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个时代的终结 香港新界王刘皇发的故事

有“新界王”之称的新界乡议局前主席刘皇发逝世,享年80岁。刘皇发在香港政、商、乡的影响力举足轻重,他的离世也象征一个时代的结束。(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1125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有新界王之称的香港前新界乡议局主席刘皇发,于23日凌晨在家安祥离世,享年80岁。他的去世震撼性,盖过来去匆匆的八号台风洛奇,成为香港周日(23日)多份报章的头条,广受关注。作为新界势力的代表人物,刘皇发的一生,从中英联合声明到九七主权移交,见证了香港历史多件大事,他晚年和亲共第一大党民建联、中联办和前特首梁振英的关系转趋疏远,2015年政改方案因“等埋发叔”而甩辘一幕,令他黯然淡出政坛,充满了曲折。他的离世,象征新界一个时代的终结,未来新界的势力如何洗牌,是港人关注的大事,大纪元将系列探讨和报导。

新界是除九龙、港岛之外的香港三大地区之一,但占据土地多达近九成,香港逾一半的人口均居住在新界。新界人一直被指享有特权,1898年6月9日,英国政府与清政府租借新界地区99年,英国政府引据《大清律例》,容许新界18岁男居民与生俱来享有土地,即有建屋权利,俗称“丁权”。而这一条例成功过渡到九七之后,刘皇发功不可没。

刘皇发以80岁的高龄病逝在屯门青山湾天祐居的家中。尽管他曾以月租近24万港元租住九龙塘的一个独立屋,但两年前淡出政坛后,他就长期在屯门家族大宅内休养,与他出生以及发迹的屯门龙鼓滩比邻,他的一生也和新界分不开。

成功争取《基本法》第四十条 成中共统战对象

在前任新界乡议局主席陈日新的支持下,出身贫穷的刘皇发,早在24岁时就当选村代表,之后在乡事派的支持下,仕途一路青云,80年代由“新界”走入政界,担任屯门区议会主席;1985年晋身当时的立法局,当年获中共委任为《基本法》起草委员,先后担任港事顾问、特区筹委会成员等。

令新界人津津乐道的是,刘皇发单枪匹马,据理力争将保护新界原居民“合法传统权益”的条文,写入《基本法》第四十条。这也是他备受新界人尊崇的原因,而他的雕像也竖立在乡议局内。甚至2004至2015年间,车公庙预测香港运程的签文都由他代表抽出,其政治影响力可见一斑。

“刘皇发等于《基本法》第四十条。”前港澳办副主任、草委会秘书处负责人陈佐洱曾笑言,指刘少发言,唯一对《基本法》四十条很在意。刘并亲自邀请《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汉斌等,率大陆委员到新界考察及交流,制定一条法律保障新界人的权利。

九七前:最大统战对象

对于刘皇发何以有通天的本事,成功争取到《基本法》第四十条,熟悉香港政情的资深时事评论员林保华表示,中共因为要收回香港,要稳定香港的人心,所以要搞统战,“刘皇发本身是新界的大地主、新界王,就变成是最大的统战对象”。

当时最大的利益就是新界居民的“丁权”。林保华表示,当时香港人对中共存有很多疑虑,源于其臭名昭著的杀人史,中共就答应新界可以沿用旧时的条例享有“丁权”,也令新界成为世界上唯一仍使用《大清律例》的特殊地区。

投桃报李的是,乡议局第一个站出来支持香港主权移交。同时,中共在新界大量培植地下党势力,令新界成为中共的根据地之一。刘皇发亦长期和中共左派最大政党──民建联“称兄道弟”,乡议局势力一直为民建联候选人“抬轿”,支持其加入议会和区议会。

近年与中联办民建联不和

不过,一生为新界人争取利益的刘皇发,亦难摆脱中共对新界的分化政策,晚年与亲共第一大党民建联、中联办及前特首梁振英的关系日渐疏离。

特别是有中共地下党之称的梁振英上台以后,梁动用大量新界的黑社会势力为其站台,其管治因此被称为黑帮乱港。新界势力受到中共分化,而代表传统势力的乡议局不满中共插手新界事务,甚至传出组党,抗衡梁振英势力。

中共分化新界势力 刘皇发意兴阑珊

盛传获中联办力捧、曾高调逼宫刘皇发的何君尧,去年参选立法会时获亲共力量大力支持,连梁振英扶植、专门滋扰法轮功的青关会会长杨江也出动为其撑场。(大纪元资料图片)
盛传获中联办力捧、曾高调逼宫刘皇发的何君尧,去年参选立法会时获亲共力量大力支持,连梁振英扶植、专门滋扰法轮功的青关会会长杨江也出动为其撑场。(大纪元资料图片)

