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镜鉴(15)宫声不返 炀帝不归

作者:杜若

隋炀帝杨广(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人气: 423
【字号】    
   标签: tags: ,

炀帝一面准备征辽,一面为宫里的乐伎制作新的曲调,教他们练习,以备巡游江都之用。炀帝和诸宫美人一面饮酒,一面哼唱曲调。炀帝于酒酣之际,教乐伎们各展所长,或是箫,或是管,或是筝,只捡一些新奇的乐器吹弹着听。

炀帝也通晓音律,或一声,或两声,都巧妙地采取出来凑成一曲,按照宫商角征羽的五音,合著太簇、姑洗、蕤宾、林钟的十二律,细细缓慢地抑扬高下,摹写入谱。不消半日工夫,就已制成一曲翻调突公子曲。炀帝制成翻调,就叫乐伎照着谱儿演奏起来。真真是个丝清竹脆,别有一番声响。

却说内中有一伶人名叫王国风,家世祖传弹奏胡琵琶。这一日领了旨意,抄出炀帝翻调的乐谱,日夜在坊中练习。一日有事回家,担心练习得不熟,就偷着空儿在自家的堂前,抱着琵琶细细弹演。

王国风的父亲王令言是当时非常有名的乐人。只因炀帝嫌他老迈,就将他辞退了。王令言卧床养病,忽然听到外面儿子弹奏琵琶的声音,音律与往日大不相同,心下当即吃了一惊,惊着说道:“大变!大变!如何有这种音调?”

他不顾身痛,连忙跳起来,拄着枴杖走到堂前,问他的儿子:“你弹奏的琵琶曲子是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你又是从何处学来的?”王国风见父亲问得古怪,连忙说道:“这曲子是几天前,也就是当今的皇帝御制的曲子,准备游幸江都时演奏,此曲叫做翻调突公子曲。”

王令言听罢不觉呜呜哭起来,他说:“先皇东征西讨,苦心创业,不知费了多少气力,方才打下这座江山,不料只享得二三十年就要国破家亡了。”说着说着,双眼泪如雨下,很是伤情。

王国风慌忙止住他说:“父亲,此曲乃是欢乐之词,父亲听了,为何反倒悲伤起来?”

王令言说:“你哪里知道,这首曲调虽是欢乐,然而声音淫厉,不久必有干戈起于四方,天下杀伤殆尽。宫调,是主国君之象。而此曲的宫声往而不返,皇帝此番巡游,定是不能返回京师了。儿呀,你千万不要跟着去呀。你若是不听父言,定会客死他乡,做他乡之鬼呀!”说罢,又嚎啕痛哭。

王国风晓得父亲洞达音律,见他说得如此真切,心下也自是慌张,便安慰父亲道:“父亲这话要谨慎,倘若让皇上知道了,其祸可不小。儿子不去便是了。”王令言说:“我们倒无大祸,只是恐怕皇上不久就会大难临头了。”

王国风再三劝慰父亲,王令言才进屋。他一边走一边流着眼泪叹息:“大好的江山,大好的社稷,忽然灾难将至,可惜,可惜啊!”(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炀帝即将乘水路巡游江南,但因碍于天下汹汹,四海沸腾的局面,就采用宇文达的建议,借口征辽的名义,实为巡幸江都。
  • 麻叔谋惊醒后,发现只是一梦,梦中的场景虽历历在目,但是平日行为习惯了金银美色,横征暴敛,一时对这些示警有几分恐惧,但终是一场梦。念头一转,历历在目的场景逐渐变淡、飘渺,瞬间变得非常遥远,他又恢复往日常态。
  • 未几,平地上陡起一阵大风,霎时满目沙灰,连天尘土滚滚而来。这冷飕飕的风吹得麻叔谋魂不附体,卷做一团。 忽然一声响亮,两扇石门自己轻轻闪开了。麻叔谋见了更觉心惊肉跳,六神无主般的惊慌,方信鬼神不可不敬啊。
  • 炀帝看到广陵图,想念起在江南的境况,昔日如画仿佛历历在目。
  • 远道而来的外国人见到中土的繁盛,连卖菜的小贩都在地上铺上龙须席,无不惊讶得目瞪口呆:“中华如此富丽,果真是盛世天朝,名不虚传。”
  • 隋炀帝御驾返程,一路上要历览边疆胜景,不从先前的驰道而行。于是,逢山便要盘山,遇岭便要翻岭,众官苦苦劝谏,炀帝就是不从。
  • 于十里之外遥见中国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营盘中间又拥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车轮可以转动行走,城池四门大开,里面楼橹皆备,可汗一行尽是大惊失色,吐舌相视,彼此说道:“这不是普通的兵将,乃是天兵天将呀!竟会如此强盛!”启民可汗慌忙下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于阶下。
  • 他建议必须建造一座观风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锦绣珠玉装饰而成,下边用车轮为硖,想走的时候可走,想休息的时候就可以停住。这样才可以彰显大国的威仪,彰显天朝的尊贵。炀帝听到后惊讶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恺、封德彝连夜督造。后因途中风沙太大,炀帝命他们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
  • 炀帝收到镇守西域的边关大将的奏报,说西域诸国想要和中国互市交易,因炀帝不知互市是否有利,暂时没有允许。但他后来听说西域诸国多产奇珍异宝,就想派一名能臣将中国的丝绸绫锦去换西域的珠宝良马。
  • 杨广在父皇母后面前矫饰德行,以计夺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