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秘档】乌托邦运动高潮(一)

朱开阳

中共前党魁毛泽东在上个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以“超英赶美”为目标,发动了全国性的“大跃进”运动,最终爆发了大饥荒和数千万民众死亡。(网络图片)

中共前党魁毛泽东在上个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以“超英赶美”为目标,发动了全国性的“大跃进”运动,最终爆发了大饥荒和数千万民众死亡。(网络图片)

人气: 3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07日讯】编者按:乌托邦运动中,中国家喻户晓的民谣就是“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

毛泽东追随马恩列的共产主义,为了建立他空想的人间天堂,他把中国人拖入了地狱,最后饿死了几千万人。

正如荷尔德林所说,“把人间变成地狱的人,正是那些想把人间造成他所想像的天堂的人。”

南宁会议

1957年10月举行的中共八届三中全会上,毛泽东屡次抨击周恩来、陈云的“反冒进”,说他们“右倾”,将他们骂做“促退派”。会后,毛亲自审阅批发了11月13日的《人民日报》社论。号召批判右倾保守思想,“在生产战线上来一个大的跃进”。这是“大跃进”口号的首次出现。毛对“大跃进”这个新名词十分赞赏,曾说“我要颁发博士学衔的话,建议第一号赠与这个伟大口号的发明家”。[1]

1958年1月11日至20日,毛泽东主持召开南宁会议。为掀起乌托邦运动高潮,提前向共产主义的过渡。参加者除中央领导人,还有九省二市的第一书记。

从1月11日到14日,毛泽东连续三次讲话,集中批评分散主义和“反冒进”。毛认为,反冒进是针对自己的,他批评1956年6月一篇反冒进社论:“既反对右倾保守,又反对急躁冒进,好像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实际重点是反冒进。”“是用毛泽东来反对毛泽东”,毛在反冒进的社论上批注:“庸俗辩证法”、“庸俗马克思主义”、“尖锐地针对我”。毛强调:要注意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一定要抓住主流,抓错了就不好。他把周恩来1956年缩减重工业建设规模的“反冒进”,跟匈牙利事件相提并论,说这两件事都给右派猖狂进攻以重大影响,指责周的反冒进是犯了路线错误,批评周领导的国务院,说:“集中,只能集中于党委,政治局,书记处,常委,只能有一个核心。”

1月16日,柯庆施汇报时,毛泽东插了一大段话,赞扬柯庆施题为《乘风破浪,加速建设社会主义的上海》的文章。毛泽东问周恩来:“恩来同志,你是总理,你看,这篇文章你写得出来写不出来?”周答:“我写不出来。”毛又说:“你不是反冒进吗?我是反冒进的。”[2]

1月19日,周恩来在大会发言。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冒进是一个问题,一段时间(1956年夏季到冬季)带方针性的动摇和错误。”“而且最重要的损失在于方针一偏,群众和干部的劲头就得不到支持,反而受到束缚,使我们的建设走群众路线这一方针受到某些损害。”“这一反冒进的错误,我要负主要责任。”[3]

刘少奇也发言检讨,说:“《人民日报》反冒进的社论,基本方针是错误的,经过我发表的,我负主要责任。”[4]

邓小平发言说,反右派斗争带来新的形势,来之不易。批评周恩来反冒进是犯了经验主义错误,实际上说是不能算路线错误。邓小平这些话受到毛的重视。毛在会上说:中央我是统帅,邓小平是副统帅。

南宁会议对后来中国的发展产生了严重影响,一些超过实际可能性的高指标被会议一致通过,这就直接导致大跃进的发动。

毛泽东说:“15年赶上英国是完全可能的”

1月26日,毛泽东回北京。1月28日,在中南海颐年堂,毛召集最高国务会议第十四次会议,他首先讲话:“七八年来,都看出我们这个民族有希望,特别是去年一年,使得广大群众感觉到光明的前途。几亿人口,精神发扬起来。经过大鸣、大放、大辩论,把一些问题搞清楚,任务也提得适当了。比如15年赶上英国,又多、又快、又好、又省之类。四十条农业纲要重新发表,给群众以很大的鼓励。许多人认为做不到的事情,现在群众觉得做得到。”毛十分自信地认为,有群众这么大的热潮,15年赶上英国是完全可能的。他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要有一股干劲。他特别赞赏元旦社论的两句话:“鼓足干劲,力争上游。”[5]

