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庐山会议后的民族大灾难(下)

【秘档】毛泽东的亲戚要求解散食堂

朱开阳

到1958年年底,中国农村建立起“吃饭不要钱”的人民公社公共食堂340多万个,敞开口吃。结果农民“寅吃卯粮”,没过几个月,家里的粮食被食堂收走了,食堂的粮食吃光了,只有挨饿一条路。(网络图片)
1958年年底,中国农村建立起人民公社公共食堂340多万个,结果没过几个月,家里的粮食被食堂收走了,食堂的粮食吃光了,只有挨饿一条路。(网络图片)
人气: 54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26日讯】编者按:毛在世时,中共一直将大饥荒归咎于“三年自然灾害”和前苏联的逼债。直至今天,中共官方媒体还用“三年自然灾害”、“三年困难时期”等词来掩盖大饥荒的真相。而且,官方将“大饥荒”时期饿死数千万人称为“营养性死亡”。但迄今为止,没有任何历史文献能够证实“苏联逼债”的存在,中共官方正式文件也从未正式谴责过“苏联逼债”。“自然灾害”也是靠不住的托词。

毛泽东的亲戚要求解散食堂

1960年12月24日到1961年1月13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工作会议。会议期间,毛泽东的亲戚、韶山农民贺凤生,来到北京找毛泽东,反映农村食堂存在的严重问题。他要求解散食堂,不解散食堂,家乡农村社员活不下去,他就不回去。贺凤生父亲贺晓秋是毛泽东的救命恩人。贺晓秋患骨髓病,连病带饿在饥荒中去世。临终前,他留下遗嘱,要儿子到北京向毛主席反映家乡农民饥饿的情况。见到毛泽东,贺凤生悲伤地诉说了他父亲的嘱咐:“他要我一定把真实情况告诉你。”

毛泽东听后说:“好,要真实情况,不要掺水,有一说一,有二说二,骂娘的话也告诉我。只有贺晓秋的儿子才有这样好的礼物给我。”

“你怕没人骂娘?下面真有人骂娘呢!主席我想请你到我们那里吃几餐钵子饭,吃食堂饿死人啦!你不答应解散食堂我不回去了。大跃进来了,要搞公社化。好不容易一家一户有了房子,一夜之间,全部都要拆了去住居民点,土砖墙要捣碎了沤肥料,弄得到处鸡飞狗跳,哭的哭爹,骂的骂娘,一百户、两百户连在一起,越大越是集体化,如果老天爷一把火,从东到西几百间茅棚全会烧成灰。”

1958,河北怀来,人民公社社员吃“大锅饭”
1958年,河北怀来,人民公社社员吃大锅饭。(网路图片)

“家里的灶拆了积土肥,做饭的锅砸了炼钢铁,筷子、碗、碟全部归公,你不知道下边干部的作风有多坏!只允许一个生产队开一个食堂,大锅饭、钵子饭、双蒸饭,顿顿是萝卜菜,没几个油花花,吃得男人大肚子水肿,路也走不动,女人没崽生,瘦得风都吹得起。”

贺凤生接着说:“华容县动员那么多人去围垦钱粮湖,几十万亩芦洲说要改成良田,想一口吃个胖子。四周要担土方垒起几十米宽的大堤,横直要开十几米宽的排洪沟,说是为华容人民创造财富挖金山,不论晴天下雨、白天黑夜、刮风下雪都要干。口号更不得人心,说是‘大雨当小雨,小雨当无雨,落雪当晴天,冰冻当好天!’俗话说:吃不得半斗米莫来担河泥。可这里偏偏是担泥的没得饱饭吃,一餐不到半斤米,还要先完成任务。”

“一个劳动力,一天的任务是十几方土,饿著肚子也要干。晚上睡在芦苇搭的工棚里,又脏又潮,下雨漏雨,下雪漏雪,刮风进风。干部作风坏,冰天雪地叫大伙打赤膊干活,说只有这样才算鼓足了干劲。”

河南襄城人民公社社员大翻“卫星田”,深达一丈二
河南襄城人民公社社员大翻“卫星田”,深达一丈二。(网路图片)

“前几年放卫星,不实事求是,弄虚作假是英雄,还可以升官。红薯烂在田里犁掉,稻谷不想收放火烧掉,仓里没得几粒谷,还硬说亩产达到了几千斤。为了蒙骗上边的检查,把好几块田里的稻谷移栽到一块田里,说大跃进带来了大丰收,鬼都笑掉牙齿。做假事、说假话的是那些人,升官受表扬的是那些人,吃好喝好的还是那些人,干部作风坏极了。老百姓吃不饱,水肿病,只能在背后冲着天骂娘。”由于愤激,贺凤生哭了。

过了几天,毛泽东第二次接见贺凤生。

“你不是说食堂不散不回家吗?”毛泽东告诉他:“你上次反映的情况很好。我和刘主席、周总理交换了意见,认为食堂要解散,生产要恢复,浮夸风要制止。感谢你为中央提供了最有价值的真实情况,那是少奇、恩来和我都捞不到的呀!中央领导干部下去,下面是‘三十吃年饭,尽捡好的搬’,很难得到真实情况。”

