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戒严部队副总指挥死亡 曾处理38军军长抗命事件

(图片来源:六四档期)

(图片来源:六四档期)

人气: 9841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8月12日讯】近日传出中共前北京军区司令周衣冰病死消息。1989年六四期间,任中共戒严部队副总指挥的周衣冰,曾负责处理时任陆军第38集团军军长徐勤先少将抗命事件。

近日,澎湃新闻网引述周衣冰亲友证实其8月9日在北京死亡。

周衣冰1987年出任北京军区司令,1988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89年八九民运爆发之后,周衣冰担任戒严部队的副总指挥。

据历史学者吴仁华、杨继绳等人披露,时任中共38军军长徐勤先拒绝率兵进京镇压,周衣冰向徐勤先传达中共中央军委命令,督促他执行戒严任务,徐拒绝,并称“宁杀头,不做历史罪人”。

周衣冰后来向中央军委报告对徐勤先的处理情况,最后徐勤先被撤职及开除出党,并被判监5年。

徐勤先抗命事件的详细经过,民间有多个版本。其中一个说法是,中共作战命令起草好后,邓小平和杨尚昆先后签字。而当时赵紫阳是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

徐勤先拒绝执行命令,认为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没有签字:“它不符合中央军委调兵的规定”。依照中央军委有关规定,凡调动一个班以上携带武器装备的部队进京,须有中央军委的调兵命令,调兵命令上须同时具有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和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的签字,缺一不可。

另一个版本是,当时徐勤先有伤住进了北京军区总医院。治疗期间,他目睹了北京的学生民主爱国运动。

5月中旬,徐勤先突然被召到北京军区司令部,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周衣冰等达了中央军委命令,命令第38军火速开赴北京,执行戒严任务。

徐勤先给北京军区司令部打电话,说自己因伤不能带兵进京。周衣冰说他是故意违抗军委命令。徐回答说,不管上面给他定什么罪名,他都绝不亲自“挂帅”。

近年有网络消息披露,当年军方在带走徐勤先时,执行部队险些与徐的部下发生火拼。

消息称,当时周衣冰把徐勤先的情况报告给杨尚昆,杨请示邓后,亲自签署一道命令抓捕徐,要杀鸡儆猴。命令一下,一干人马急速赶到朝阳区北京军区总医院。北京军区总政治部副主任亲自宣读命令,而后让人带走徐,徐自始至终一言未发,他知道会有今天。

但是他的警卫不干了,徐阻止了自己的警卫,告诉副主任,善待他们,他跟副主任走。就这样徐被带走。

2011年2月,抗命后消失22年的徐勤先公开现声,接受港媒的采访。被问到对22年前拒率部队入京镇压学生有何想法?是否后悔?他淡定地说:“已经过去的事,就无所谓后悔了。已经做了嘛!要不然(当年)就不要做,做了就没什么后悔的。”

责任编辑:方明


阅读相关文章

六四清场军队内讧 28军机枪扫射空军直升机

文:谢天奇

【大纪元2017年06月05日讯】美国白宫及中央情报局解密的文件显示,“六四”清场时,中共军队曾发生内讧。时任38军长徐勤先、28军军长何燕然和政委张明春都公开抗命; 28军曾用高射机枪扫射、吓跑传达命令的空军直升机。徐勤先后被中共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1年2月,消失22年的徐勤先公开现身,表示不后悔当年的决定。

参与清场的中共军队曾发生内讧

2014年6月,香港《壹周刊》在翻查当年美国白宫的机密档案中,发现华府曾透过中方戒严部队线人,获悉了中南海内部文件,评估“六四”死伤民众多达40,000人,当中10,454人被杀害。

其中一份出处被遮盖的文件(基于国家安全理由),在1989年6月5日传回华府,仔细提及27军的背景和杀人部署。有27军成员,向美方的线眼透露,他们之所以要狠狠地杀人,因为他们必须要服从上级的屠城指令,否则,他们自身难保一律格杀勿论。因此,27军对着其他军人,亦一律无放过

白宫文件引述该不具名的线人表示,有沈阳军官,得悉队友被27军杀害,徒手走到27军的装甲车前,大腿随即中枪,他倒地时说:“你们为何要这样做?我们都没有武器啊。”线人又指,有怒发冲冠的沈阳军人特地赶返老家拿武器,之后再到北京跟27军拚死。而新疆、江西、山东的部队,亦自发到北京跟27军打过。

在6月3日,美方掌握入城的军人,多达二万五千人,军车约五百辆。当时,军队的内斗十分激烈,美方情报提及,负责北京地区的指挥官,拒绝向外来军队提供水、食物、住宿。而广州的司令更曾经违抗上头指令,拒绝到北京开会。美方的情报员更一度指出,可能会爆发内战。当时,装甲车围着中南海两圈布防。

六四早晨的东长安街口。(翻摄陈小雅《八九民运史》修订版)
六四早晨的东长安街口。(翻摄陈小雅《八九民运史》修订版)

2017年1月18日,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其网站公开了大约93万份库存机密文件,共1,300万页,时间涵盖20世纪40年代至90年代,内容涉及冷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其中至少有7万份文件与中国大陆有关,内容涉及军事、经济、政治等,其中包括天安门“六四”镇压事件。