刘皇发与建制派的芥蒂,从2015年6月建制派闹出“等埋发叔”乌龙事件,令政改方案以8比28大比数否决中显露端倪。同年年底区议会选举后,乡事派被传媒发现与当选的民主党议员邝俊宇、黄伟贤及自由党周永勤等夜会,计划在隔日的元朗区议会主席选举联手推举亲乡事的沈豪杰,力阻争取连任的民建联梁志祥。

“等埋发叔”后 乡事派民建联矛盾表面化

沈豪杰最终以22票对18票击败梁志祥当选主席。而梁志祥本身曾在2013年8月在梁振英到天水围落区时号召新界黑帮到场挺梁,并追打示威者,被冠以“黑色梁粉”称号。这次“倒民建联”事件,令乡事派与建制派的矛盾正式浮出水面。刘业强更在2016年1月曝光的乡事“民情报告”中,直接批评建制政党在获乡议局支持下进入议会后“撕毁共识”,无为原居民利益发声,在关键时刻“背信弃义”。

2016年初,上水乡事委员会主席侯志强提出组党参选,代表原居民声音,但政党成立晚宴最终突然取消,组党落空,外界盛传正是中联办介入所致。

林保华分析,中共的本性是“利用完就抛”,传统左派、土共势力削弱,取而代之的是以梁振英为首的所谓香港“新中共势力”。估计中共曾向刘皇发承诺的也不兑现,包括组党等也受到中联办的阻挠,同时中联办也另外培植中共新界代理人如何君尧等,以拉一派打一派的做法,试图取代刘皇发势力,令刘皇发意兴阑珊。

何君尧逼宫发叔 获中联办支持

如2011年,屯门乡事委员会在何君尧的牵头下,成功修章禁止有人连任三届乡委会主席,一手将1970年起就出任主席的刘皇发从屯门老巢“拉下马”。何其后又在刘皇发获政府委任为屯门区议员后率众示威,扬言要就刘当选一事提出司法复核。

何去年当选立法会议员时,曾表示第一要感谢的是中联办。有传闻指,中共培植何君尧的目标,是要取代刘皇发的儿子刘业强。

张学明掌舵新社联 被指架空乡议会

刘皇发长子刘业强已接替父亲乡议局、立法会和行政会议等公职,也负责在大年初二到车公庙为港人求签。(大纪元资料图片)
刘皇发长子刘业强已接替父亲乡议局、立法会和行政会议等的公职,也负责在大年初二到车公庙为港人求签。(大纪元资料图片)

另一个则是和刘皇发曾经情同手足、并列为“乡事四子”的乡议局副主席张学明,也传出和刘皇发不和。

有政界人士透露,张学明获梁振英背后的中共江派势力力捧,1999年起出任新界社团联会主席,积极配合江派在港搞事。

同时是民建联成员和新社联荣誉会长的张学明(右),因眼疾不留任行政会议,位置由刘业强接替。(政府新闻网提供)
同时是民建联成员和新社联荣誉会长的张学明(右),因眼疾不留任行政会议,位置由刘业强接替。(政府新闻网提供)

乡议局和新社联是新界的两大组织,前者主要成员为原居民,后者则包括原居民和迁入新界居住的人。新社联于主权移交前的1985年成立,被指是中共为制衡、架空乡议局影响力而成立的地下党组织。

如梁振英上台后,活跃于香港的爱字头组织,如滋扰法轮功的青关会的会址和数码动力(中港)协会的地址一样,电话号码也一样,后者创办人之一的邓开荣,是新界社团联会副理事长。新社联又积极参与反占中、反港独等地下党活动。新社联也是2014年“反占中”的主力之一,理事长陈勇和周融共同成立反占中大联盟。

2012年梁振英上台后,刘皇发婉拒了梁振英之邀,将行政会议的名额让出。中共最终让张学明加入行会,其处处听命江派,插手乡议局事务。如去年乡议会临时毁约收回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亚太区初赛租用的乡议局大楼的大剧院场地,据说就是由张学明主动向梁振英汇报,并施压乡议会取消合约,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

儿子重夺行会议席 发叔愿望成真

今年新特首上任后,张学明以眼疾理由退出行政会议,由刘皇发之子刘业强接手。发叔身边的人接受《壹周刊》访问时提到他的三大遗愿,希望刘业强可以继承发叔政坛三料议员,终于愿望成真。

对于刘皇发的曲折一生,林保华评论道:“中共想要达到目的时,会千方百计讨好你,有求必应;但是等中共拿到了之后,那就有求不应了。”他预计刘皇发这一代落幕后,刘业强的影响力会大减,但中共短期内也不会废除“丁权”,担心触怒新界人。#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