“食堂真的要散吗?”贺凤生最关心的是这件事。

“食堂是肯定要散的。我的意见还是大锅改小锅,大碗改小碗。要让农民吃饱饭。”

贺凤生临别前,给毛泽东鞠了个大躬。

毛泽东拉着这个青年农民的手说:“贺凤生,我给你个权利,有困难时可以随时找我。”

毛泽东的“自我批评”

其实饿死人的情况毛泽东早就知道了。

贺风生反映的湖南饿死人的问题,毛泽东相信,但全国其它省、市、自治区是否也饿死人呢?他派人调查,召开会议听取汇报,综合情况证明都饿死人,有些省例如四川、湖北、安徽饿死人比湖南严重。他开始批评干部中混进了坏人,干部作风、工作手法有错误。总之,错误不在于他。

1961年3月5日,毛泽东在广州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开始时,毛泽东讲了一段话,他说:“在庐山会议前,我们对情况的了解还是比较清楚的。但在庐山会议之后就不大清楚了。因为庐山会议之后一反右,有人讲真实话、讲团结、讲存在的问题,讲客观实际情况等等,都被认为是右的东西。结果造成一种空气,不敢讲真实情况了,相反就产生了另外一种情绪,不讲实际了,例如河南本来粮食产量只有240亿斤,他们说有400多亿斤,这都是反右反出来的。右也是要反的,也不得不反,不反,对我们的工作不利。庐山会议是反右的,接着在群众中反右,这就坏了。郑州会议的召开,是为了反‘左’。凡贯彻郑州会议精神比较好的省,工作就比较实些。从3月到6月只反了4月的‘左’,如果反下去,那就好了。谁知道彭德怀在中间插一手,我们就反右。右是应该反的,反右是正确的。但是带来一个高估产、高征购、高分配。这种教训值得我们吸取,这件事也教育了我们,反‘左’中间插个反右,在群众中间一反,结果就反出一个浮夸风。庐山会议反右这股气把我们原来的反‘左’割断了。”

在座谈中,毛泽东插话说:“过去我们老是要数字,什么东西种了多少、产了多少,今天积了多少肥,明天又搞了些什么,天天统计,天天上报,统计也统计不及。横直就是那样,你瞎指挥,我就乱报,结果就浮夸起来了,一点也不实在。包括我们中央发的文件在内,也是那样。今后不要搞那么多文件,要适当压缩。不要在一个文件里什么都讲。为了全面,什么问题都讲,结果就是不解决问题。”[7]

1961年5月21日到6月12日,毛泽东召开中央工作会议。会议结束时,毛泽东做了总结:“庐山会议后,不该把关于彭、黄、张、周的决议传达到县以下。上海会议的食堂问题,供给制问题是讲得不正确的。”“1959年4月,我在北京召集中央常委和在京参加人代会的一些同志谈了一下,就给六级干部写了六条。那六条等于放屁。开会时间短、问题不集中。”“一次会议发很多文件,没有一个中心不好。”“天津会议后,提倡几个大办:大办水利、大办县社工业、大办养猪场、大办交通、大办文教。这五个‘大办’一来糟糕!那不又是‘共产风’来了吗?”[8]

就在中国农村几千万人连草根、树皮都吃不到,上演着把自己亲生儿子活煮了吃的惨绝人寰的悲剧同时,毛为了挣得国际面子、当上国际共运盟主,把大量救命粮食出口国外。1958年到1959年,毛就出口高达700万吨粮食,这些可以为3,800万人每天提供840千卡能量,这还不包括肉类、食用油、蛋类等的大量出口。如果没有这些出口,中国人一个也不会饿死。

据当时的新华社社长吴冷西回忆,中共对苏联的粮食援助曾表示拒绝。[9]

苏联不仅没有逼债,而且还向困境中的中国伸出了援助之手。1961年,苏联借给中国20万吨粮食,“使东北粮食困境及时得到缓解”。1961年2月 27日,赫鲁晓夫致函毛泽东,提出鉴于中国发生食品供应方面的困难,苏联愿意以贷款的形式向中国提供100万吨粮食和50万吨古巴糖,并且表示中国对苏联易货贸易中,没有交货的价值10亿卢布货物可以分5年偿还,不计利息。但中共没有接受小麦,只接受了食糖的援助。

毛说:“哪怕把全中国人都饿死也不要赫秃子的一粒粮食,中国党和政府是有志气的。我们不但不要苏联的援助,而且还要把欠苏联的债还清。”

事后毛向其保健医生李志绥、秘书田家英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中国有几亿人口,饿死几千万人算啥大不了的事呀!让妇女敞开生孩子,死的几千万人,过几年又不回来啦!我们凭啥吃赫鲁晓夫的嗟来之食?”