解密文件证实,当时参与清场的中共军队一度发生内讧,有军人在现场确实曾经互相开火。另外,中共空军当日未有配合执行戒严令。

据1989年6月7日台湾《联合报》报导,对“六四”镇压始终消极抗命的28军曾与镇压积极的27军交火。

28军抗命 高射机枪扫射吓跑空军直升机

据媒体此前报道,1989年5月19日,中共当局宣布北京戒严, 6月3日,部队受戒严指挥部之命开进天安门广场,参加清场行动。第28集团军是“六四事件”中,唯一一支没有按照规定抵达指定位置的戒严部队。

直至6月4日清晨5时30分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过后,该集团军车队才进入北京城。由于中共军队的血腥镇压,数万愤怒的民众聚集在西长安街上抗议,清晨7点左右,集团军在木樨地附近被民众堵截。

中共戒严部队总指挥刘华清下令第28集团军反击,实际上是在下达开枪命令。但第28集团军政委张明春少将与军长何燕然少将不愿执行武力镇压民众的命令,下午5点,第28集团军全部撤走。

历史文献学者、“八九民运”的参与者和见证人吴仁华著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其中引述前中共国家主席李先念女婿刘亚洲上将10年前的军内讲话透露,当第28军于6月4日清晨7时左右,在西长安街木樨地一带遭到广大民众拦阻时,在指挥车里带队的军长何燕然与政治委员张明春不但没有率队强行开进,反而顺势停滞不前。

受阻的28军官兵看到民众呈现的其他部队枪杀学生和民众留下的血衣后,“许多战士气愤地撕掉领章,扯下帽徽,有的战士甚至把枪支扔到了护城河里。靠近木樨地立交桥约有七、八十辆车的军人全都下了车,弃车而不顾,整个部队几乎失去控制。”……

到了中午12点半左右,戒严部队指挥部总指挥刘华清(时任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副秘书长),特地指令空军司令员王海,派了一架军用直升机飞到木樨地28军受阻部队上空,用高音喇叭反复传达中央军委的命令:“军委首长有令,军队不能受阻,受阻坚决还击!”实际上是在公开下达开枪命令。

但是,28军始终没有执行中央军委向天安门广场武力挺进的命令,相反,有一个战士开着装甲车,用高射机枪向传达命令的军用直升机扫射,将军用直升机打跑了。

“六四事件”后,何燕然和张明春被清查半年,后被降职。何燕然调任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张明春调任吉林省军区副政委。

六四屠城目击者:“大约在午夜,我们把车停在路边,走到距离路障约100米处,士兵正在胡乱开枪。死尸和伤员横在街上……”(资料图片)
六四屠城目击者:“大约在午夜,我们把车停在路边,走到距离路障约100米处,士兵正在胡乱开枪。死尸和伤员横在街上……”(资料图片)

前中纪委副书记透露六四军队围城背后隐情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老部下杜导正在其相关回忆录《杜导正日记:赵紫阳还说过什么》中披露,中共前中纪委副书记萧洪达曾透露,“六四”几十万军队围城背后的隐情:中共担心军队哗变。

萧洪达“六四”时任中纪委副书记,“六四”后,他愤然辞职,并常与前《光明日报》总编辑姚锡华,前国家新闻出版署长杜导正聊天,为赵紫阳鸣不平。

1990年1月28日晚,萧洪达在姚锡华处说,武警班子改组了,目的在加强控制,对原班子不大放心。萧说,1989年“六四”几十万军队围城,很显然,不只是对付学生、百姓,而且担心有的军队哗变。1989年5月19日夜,杨尚昆召集军队首长开会,就宣布只有邓(小平)和他可调动军队。

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 22年后露面称不后悔

最广为流传的是,时任38军军长的徐勤先在“六四”时消极抗命,拒绝带兵进北京镇压学生和市民。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周依冰亲自开车到保定,要徐勤先带部队进京。徐勤先得知没有中共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的命令后,拒绝带兵入京。

据报,邓小平下令带走徐勤先时,执行部队险些与徐的部下发生火拼。

事件过后,徐勤先被开除中共党籍,并被中共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六四”抗命后,徐勤先逐渐淡出舆论视野,被称为徐勤先的忘年好友、曾任毛泽东秘书的李锐,曾为他赋诗一首——怀仁博学真儒将,一代豪雄硬脊梁。甘赴刑廷违上命,但求民主大兴邦。

2011年2月,消失22年的徐勤先公开现身,接受港媒的采访。被问到对22年前拒率部队入京镇压学生有何想法?是否后悔?他口气淡定地说:“已经过去的事,就无所谓后悔了。已经做了嘛!要不然(当年)就不要做,做了就没什么后悔的。”

时任38军军长的徐勤先在“六四”时消极抗命,被中共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1年2月,消失22年的徐勤先公开现身,表示不后悔当年的决定。(网络图片)
时任38军军长的徐勤先在“六四”时消极抗命,被中共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1年2月,消失22年的徐勤先公开现身,表示不后悔当年的决定。(网络图片)

据吴仁华所著《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披露,在“六四”事件中,像徐勤先、何燕然、张明春这样消极抗命的将领其实不少,许多被认为是因为迷路而未能按时到达预定地点的部队,实际上是故意装做迷路,许多被列入失踪名单的军人,实际上是临阵弃械出走。

“清场内幕”记述,当时在北京各处的护城河里都可以找到被军人丢弃的枪支。

另外,2016年6月,网络披露反对“六四”戒严的七名中共建政时的上将,他们是叶飞、杨得志、张爱萍、陈再道、宋时轮、萧克、李聚奎。消息称,“六四事件”期间,时任中共总理李鹏宣布戒严令后,上述七名上将联名致信戒严指挥部及中央军委,反对动用军队镇压人民。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8-12 1: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