2月1日至11日,第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文件指出:基本建设总投资145亿7700万元,比1957年增长17.8%,农业和农副业总产值680亿3000万元,比1957年增长6.1%。工业总产值648亿7000万元,比1957年增长14.6%。钢产量拟定624万万千吨,比1957年增长19.2%。这次会议,实际上是大跃进的动员会。

成都会议

3月4日,毛泽东乘专机离开北京,当天下午到达成都,主持召开中共中央工作会议。当时从现象上看,全国上下热血沸腾,发展生产积极性很高,在党内,随着批评反冒进的范围越来越大,地方一些领导竞相攀比,提出的生产指标越来越高。

会议地址在成都西郊金牛坝。参加会议的中央、中央国家机关和全国部分省、市、自治区主要领导人共30余人。3月9日开会,毛泽东讲话,他提出二十几个问题要大家讨论,主要是经济方面的,重点讲反冒进、反对教条主义。他把反冒进的错误提高到是“非马克思主义的”,“我们要马克思主义的冒进不要非马克思主义的反冒进”。

成都会议期间,毛泽东心情极为愉快。19天会议中,他讲了6次话。他要求破除迷信,敢想、敢说、敢干,提出苦战3年,基本改变本省面貌,7年内实现农业发展纲要40条。他要求农业机械化,争取5年实现。10年或稍多一点时间赶上英国,20年或稍多一点时间,赶上美国。

3月10日,在第二次讲话中,毛泽东提出了两种个人崇拜的问题。毛说:有些人对反对个人崇拜很感兴趣。个人崇拜有两种,一种是正确的崇拜,如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正确的东西,我们必须崇拜,永远崇拜,不崇拜不得了。真理在他们手里,为什么不崇拜呢?我们相信真理,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反映。另一种是不正确的崇拜,不加分析,盲目服从,这就不对了。反对个人崇拜的目的也有两种,一种是反对不正确的崇拜,一种是反对崇拜别人,要求崇拜自己。

当时柯庆施的发言语惊四座,他说:“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目的程度。”

会议期间,毛泽东批转了一些报告,其中相当多的是一些省市和部委的跃进计划的经验,目的是藉以推动其它地区和部委也能打破常规,来一个“全面跃进”。

成都会议是继南宁会议之后,中共中央召开的又一次反右倾鼓干劲的会议,在发动大跃进的道路上,向前推进了一大步:生产指标进一步提高,完成任务的时限不断缩短。

会议通过了国家计委提出的《关于一九五八年计划和预算,第二本账的意见》。同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的1958年计划相比,作了大幅度的调整。钢的生产指标从624万吨提高到700万吨;粮食全指标从3920万亿斤提高到4316亿斤。基本建设投资从145亿7000多万元增加到175亿元。

黑五类

3月27日上午,毛泽东乘专列离开成都,次日凌晨一时抵达重庆。28日上午参观了重庆钢铁厂,下午参观二九六工厂。29日清晨上船离开重庆驶向武汉。30日早饭后,乘坐的江轮转航进入瞿塘峡。4月1日晨,毛泽东到东湖宾馆住下。[6]

4月1日至9日,毛泽东在武汉召集华东和中南地区省委书记会议,依次听取河南、安徽、山东、江苏、湖南、广西、福建、江西、浙江省委第一书记汇报。每天半天会,各省汇报整顿后的新情况和大跃进的新形势,相互攀比,不甘落后。

在6日下午的会议上,毛泽东讲话,说:“两条路线的斗争,恐怕还有几个回合。”“我在成都会议上说国内有四个阶级,两个剥削阶级,两个劳动阶级。第一个剥削阶级,右派约30万左右,地、富、反、坏、右是坚决反共的,是敌对阶级,是今天的蒋介石。”“对右派的办法,既要斗争又要拉,几年以后,将心变过来的可以摘掉帽子。另一个剥削阶级是民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上层小资产阶级、富裕中农,他们在性质上属于资产阶级。”

毛泽东把右派列为:剥削阶级、敌对阶级,与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历史上当过国民党、三青团、干过旧军队、旧警察的人)、坏分子(抢劫犯、强奸犯、杀人犯等服刑期满被释放的)并列,合称黑五类

