守所遭警方用刑。狱警打死人涉及犯罪的问题,现在对看守所这块的制约作用太少。

他建议:“目前看守所应该和公安机关分离好一些,因为现在侦查机关和看守所是同一个部门,都是归公安局负责管理。这样很难保证看守所对羁押人员有公平的待遇。看守所应该归司法部门管,这样有一个制约性。”

杨玉永夫妇炼法轮功做好人 邻里街坊有口碑

据认识杨玉永的当地民众介绍,杨玉永今年56岁,1998年上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后身体一直都好。妻子孟宪珍修炼前就是个善良贤惠的好妻子,夫妻感情很好,相敬如宾,可是她一身都是病,最严重的病是关节炎,近乎瘫痪,连家务活都干不了。

杨玉永很能干,但打工挣多少钱也不够支付妻子的医药费,他们家徒四壁。看到孟宪珍通过修炼法轮功病好了,杨玉永也走入修炼。

杨玉永原来有抽烟、喝酒的习惯,而且脾气暴躁,打架不要命,修炼后,他变得善良宽厚,与邻里相处融洽,给人的感觉总是乐呵呵的。他们修炼后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也有了经济能力供两个孩子上学,女儿大学毕业后,又攒钱翻盖了房子。

有一次,他们夫妻俩开着农用三轮车,在公路上拾到一大摞春秋椅的垫子,但等不到失主,就开着车将它们送到廊坊市码头镇派出所。

1999年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从那刻起杨玉永家和睦幸福的生活就被打破了。

杨玉永夫妇案回顾

据明慧网此前消息,2016年12月7日早晨,天津武清区国保队长陈德军,带领黄花店派出所及刑侦三队队长樊贵亮等人,在未向杨玉永、孟宪珍及其家属出具拘留证、搜查证、传唤证等任何合法手续和证件的情形下,强行闯入他们家,将夫妇两人绑架带走,再搜查其住所。

杨玉永的家属当时被阻拦进入家门,他们并被警察使用辣椒水喷雾器等袭击致使眼睛、咽喉、肠胃等多处受损。

事后杨玉永的家属向武清检察院控告武清国保和涉案的警察,可是武清检察院拒收控告书。家属把控告书寄送天津市检察院,也如石沉大海。#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7-16 7: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