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秘档】高岗“受宠”和“蒙冤”

朱开阳

人气: 73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26日讯】编者按: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反党”、“反革命”的帽子非常容易就会被扣在头上,没有丝毫野心、“忠心耿耿”的功臣也绝不例外。

中共党史上,有过各种各样的“反党集团”:“高岗反党集团”、“林彪反党集团”、“四人帮反党集团”等等。但只要看看内部档案,就知道这一切都是为政治斗争需要而刻意制造出来的。

所谓“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完全是子虚乌有。高岗在受审查时说:“其实,‘反刘’本来就是毛主席的意图,我没有领会错。我错就错在不该把主席的意图过早地宣扬出去,……”

毛泽东刘少奇的分歧公开化

50年代初,毛泽东刘少奇对于如何搞社会主义有了严重分歧。

1953年6月15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不点名地批评刘少奇,说:“有人认为过渡时期太长了,发生急躁情绪,这就要犯‘左’倾错误。有人在民主革命成功以后,仍然停留在原来地方。他们没有懂得革命性质的转变,还在继续搞他们的‘新民主主义’,不去搞社会主义改造。这就要犯右的错误。”“由新民主主义走向社会主义”,“这种提法不明确。走向而已,年年走向,一直到15年还叫走向?走向就是没有达到。这种说法看起来可以,过细分析是不妥当的。”

毛泽东批评的观点是从刘少奇讲话中挑出来的,听者心知肚明,毛、刘分歧已公开化了。

毛泽东设立中央政府计划委员会重用高岗

根据毛的建议,1952年9月,中共中央决定上调各中央局书记和一批领导干部到中央工作,以加强中共中央政府的领导,缩小各中央局和各大区政府机构与职权。进京的五大区书记是:东北区高岗、中南区邓子恢、西南区邓小平、华东区饶漱石、西北区习仲勋。这五人中,高岗的职位最高,所谓“五马进京,一马当先”。

11月,成立中央政府计划委员会,统一领导全国经济计划工作。新成立的中央政府计划委员会与政务院平行。根据毛泽东提议,由高岗出任计委主席。

毛泽东看好高岗,认为高岗对他的意图领会得好,接受得快,率先在东北实施,搞得“轰轰烈烈、有声有色”。因此,毛泽东在不断批评刘少奇右倾、不愿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同时,对高岗大加赞扬,一再推广东北经验,要各地向高岗学习。高岗和东北就像毛泽东实现宏伟蓝图的样板田。毛对高岗说:刘少奇不是合格的接班人,想让他“挪挪位子”

10月8日,高岗到京上任。当时,高岗办公室安排在一层,正对着毛的办公室。高和毛见面很方便,两人私下交谈机会很多。从高后来自我检查反省中可以看出,他们谈过不少“私房”话。

谈话中,毛对刘少奇特别不满的有这样一些大的事情:日本投降后,关于和平民主新阶段的主张;1945年秋冬,毛泽东在重庆谈判和患病期间,刘少奇主持中央工作,对东北地区的工作方针前后不一致;1947年在土地改革中的“左”倾错误;刘少奇是搞白区工作的,没有建设根据地经验,对农村农业合作化的错误批示;没有搞过军队,军队不听他的,不能掌握全局;对资本家剥削的错误言论;主张确立巩固新社会主义制度,十多年内不搞社会主义;搞分散主义,未经毛泽东审阅,就印发中央文件。

毛泽东不止一次向高岗谈这些问题,认为刘少奇不是合格的接班人,想让他“挪挪位子”。

毛授命高岗秘密调查刘少奇

1953年春夏之交,毛交给高岗一个“绝密任务”:命他亲自去查阅东北敌伪档案,了解二十年代刘少奇在奉天(沈阳)被捕后的表现。

高岗离开毛泽东住处后,直接到陈云处,把事情告诉他,说:“看来,毛主席和刘少奇的分歧已不是一般的思想认识问题,而是对刘少奇的革命品质产生了怀疑,这可是党和国家的大事呀。”