赫鲁晓夫在其回忆录里叙述,其曾向时任中共国务院总理的周恩来当面提出支援,周恩来答复说:“领导上已经讨论过了,决定对苏联表示感谢,但对援助表示拒绝,说自行去解决。”

2005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对1959年至1961年全国大饥荒的历史档案有限制地解封,官方正式内部公布大跃进时期饿死人的数据:1959年,全国17省级地区,有522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1960年,全国28省级地区,有1,155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1961年,全国各地区有1,327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三年相加,“大跃进”时期死亡人总数至少3,004万人。

根据记载,1949年中共上台执政之前的2,129年中,共发生203次死亡万人以上的重大气候灾害,死亡2,991万多人。而毛泽东发动的三年大跃进饿死人总数为3,004万人,加上1962年非正常死亡的751万人,共3,755.8万人,比中国两千多年间因自然灾害而死亡的全部人数还多764万人。

1961年,毛泽东接待法国社会党领袖即后来的法国总统密特朗时,反驳西方世界有关中国发生大饥荒的传言,他说:“我再重复说一遍,中国没有饥荒。”

毛泽东想把责任推卸给刘少奇

1961年9月22日,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熊向辉、总理办公室秘书浦寿昌被周恩来派遣到武汉,安排毛泽东与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会见。熊向辉见到毛泽东说:“蒙哥马利对毛主席十分钦佩,他似乎想探寻毛主席的继承人是谁?”毛泽东说了一段早有准备的话,他说:“这位元帅不了解,我们在延安时,就注意到这个问题,1945年开‘七大’时就明朗了,当时延安是穷山沟,洋人鼻子嗅不到。1956年开‘八大’,请了民主党派,还请了那么多洋人参加,完全公开。‘八大’通过的党章,里头有一条,必要时中央委员会设名誉主席一人,这一条很特殊,为什么呢?”毛泽东继续说:“必要时,谁当名誉主席呀?就是鄙人。鄙人当名誉主席,谁当主席呀?就是刘少奇。我们不叫第一副主席,他实际上是第一副主席,主持一线工作。前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改名换姓了,不再姓毛名泽东,而是姓刘名少奇,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出来的。过一段时间,两个主席都姓刘。要是马克思不请我,我就当那个名誉主席。谁是我的继承人,何须‘战略观察?’这里没有铁幕、没有竹幕,只有一层纸,乡下糊窗子用的那种薄薄的纸,一捅就破。”

9月23日,蒙哥马利的专机到达武汉,在胜利饭店下榻。黄昏时分,毛泽东在东湖梅岺一号会见蒙哥马利,这是第一次谈话,并共进晚餐。24日上午第二次谈话,共进午餐。下午,毛泽东约蒙哥马利游泳,蒙哥马利不会游,坐在船上观看。上岸后,毛泽东到蒙哥马利住处胜利饭店,进行第三次谈话。蒙哥马利见毛泽东吸烟,送给他一盒英国三五牌香烟。毛泽东则书写他在1956年6月第一次游长江时写的《水调歌头.游泳》一词,回赠蒙哥马利。

在第二次谈话中,蒙哥马利问毛泽东继承人是谁?毛泽东说:“很清楚,是刘少奇,他是我们党的第一副主席。我死后,就是他。”蒙问:“刘少奇之后是周恩来吗?”毛答:“刘少奇之后的事我不管。”

蒙哥马利回英国写了一本书,列出专题披露毛泽东谈自己的接班人是刘少奇的传闻,轰动全世界。国内的轰动比世界还要大。外交部将毛泽东关于接班人的重要谈话专印了一期简报,发到全国地、师以上机关,逐渐,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都知道了。

评语:

一位经历当年此事的新闻记者回忆说:“当时三面‘红旗’彻底失败,国民经济崩溃,全国饥荒,饿死几千万人,谁应负责,向国人认罪?在这骨节眼上,毛泽东大谈刘少奇是继承人并广为宣传,蜚声国内外。人们都在猜疑包括我在内,这里隐藏着深远的政治目的。说白了,毛泽东要推卸饿死人的责任。”

“大跃进”饥荒全国饿死近四千万人,堪与古拉格群岛和纳粹大屠杀并列为20世纪三大人类灾难,是人类历史上有动机的最致命的大规模屠杀之一。然而时任中共总理的周恩来却未给世人留下一字半句的交代,至今没有任何一名中共领导人受到追究。

上个世纪里,几乎所有的共产党政权国家,在夺权后,都强制实行了农业集体化,而且几乎都导致了大饥荒,这不仅仅限于中共。而几乎没有一个自由民主国家20世纪出现过大饥荒。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纪元特约作者从中共党史机密档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无法一一注明出处。大纪元将在适当时机公布信息来源。)

注释:

[7] 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记录,1961年3月5日。

[8]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8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9年6月,第273—274页。

[9] 吴冷西:《十年论战(1956—1966)── 中苏关系回忆录》中央文献出版社,1999年5月出版。#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07-28 3: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