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多名“再生人”轮回转世实例 震惊科学界

轮回转世后拥有前世记忆的人,他们去世投胎再次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竟然能够清楚的记得前世发生的事情。(Depositphotos)

人气: 3838
【字号】    
   标签: tags: ,

轮回转世”对于中国古人来说,属于基本常识。不过,由于中共对无神论的强力宣扬,使现代的中国人对于生命轮回大都持怀疑态度。然而,近年来,大陆也有媒体报导了多起轮回转世案例,震惊科学界,引起人们思索与探讨。

2014年,上海教育电视台《特别传真》栏目的视频报导——“湖南发现100多人轮回转世”的案例。指在湖南省怀化市通道县坪阳乡,有不少再生人,就是指轮回转世后拥有前世记忆的人,他们去世投胎再次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竟然能够清楚的记得前世发生的事情。

报导称,几位权威专家教授到实地考察后,排除了人为炒作和集体撒谎的可能性,认为很有研究价值,建议设立“再生人通道观察站”。




通道县坪阳乡文化站站长杨盛玉介绍,整个坪阳乡有7000多人,现在知道的“再生人”就有110多名,这个比例是很高的。以下是几个典型实例:

 

2014年,上海教育电视台《特别传真》栏目的视频报导——“湖南发现100多人轮回转世”的案例。(视频截图)

前世我是汉族人

一名叫石爽任(音同)的侗族妇女,她天生能说汉语,识汉字。她说:“前世我是汉族人”,这些都是她前世的记忆。

石爽任不仅记得自己前世的名字叫姚家安(音同),还记得自己是哪里人,住在哪里。她记得小时候,还不大会走时,有一天,她像突然清醒了一般,记起了前世的事。

石爽任说,10岁时,她回到前世的家,并经过前世儿子的老奶奶反复地询问之后,大家不得不承认,她就是前世的姚家安。前世的两个孩子现在也和她来往甚密。



前世借钱 转世来生照还

2008年11月,通道县坪乡马田村五组的吴春利出嫁了,比春利还小8个月的本村青年吴宇衡竟以“父亲”的身份前来参加婚礼,并送了不少嫁妆、礼物。

原来,吴宇衡的前世就是吴春利的父亲吴金睢。27年前,吴金睢因一场突发的大病不治身亡,留下8个月大的春利跟奶奶生活。吴金睢不久即到本村吴家投胎转世,成为吴家的小儿子吴宇衡。

吴宇衡4岁时跟父亲到春利家去,看见春利手中拿的木算盘,小宇衡便说算盘是他用过的,那时在生产队,他当过记工员,是队里给他用的。看到门后的扁担,也说是他从八组的一个朋友吴某借来的,还说,当年他结婚还曾经向他借过20元钱,并一直未曾还他。

此后,小宇衡常常以大人的口气说“借人家的钱不还,对不起人,真对不起人”这样的话来。父亲随后亲自到八组吴某处问这件事,想不到真有其事,又问吴金睢尚健在的妻子,也说确实借过。春利奶奶听说这个事后,说既是金睢结婚时借的钱未还,理当由我们去还,于是替金睢还了别人20元钱。从此,小宇衡便不再提起欠人家钱未还这件事情。



本是爷爷的他倒成“孙子”

祖孙三代同堂的杨民放是一家中的爷爷,然而世事难料,他膝下的儿孙冰清聪明,一开口说话就是“我前世就是爷爷的老娘”等等惊人之语,一下子让本是爷爷的他倒成了不折不扣的“孙子”。

小孙子日波2岁时,小家伙因调皮,爷爷动手打了他一小下,小日波当即大叫道;“你这个儿子竟敢打你老娘不怕雷轰吗?”爷爷当即哄著小日波问道;“你如何就成了爷爷老娘啦?”小日波明确告诉爷爷说,她原来的名字叫吴农之,是从本村的吴柄家嫁过来。这铁板钉钉的事实直把爷爷听得目瞪口呆。

此后,小家伙又陆陆续续跟家人回忆了过去的许多往事,件件事说得有凭有据,令人惊奇不已。从此,爷爷在家是处处不敢得罪自己的孙子。他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好,因为毕竟人生轮回转世,说不好有朝一日,他也可能成为自己儿孙的儿孙。



 白猪转世为人

坪阳乡谱头寨有个吴姓男孩,小男孩1岁多时,家人带他到村里去玩,每次只要碰见屠夫容某,小男孩就要拚命地哭叫、挣扎着,每次都这样,家里人也不知道缘由。

小男孩长到2、3岁时,每当看见有人在地里采猪菜,他都要告戒他们,哪种菜太苦,哪种菜太辣,采多了吃不下等等一些话。弄得大人们好笑,说他小孩能懂啥事。

长大了的小男孩在村里更加害怕见到屠夫容某。每每见到容某,他老远就会拚命往家里跑去,每次都这样。久而久之,村里人感到这里肯定有蹊跷,便试着问小男孩是何原因。小男孩说出了一个惊人的大秘密。

原来,他前世就是他外公家里养的一头大白猪。他说,那天,屠夫容某带着一个人来买猪,白猪见不妙,拚命地往外跑,一直跑到他家背后的山地上,但还是被容某等人追上来抓住,抬去他们家给杀了。