陈云深思片刻,说:“这件事,非同小可,你先不忙作结论,等调查清楚再说吧。在事情未弄清楚之前,你可不要随便乱讲。”

高岗认为陈云很“有才干”,把陈云当成“圣人”,信赖备至。到中央后,高岗和陈云几乎每天见面或通电话。1953年4、5月间,毛不止一次地对高说,自己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万一他不在了,怎么办?这话也对别人讲过。这次高把毛的担忧及毛想设中央总书记问题告诉了陈云。

陈云说:“设总书记的确不好,要设就设几个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都可以参加。”

高岗说:“对,这个办法好,这样一来,他们就不能架空毛主席了。”

联系到查敌档的事,他们一致认为,刘少奇过去在政策上不稳,不能在中央掌舵,现在政治上又受毛泽东的怀疑,做接班人的确不合适。

陈云说:“看来,主席考虑接班人问题,是关系党和国家前途的大事,也是他心头的一件大事。他自己不好出面,我们现在应着手帮他解决这个问题。”

他们分析了中央几位能堪当此任的人,朱德和林彪。朱德“德高望重”,可惜年纪大了,林彪年轻,但身体有病,“建国”后长期休养,不会承担这个重担。

高岗说:“陈云同志,我看只有你出来牵头最合适了。”

陈云摆摆手说:“我不行,你比我行,你的本钱大,你有陕甘宁,毛主席信任你,给你撑腰。你在军队和地方都有条件活动,能得到他们支持,你出来挑头最好,你怕什么?”

高岗低头沉吟。陈云又说:“你先干起来,你先不忙告诉毛主席,等搞确实了再说不迟。”“到时候,大旗一倒,你不造反我先造反。”

以上这些话是高岗自杀未遂之前给毛的绝密信,交代了上述谈话,表明他的确没有“篡党夺权”的野心。

邓小平向毛报告:高岗“搞非组织活动”

高岗接受陈云的建议,心甘情愿担当重任,自以为这是对毛泽东“尽忠尽力”,为其“除去其心病”,以为这是“为了党和国家的利益”,也是报答毛泽东对他的“知遇之恩”,做一件好事,准会得到毛泽东和多数领导人的支持。高岗很快行动起来。

高岗在财经会议期间,到南方休假期间和其它场合,都利用他与地方和军队干部接触的机会,散播毛对刘少奇不满的意见。说刘少奇“进城后没做什么工作,对毛主席帮助不大”,“不经过毛主席就擅自乱发文件”,“毛主席只当党的主席,让刘少奇当国家主席”等。

这些只是毛酝酿中的事情,高岗打着毛的旗号,四处张扬。这帮了倒忙,过早暴露了毛的意图,破坏了毛的部署,使毛很被动。毛非常生气。

1953年12月15日,中央领导小组开会,毛泽东说:“今天开会只有一个议题,我要到外面休息一段时间,中央的工作是由少奇同志主持,还是由书记处几个同志轮流主持,大家意见如何?”

周恩来首先表示:“按过去的惯例,主席不在北京的时候,都是少奇同志主持工作,这次当然是少奇同志主持嘛!”

刘少奇说:“我看还是轮流主持好。”

高岗马上表示赞成轮流。

接下来,邓小平、陈云赞成刘少奇主持,朱德、林伯渠、饶漱石表示轮流好。毛见一时定不下来,便说此事下次再议。

散会后,高岗走在邓小平身边,说:“少奇政治上不稳定,不宜主持中央工作,还是轮流好。周恩来把握政策比刘少奇稳。”邓小平反驳说:“少奇地位是历史形成的,应该由少奇主持”。

后来,邓小平向毛泽东汇告,说高岗“搞非组织活动”,“高岗找我谈话,拉拢我”。

陈云向周恩来举报:高岗“搞非组织活动”