例如一个小学教员,出身贫农,还是共青团员,只要对现行政策提过意见,或说了不满现行政策的话,就被定为右派,他就成了剥削阶级、敌对阶级。比如,有个青年教师说麻雀是益鸟,结果被打成右派。因为“四害”是毛泽东定的,说麻雀是益鸟就是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反对毛主席就是右派。右派这个概念就像魔术师手里的那块黑布,黑布一抖,花瓶可以变成鸭子,知识分子可以变成剥削阶级。

怎样制服农村右派?毛继续说:“地富反坏右虽说是3000万人,但是分散的被包围着,不要怕。要开右派大会,先骂一顿,再拉一把,指出出路。使他们感到皇恩大赦,全身发烧,满身舒畅。”“那个青年教师说了一句:麻雀是益鸟,当了右派。被摘了右派帽子,宽大处理,给出路。但有一条,帽子拿在群众手里,表现不好就给戴上。经过一戴、一摘、一拿,这个青年教师起了很大变化,由一个老实、本分、思维敏捷的青年,变成了一个大跃进的狂热分子。乡村干部不敢干的得罪人的事情,例如为了叫社员们到食堂吃饭,去拔老婆婆的锅灶,为了让土高炉找燃料去砍伐社员家的树木,都派他带领学生们打先锋。人就这样被扭曲,变了样子。”

4月下旬,毛泽东在广州期间曾和刘少奇议论:几十年后,我国的农村将是许多共产主义公社······若干乡村公社围绕着城市,成为更大的共产主义公社。前人的“乌托邦”想法将被实现,并将被超过。毛的这些乌托邦想法传播开来,一些地方闻风而动,开始试办共产主义雏形公社。

中共八大第二次会议

1958年5月15日,中共八大第二次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1360人参会,毛泽东主持。

5月8日、17日、20日、23日,毛泽东4次在大会上讲话,主题是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敢想敢说敢干,还提出学习列宁,敢于标新立异,敢于插旗子。提出插红旗,拔白旗。毛说:“现在还有一部分落后的合作社、机关、部门、车间、连队、学校、企业,那里插的不是红旗,而是白旗,灰旗。”[7]“我们要在这些地方做工作,发动群众,大鸣大放,贴大字报,把白旗拔掉,插上红旗。”

毛的这些话传达下去,许多被看不顺眼的人特别是一些知识分子也被当白旗给“拔了”。

八大二次会议上,周恩来作了检讨发言。

刘少奇在报告中也做了检查,批评自己1956年说过的“宁可慢一点好”这一类“错话”。当时听众不满意,说刘少奇语气太轻,不深刻,对刘进行围攻。

从5月8日起大会发言。发言的有两种声音:一是检查批评自己跟不上形势,还有一类是说大话、假话的。

河南省委书记潘复生说:“河南地少人多,水旱灾情不断,上交粮食太多,以致农民没隔夜粮。”潘因此受到批判、罢官。

吴芝圃说:“谁说灾区人民苦得不得了?”“巧妇能为无米之炊”。他的话受到毛泽东赞赏,升为河南省委书记。

会上农业部提出:提前5年完成全国农业发展纲领(原定12年完成已经是脱离实际的)。冶金部提出:1959年钢产量计划1200万吨,1962年3000万吨,1967年7000万吨,1972年1亿2000万吨。化工部提出:我国化学工业15年赶上美国(不是英国),可以用土办法办化学工业。铁道部提出:在今后15年内修建12万公里铁路(当时全国共有3万公里),等等。这些高指标,是人们在不断批评反冒进、批评教条主义,大力倡导破除迷信过程中,头脑越来越热,一步一步越抬越高抬起来的。

中共八大二次会议通过了“党的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通过了“十五年赶上和超过英国的目标,通过了苦干三年,基本改变面貌”等口号。全国大跃进,已经进入高潮。

林彪参加了会议,没有发言,他私下不认可,说这是凭幻想胡来。

5月25日,林彪出席八届五中全会,经毛泽东提议,增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副主席。(未完待续)#

注释:

[1]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一九八九年第四期中虞宝棠的文章。
[2] 1958年1月16日,南宁会议记录。
[3] 周恩来在南宁会议上的发言提纲,手稿,1958年1月19日。
[4] 王任重工作笔记,1958年1月19日。
[5] 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四次会议上的讲话记录,1958年1月28日。
[6] 吴冷西:《回忆毛主席》新华出版社,1995年,第66页。
[7] 毛泽东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讲话记录,1958年5月20日。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纪元特约作者从中共党史机密档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无法一一注明出处。大纪元将在适当时机公布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7-07-11 1: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