这个爆炸新闻一传十,十传百。小男孩是白猪转世的事就这样传开了。从此,人们见到小男孩干脆不叫其名而直呼“小白猪”了。而屠夫容某也发誓今生今世不再杀生。



前世生死好姐妹 来生一对双胞胎

22年前,坪阳乡都垒侗寨有一对不离不弃的姐妹,一次,其中一人因受到父母斥责,萌生弃世的念头,结果姐妹俩凑钱买农药喝下双双自尽。而后两人一同投胎转世,成为该乡新寨村吴局聪夫妇膝下的一对双胞胎姐妹。这对双胞胎姐妹名叫吴师彩和吴师航,姐姐吴师彩前世名叫石倍盛,妹妹吴师航,前世名叫姚倍罗。

吴局聪夫人说,就在她分娩“双姐妹”的前几天,听人说都垒有一对年轻姐妹喝农药死了的事情。此后,她在分娩前的阵痛中隐隐约约地看见有一对年轻女子跟着她进了家里来。分娩后,果然是一对双胞胎姐妹。

后来,两姐妹慢慢长大了,便常常断断续续说起她们当年如何喝的农药,如何倒在茶油地里,又如何被人埋了的事。

尤其是当她们在都垒的爹娘听说此事来看她们时,两姐妹更是如同看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一一跑进她们的怀抱,久久不愿离开。后来,两姐妹又讲了许多过去的往事,件件事情如发生在昨天,令人不得不信。

现在,两姐妹的前世父母都已默认她们就是自己的女儿转世,对她们十分疼爱。而姐妹俩也十分留恋自己以前的家,时不时就要到都垒家去看看,陪陪年事已高的父母,享受天伦之乐。

迄今为止,仍旧没有人能够解开通道侗族“再生人”之谜。而在中国大陆类似的事情还有不少。



我的前世叫陈明道

在海南省东方市感城镇,居住着一位叫唐江山的“转世奇人”,唐江山3岁时(1979年)的某一天突然对父母说:“我不是你们的孩子,我前世叫陈明道,父母叫三爹。我的家在儋州(儋县),靠近海边(在海南岛北部,离东方市一百六十多里)。”他还说自己是在“文革”期间武斗被人用刀和枪打死的。更奇怪的是,他竟然能讲一口流利的儋州方言。

唐江山曾对陆媒记者说起自己的经历。记得5岁那年,新英镇有一位阿姨到本村做生意卖小商品,唐江山听她说儋州话,便用儋州话对她说自己是新英人,家住黄玉村,要求随她去黄玉村。这位阿姨感到奇怪,不肯带他去。

6岁那年,唐江山向现在的父亲提出要去儋县新英镇黄玉村找前世的父亲三爹。但父亲不肯,于是他不吃东西,也不说话。几天后,父亲屈服了。

父亲带他去到黄玉村,途中唐江山为父亲带路。唐江山一进家门,便见到了三爹。他走到三爹面前用儋州话叫他,并说,我是您的儿子陈明道,那年被人打死,后托生到东方感城不磨村,现来找您。

三爹惊得目瞪口呆,一时反应不过来。唐江山便跑进房门,把他死后立的神牌抱出来,说现在我是活人,不要放在上面了。并且告诉三爹,他以前睡哪个房哪张床,并一一数出他以前常用的东西。

三爹见唐江山说得一丝不差,确认了他是陈明道后,一下子抱起他大哭不止,唐江山也抱着他哭,一起来的唐崇进父亲也哭了。这件事惊动了四邻,他们都赶来看是怎么一回事。

那天,唐江山还见到二爹的儿子陈军助弟弟,还有以前的好友,每一个人他都认得,并且上前叫他们的名字,说以前与他们一起做过什么事,说得一点不差,他们不得不承认唐江山是陈明道,他还能认出前世的女友谢树香。






 山西老人三次转世 前世状元今世村姑

牛文启老人是山西省石楼县裴沟乡裴沟村人,生于1916年黄历二月初三日,是一位朴实的农村妇女。但她在山西石楼县裴沟乡很有名,因为她颇有奇异之处。

牛文启老人能清晰地记得自己前两世轮回转世的情况,并能分毫不差地叙述。据她回忆,她第一世是陕西省西安市大雁塔人,男性,名叫周贵才,是贩骡贩马大商人,37岁那年去世。

第二世投胎于河南省古洛阳一叶姓官宦人家,名叶文国,顺治16年,女扮男装中过文状元,在29岁那年夸官到青海省西宁市,后得伤寒而死。

她今生投胎到山西省石楼县黄石峪村,是她记得的第三世。这一世家穷,没有读过书。后来嫁到离娘家五里路的裴沟村。她心灵手巧,剪一手好纸活。

牛文启老人今生没有上一天学,四书五经却可熟背如流,还会写繁体字,老人说,这是她前世读书的底子。她说,前世书读得很好,曾中状元。时间是清朝年间,与范无病同时中的状元。范是武状元,自己是文状元。

有一次老人背诵了一首非常长的偈子——类似诗歌,虽不一定押韵,但言辞古雅,很有哲理,真不是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老太太能够即兴编出来的。

据当地村民说,牛文启8岁就开始讲前生的事,而且后来她和家人曾按她前世记忆住址去找过她前世在西安、河南的老家,全都找到过。老人至今还能讲西安、河南省的方言;而她家门口现在还在使用的一个她自己做的小柴灶,样式是河南式的,这个村里只此一个,非常独特。

据牛文启老人说,今生的寿命本来是25岁,因发愿要为裴沟村修观世音寺庙,没有资金,一直活到88岁,才将观世音庙修起来。她说修寺院的目的是让观世音菩萨的形象留在人间,让大家知道真有轮回,真有菩萨,不要做坏事。之后她说不再来人间了。

中国人常说善恶有报,今生做好事,来世得福报;今生做恶,来世遭报应。这些流传千古的俗语,一定自有他的道理。

——转自《新唐人电视台》

责任编辑:李景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