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被抹黑的“自由市场”

人气: 34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7月04日讯】有“20世纪最伟大经济学家”之称的凯因斯(J. M. Keynes,1883~1946),在其经典之作《就业、利息与货币的一般理论》(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 最后一章的结语:“……政治狂人只不过是一些死去了的经济学者的思想奴隶……”所揭示的“思想观念”威力强大的话语,最被津津乐道。而一九三零年代之后政府站上经济舞台干预、调节整体经济,并以政策“强力创造有效需求”就成为常态,正可印证凯因斯的铁口直断。

自从凯因斯的《一般理论》出现,经济学成为显学,总体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大行其道,数理化、图形化和大型计量模式成为主流,古典传统经济学被打入冷宫,而政府拼经济、救经济也受到肯定,并被殷殷期盼。同时,经济学也成为一门专业,只有专家们才能懂,市井小民仰之弥高,只能靠边站,政客和经济专家们垄断话语权。市井小民只能听训,并祈求政客和专家们救命。

当代经济学并非“真经济学”

不过,奥国学派第三代掌门人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 1881~1973),早在其一九四九年出版的巨著《人的行为》(Human Action)第二三五页中就这样写着:“当今多数大学里,以经济学为名所传授的东西,实际上是在否定经济学。”因为当代经济学属于技术层面的分析工具,愈来愈多,早已欠缺清醒的社会哲学作为基础,对人性以及人的社会欠缺基本的正确认识。

当前的主流经济学,完全摒弃人的修养或伦理道德(或将它们束诸高阁),而以“总体经济学”剖析政府角色和制度。而现代总体经济学可说一脉相承凯因斯,利用Y(GDP)=C+I+G+X-M这个等式来教学,强调等式右边的需求面(即民间消费和投资〔C和I〕、政府支出〔G,包括消费和投资〕、出口〔X〕和进口〔M〕),并藉由政府政策来促进C、I、G、X的增加,以使国内生产毛额(Y或GDP)增加,进而提升经济成长率。当供给过剩,市场中没有需求时,政府就充当“创造有效需求”的角色,而创造需求就是“大印钞票”的同义词。

还是“供给创造需求”实在

这种“需求创造供给”的理论一直以来所向批靡,不但将古典的“赛伊法则”(Say´s Law,供给创造需求)打趴在地,而且提供政府掌权、扩权的理论基础,在权力与金钱两相结合下,“政府万能”不知不觉深入人心。至于钞票(货币)是什么、政府为何能“独占”印钞机、狂印钞票的后果是什么等等,又有一些数理分析充当合理化基础来涂脂抹粉,到头来演变成“消费是王道,节约储蓄是错误的”,“举债是高贵的”说法及做法大行其道,而私债、公债满天飞的“大债时代”于焉来到,“以债养债”也被换成“以债疗债”,甚至赖债也可免受大众谴责,甚至被当“有办法”看待呢!

遗憾的是,当今主流经济学虽标榜人,但那是“机器人、没灵魂的行尸走肉”,真正将人当人来分析“人的行为”的奥地利学派,却被扫进历史的灰烬。

俗话说:“人者心之器。”心者受观念带动也,传导正确观念且植根、生根可说是现时崩坏时代的大事。而将奥国学派思想观念散布就是正事,这是非常困难的工作,这本《到处都能学经济》(Popular Economics)却做到了。

当今“政府企图让我们相信,自由市场是危险的”,广大民众还真的相信这套论调,于是对现实视若无睹,忘了自己的责任,而许多专业经济学家还设法帮我们蒙住眼睛。是的!这本《到处都能学经济》,可让你我他也可以当经济学家,而且当得比你想像的更好。#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07-04 8: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