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 (十二)五字篇之六(下)

作者:陈彦玲
仓颉像。(素惠/大纪元)

仓颉像。(素惠/大纪元)

      人气: 544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问学生,来上课除了将必备的课本、纸和笔等物品,还要将什么带来?有学生笑着说:“要将耳朵带来。”也有学生慧黠的说:“要将心带来。”因为用心听老师讲课是尊重,也能提高学习效果。这样的答案似乎毫无瑕疵,但我问了学生:“那么如果将耳与心摆在一起。会变成什么字呢?”学生们静默了一会儿之后,瞪大了眼睛讶异地说:“怎么变成羞耻的‘耻’了呢?”

耻的篆体是,《论语.里仁第四》篇中提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士者有志于求道,就是知道肉眼所见的世界并不长久,那么求道之士如再被这个世间的锦衣玉食给制约住,而以恶衣恶食为耻辱的话,这样的人在孔子的眼中,已没有什么必要与之论道求真的了。当然其中之真谛乃指人的那颗心,不因为荣华与寒贫而动摇对真理的追求。

中唐时期与白居易齐名的刘禹锡写下了《陋室铭》流传后世。刘禹锡在贞元年间担任监察御史时,曾因参与反对宦官和藩镇割据势力的“永贞革新”失败后,在长达约21年的岁月中受到政治派系的排挤,过着离骚逐臣的生活。

民间流传着于唐穆宗长庆四年(公元824年)八月,刘禹锡被贬至安徽和州当通判。按朝规,他应配给衙门内三间三厅等级的宿舍。但是,和州的策知县横加刁难不与衙内之居,却安排了城南门面江的小屋。不料刘禹锡心宽情怡的写了一副房门对联:“面对大江观白帆,身在和州思争辩。”果然,小人肚中无法撑船,知县见状将刘禹锡的住所再调到城北,并从三间房缩成了一间半。知县不让刘禹锡见大江,但也无法窥见清官心中真正的情怀。刘禹锡搬至城北新居又写了一副对联:“杨柳青青江水边,人在历阳心在京。”知县再度见不得刘禹锡的神情自得,又将他的宿舍调到城中,而且只给一间仅容一床一桌一椅的房子。半年时光,刘禹锡被迫搬了三次家,一次比一次小。没想到士者不耻恶衣陋室,却成就了千古传唱的《陋室铭》。

人的耳朵若不听天意,而只能听见人心思念的物欲享受,当然无法体悟出“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的境界。又如何能说出“斯是陋室,惟吾德馨。”人能知德方可守住心性而不随着环境乱为,到此境界乃“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不以锦食华屋为念,却以“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和“孔子的何陋之有?”为楷模。

看来读书阅经若不以提高心性与参透物质欲望的束缚为目标,还真无法得到更高层次的智慧。当今许多孩子被要求成为读书或考试的机器,虽有夙夜匪懈的努力,但谁也无法给他们日后一定幸福的保证。末以诗一首为记:“士以求道当归依,耻以物欲为根本,荣华富贵不是桥,唯有心性是天梯。”(待续)@#

点阅【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仓颉像。(素惠/大纪元)
    中华传统文化跟人心归正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不管是真实的历史还是现代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传说,都能起到净化人心,提高道德的作用。这些智慧的文化财产实在是师长传承给下一代赖以安身处世最好的参照。
  • 仓颉像。(素惠/大纪元)
    好鼻师贪吃懒做的安逸心让他竟然敢假借神明之名行欺骗之实,一次再一次的骗人成功也收到不少的谢礼。失而复得的街坊邻居不但心甘情愿的奉上谢礼,也将好鼻师的名声传播了出去。这么一来更壮大了好鼻师的贪心,于是他越偷越大也越来越赚钱,名声也越来越远播,最后竟然传到皇宫里去了。
  • 仓颉像。(素惠/大纪元)
    俗话说:“学好三年不足,学坏一日有余。”因此,恶浊世道中如何培养孩子能择善坚持,最后养成“如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的特质,才是父母之道。同质相吸,共振的结果就形成了一个强实的能量场,换句话说就是养成了行为的固定模式,即习惯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