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枉费心机的物质利诱

——“高智晟现象”透视之九

人气: 49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8月10日讯】这么多年了,你迄今痴心不改,总不肯放弃不切合实际的幻想。结果如何?结果是一次次给我制造了些困难的过程,而你却一次次得到了失败的结果。

——高智晟

暴力打压虽是中共逼迫高律师屈服的主要手段(无论是野蛮疯狂的全天候监控和没完没了的暴力绑架,还是弃绝人伦的电击酷刑和背弃人道的野蛮囚禁,无疑都属于这个范畴),但与此同时,它也从未放弃过对高律师的物质利诱。不过,令秘密警察格外沮丧的是,不论他们开出的价码有多高,是多么诱人,高律师都始终不为所动,就像他始终不曾屈服于他们的暴力一样。

2008年,为了逼迫高律师与其合作,结成所谓“利益共同体”,北京秘密警察头子于泓源曾多次向高律师提及,如果他完全依循他的设计,他的官会越做越大,到时他们会拥有很多资源,“我们合作吧”。

那段时间,拦在高律师面前最现实的问题即是女儿上高中的问题,周永康及其打手们将之视为终于可以迫他俯伏在地的软肋。他们曾公开在高律师跟前调侃道:“老高有着他不同阶段的‘七寸’,过去是老太太(指我母亲),现在是俩孩子。”

“我们不可能永远悬而不决。”于泓源有一次在和高律师谈话中肃然以道。

“我这里从来不存在悬而不决的问题,悬只在你们那里。只要我一家还能有基本的生活空间,孩子们也还能正常地去上学,我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我愿意为他们苟活着。你若非要改变现状,而朝着你期望的方向的改变是没有零以外的概率的。我清楚你在想什么。”高律师也介面肃然道。

然而,高律师的决绝并没有使对方死心。为了最终达到让高律师与自己合作的目地,当局抛出了三大“诱饵”:一是要把高律师大哥家的一个儿子安排在公安系统;二是给高家批一个煤矿(那时段高律师的表弟想在北京活动批受煤矿开发,引起了给批个煤矿之说);三是孩子在北京上最好的学校,将来工作安排全由政府操办,可立即把全家户口转至北京(于泓源曾不止一次说过“这是咱系统能办得了的小事”)。但前提是高律师必须“填个表改变身份”。秘密警察孙荻在跟高律师提这个要求时往往会接着再加一句——“愿做官的话,警衔远在我和老于之上”。说完,他便死死的盯着高律师的眼睛。

谁知高律师依然不为所动。他提醒对方:“共产党政权在过去六十多年里,作为一个庞大而现实的存在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组成他庞大系统的无疑都是中国人。作为个体,我不认为人人都无耻,个个都不光彩,但那里面绝不能有我,至少已经成了今天的我。”

在孩子上学的问题上,高律师多次跟当局强调:如果你们不从中作梗,我有条件解决孩子上学的问题。可秘密警察却蛮横的告诉他,“绝不”允许他自己解决,只能由政府来解决。说要将他的问题打包解决,如果他愿意的话,他们会下档专门解决,给俩孩子安排最好的学校。他们多次来讲:“老高,政府的正式档都准备好了,你们附近的最好中学是十七中学,只要你一句话,不光他们的上学,今后的工作安排政府都全包。”说白了,还是逼高律师入伙,成为“利益共同体”。

由于高律师始终拒绝“入伙”要求,女儿在北京上学的问题因为秘密警察的阻扰一直得不到解决,即便他想尽了各种办法,包括让女儿去北京以外的地方上学,结果仍是一筹莫展。试想,有秘密警察从中作梗,这个问题怎么可能解决呢。

到外地寻梦的期望破灭后,孙荻给高律师打来电话,说:“不要去外地折腾了,没有用的,回来吧,还是我们帮你解决吧,而且是一定能够解决的。”但高律师仍是不予理睬。

到了2010年,于泓源又故伎重演,不过这一回,他给高律师开出了更可观的价码。他对高律师说:“哎,老高,跟你沟通是不困难的,人很直,脑瓜儿也不怎么笨。别斗了,没有前途的。换身份,只须换个身份,而且是秘密地换个身份,换了身份后两条路:一条是留在国内,你继续做你的英雄,继续嚷嚷下去,骂共产党,继续待在原来的圈子里,我的人会定期或不定期地,以别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和你接触;我们给你建立一个账号,设国内还是国外由你定,保障你有足够的钱用。另一条是改变了身份到国外,我们以强制扭送出境的名义把你送到泰国,然后你肯定有办法到美国;在外边给你设个账号,我们会定期把钱打入你的账户,可以具体确定个数位,对于解决你的问题代价,上面是有个授权范围的。每月小几十万美元的杠杠我这就能答应,太狮子大张口的标准我只能向上争取,但钱不是个问题,因为你是个大家伙,值得花大价钱,我会定期派人跟你接触。老高,活得现实一点,现在很多人都在给我们干,我是说在国外。今天就咱俩,改变身份的事就咱俩知道,连我的娘老子都不会让他们知道的,往境外送的具体过程我是外行,这方面的负责人我也带来了。老高,这次我可没有给你留后路,而且我可以给你说明了,我连自己的后路也没有留下,我是给上面大领导打了保票的。”

于一口气说了有四十多分钟。他看着高律师,在点烟的过程中都抬眼继续看着。

高律师则告诉他:“老于你不应当用一个赌徒的心理来处理并不属于你我个人之间的事,你别说我说得难听;官在我眼里犹若敝屣,却被你宝爱如命。你总以为我的命控扼在你的手里,就会成了你手里的玩偶。这几年你常有这种得意,而且每次稳操胜算的得意忘形于色,终于时至今日你还是处在像以往一样的筹算过程中,总以为设个不大智商的局,即可以所向披靡。实在是大谬不然,这次也不会例外,你还是会以失败告终。而我,未想着这种过程中我会是个胜利者,但我仍会保住一些东西的,比如我再次会活着回到亲人中间,这一点你改变不了,你背靠的政权也改变不了。这么多年了,你迄今痴心不改,总不肯放弃不切合实际的幻想。结果如何?结果是一次次给我制造了些困难的过程,而你却一次次得到了失败的结果。你应该不会忘记,2007 年7、8 月份的一个夜里,你们将我绑架到昌平,你说了什么?你当时说你‘用陕西同志的办法’(指酷刑)一定能使我乖乖地就范。结果怎么样?”

就这样,高律师再次决绝的回绝了秘密警察的利诱!(待续)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08-10 10: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