陈云原与高岗私下议论时,表示毛不在北京时,书记处几位同志轮流主持工作好。在会议上变卦,高岗很生气。会后,高岗质问陈云:“不是说好轮流了吗?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两人争执起来,不欢而散。陈云感到高岗这样下去,实在危险。随后他向周恩来举报:高岗“搞非组织活动”,说他“平时和他说过对刘少奇的不满言论、高岗想拉他一起干”、“封官许愿”、说“你一个,我一个,都当党的副主席”。周恩来立即向毛泽东汇报了。

毛泽东权衡再三 决定联刘弃高

毛泽东清楚陈云与高岗的关系很亲近,在反对刘少奇问题上,他们是一致的,陈云反映的情况亦可信。此时,支持高岗、支援中国的斯大林已去世。刘少奇的错误是公开的,刘少奇已经承认,高岗不承认错误,背着他在底下搞了什么,毛不得而知。反复考虑之后,毛决定改变策略,由联高反刘变为联刘反高。

此后一连几天,毛同陈云、邓小平、周恩来谈话,同彭德怀、刘伯承、陈毅、贺龙、叶剑英谈话,同刘少奇谈话。这些频繁谈话,都是围绕如何解决高岗“阴谋反党”问题打招呼。这时,毛已给刘少奇交了底,表示对他信任,无意改变他的第二号人物地位,让他准备对所犯错误作出检讨,一致对高岗展开斗争。他要刘少奇、陈云一起同高岗谈话,如果谈得好,就化干戈为玉帛,使毛在刘少奇面前不失面子,这是最理想的结果。

但高岗不懂毛的心思,他认定毛既然要把刘少奇拉下来,同刘少奇就没有什么好谈的。因此刘少奇、陈云各作自我批评,分别谈了一个多小时,高岗只谈了半个小时,应付了事。他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误。

1953年12月22日晚,毛找高岗谈话,对他进行批评。高岗仍不检讨。毛批评他当面不讲背后乱讲,认为他已无可救药。当晚,毛又找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邓小平开会,决定解决高岗所犯的错误问题。

24日晚,毛泽东主持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说现在北京有两个司令部:一个是以我为首的司令部,就是刮阳风,烧阳火。一个是以别人为司令的司令部,刮阴风,烧阴火,一股地下水。他没有点这个“别人”是谁,但他用“东交民巷八号车水马龙,新华门门前可罗雀”这句人人皆知的话作了注释,谁都明白其所指。

毛泽东放了把“火”之后,当晚就乘车南下,到杭州等著看结果。

恩来主持揭发批判高岗 高岗自杀未遂

26日午夜,毛到达上海。27日下午即去陈云处,听取陈云汇报到南方调查高岗南方休假期间的活动情况,特别是林彪的态度。林彪说:反对刘少奇的不只是高岗一个,还有许多人,应该给主席讲清楚。高岗在东北作了大量工作,这时候我们应该为他分担一部分责任。但最后也表示不支持高岗。

1954年2月,按照中央书记处的决定,分别召开两个高级干部座谈会,揭发批评高岗和饶漱石的错误。座谈会由周恩来主持,从1954年2月15日到25日,开了10天。发言的人有反戈一击的,有交代检举的,有划清界限的,有歪曲事实、胡编乱造的。围攻、揭批、狂言恶语、无限上纲上线,一股脑向高岗头上砸来。到会者一味地叫高岗交代自己的罪行,不容他作任何解释和申辩。高岗抬不起头、喘不出气。座谈会开到第3天,高岗自杀,未遂。

高岗自杀前,应他要求,经中央同意,陈云来到高岗家做他的思想工作。两人进行了一次长谈,发生了争吵。

陈云说:“毛主席发脾气了,现在还在气头上,一时说不清楚。你不如先承认下来,等毛主席气消了以后,看看形势的发展再说,”

高岗一听就火了:“我没有野心,没有反对毛主席!叫我承认什么!我只是反对刘少奇,不想让他当主席接班人。这一点你最清楚。况且反对刘少奇又不只是我一个,你也是一个主要的,你自己心里明白!你们都说了反对刘少奇的话,你叫王鹤寿给我送材料,你还从东北派人给我送刘少奇在天津的讲话……为什么叫我一个人承担责任。”

“我跟你们不一样!少奇有错误,但已作自我批评,就不应该再揪住不放嘛!”陈云辩解。

高岗说:“到时候大旗一倒,你不造反,我先造反。这话是不是你说的?现在你叫我承认有野心,要夺权,自己却推得一干二净……”

两人争吵的声音越来越高,最后,高岗大骂陈云是“奸商”,是“小人”,说 :“我算认识你了,过去我怎么没有看透你!”

陈云:“像你这样冥顽不化,只有死路一条!”他把高岗写给毛泽东的一封信摔在桌上,愤愤而去。

2月16日的会上,陈云发言同高岗最后划清界线:“我把高岗和我讲的话向党说出来,高岗可能觉得我不够朋友。但我讲出来,是党的原则,不讲出来是哥老会的原则。高岗个人主义野心是一步步发展起来的,由小到大。如果完全没有个人主义的根子,不会一下就爆发出这样的问题。高岗现在应该脱掉自己华丽的外衣,重新做人。”

听着陈云的发言,高岗脸色铁青,呼吸急促,愤怒到了极点,但他仍很清醒,不能把毛泽东和他的谈话、让他办的事抖出来。他没有和陈云争辩,也无意去争辩。什么阴险呀、野心呀、反刘反党呀,随他们去说吧,不就是个死嘛!……

邓小平说:“高岗敢于那样出来活动,老人家也有责任。”

这段时间,身在杭州的毛泽东同样坐卧不安,心情紧张。当他听到周恩来报告高岗自杀未遂的消息时,既震惊又气恼,“告诉高岗,他的错误严重,自杀更是错上加错……必须悬崖勒马,彻底悔悟,脱胎换骨,重新做人。”

1954年7月中旬,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名单发表时,高岗看到报纸没有自己名字,绝望了。17日,高岗服用大量安眠药片,自杀身亡。

得知高岗自杀消息,毛非常震惊。他仔细地询问道:人死了吗?当确知高岗已死,他又询问了死因,沉默良久,说:“遗憾!终于留不住他。他这个人斗争性太强。性格过于刚烈。”

高岗死后,邓小平开始平步青云。1980年3月19日,在讨论《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邓小平承认:“高岗敢于那样出来活动,老人家也有责任。老人家解放初期就对刘少奇同志、总理有意见,而对高岗比较抬得高,组织‘经济内阁’,也就是计划委员会,几个大区的头头都是委员,权力很大,把政务院经济的大权都拿去了。高岗又从毛泽东那里探了消息,摸到气候,好像老人家重用他,又有四个大区的支持,因此晕头转向。高岗批评刘少奇同志的东西不是完全批评错的,有批评对了的。如土改时搬石头、天津讲话,还是有缺点错误。”

邓小平讲话的内容因某种原因是有保留的,但却部分地反映了事件的真实情况。

文革后,中共历史上的许多冤假错案都“平反”了,但“高饶事件”却是个例外。邓小平讲话后,虽然抹去了这一事件的“集团”、“联盟”字样,但“反党、篡权”的罪名依然存在。

评述:

高岗是毛宠信“功臣”,他与刘志丹共创陕甘根据地,参与辽沈平津战役,“抗美援朝”时,他使朝鲜战场“不绝粮道”。然而,在中共的历史上,任何人都可以被扣上帽子成为权斗的牺牲品。而且,也只有在中共政权,一个人自杀都荒谬地会被当成罪名。

高岗事件说明,连作为这个国家的最高级别的领导者,都没有基本的公义与诚信。在血腥与龌龊的权谋中,人人自危,人人为了自保而随时会诬陷他人,每一个为中共站台、为暴虐统治者捧场的人,暂时也许会受宠重用,终究会成为殉葬。@*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纪元特约作者从中共党史机密档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无法一一注明出处。大纪元将在适当时机公布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谢秀捷

评论
2017-08-01 11: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