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小生吹牛: 我爸开宾士 家长会瓦斯工父来了 结果超惊喜

【大纪元2017年08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唐枫美国报导)一名国小一年级男生吹牛,说爸爸是大老板,开宾士汽车。没想到很快家长会的日子到了,送瓦斯的爸爸很乐意参加。当小男孩顶着被揭穿谎言的压力时,惊喜出现了!爸爸之后更用一种委婉的方式,让儿子知道虚荣心是要不得的。

小学一年级的儿子为了面子,告诉同学自己父亲是大老板,开宾士(也称作奔驰汽车、平治汽车)。其实,他的父亲整天汗流浃背地给客户扛瓦斯罐。

家长会要来了,谎言就要被揭穿,爸爸该怎么办?教育孩子不要说谎?给孩子讲大道理:用双手挣生活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不去家长会?这位既充满爱心又智慧的父亲是这样做的⋯⋯

 

在台湾PTT论坛上有位网友发表了一篇文章,回忆起小学时在同学面前撒了谎,结局却让大家都泛泪了⋯⋯下面是文章大意。

我国小时,台湾经济正在腾飞,各种新奇的电子玩意出现,那时候班上有一个同学,暂且称他为好命囝仔,家里是做生意的,什么新奇的玩意都是第一个有,让班上同学又羡慕又忌妒。

一次作业里有一题是要写家长职业,有人说自己的父母是老师,对自己多么多么严格;有的说自己父母在银行工作,如何如何忙;好命囝仔说他爸是老板,特别会赚钱,开宾士。最后他问我:你老爸是做什么的?

宾士汽车很久以来被认为是身份的象征。图为法国作家Paul-Loup Sulitzer坐在宾士汽车上留影。(MARCEL MOCHET/AFP/Getty Images)
宾士汽车很久以来被认为是身份的象征。图为法国作家Paul-Loup Sulitzer坐在宾士汽车上留影。(MARCEL MOCHET/AFP/Getty Images)

我心里尴尬不已,因为我爸是送瓦斯的,骑着机车(陆称“摩托车”、港称“电单车”)送瓦斯罐,还是用手换档的那种车,后座装上铁架,绑上破轮胎跟束带。

爸爸工作的时候,总是脏兮兮的,满身大汗,有点臭臭的,跟其他同学爸妈穿得整整齐齐坐在办公室赚钱很不一样。

送瓦斯的阿伯。(浩右 卓 /Flickr)
送瓦斯的阿伯。(浩右 卓 /Flickr)

一阵尴尬以后,我说了谎:“我爸也是老板啊,也很会赚钱,跟你爸爸一样都开宾士车。”

同学们也是一阵羡慕,多些心眼的却怀疑我说谎。过两天正好就是家长日,不管是羡慕的还是怀疑的,同学们都说家长日想看看我的“老板”爸爸。

我忐忑不安地回家和爸爸说过两天是家长会,爸爸开心地说会跟公司请假来参加。

劝阻不成,我一阵崩溃后就把白天的事情告诉了老爸。爸爸笑了,没有骂我,只是说:“我还是要去你们学校家长日, 因为我想请假偷懒不上班。”

家长日当天,我坐在位置上,脑袋一片空白,等著瓦斯工爸爸的出现,在全班面前拆穿我的谎言。

没有想到,爸爸走进来,穿着合身的短袖polo衫,露出充满肌肉线条粗壮的手臂,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也整理过,用发油梳到后方,还穿了皮鞋。

我可开心了,可是心里又在害怕,担心等到放学,没有宾士车,那谎言还是要被拆穿了。

放学了,爸爸牵着我的手准备回家,他身上散发淡淡古龙水的味道。到了校门口,爸爸拿出钥匙,插进违停在路旁的一辆又新又大的黑色宾士车!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车没有开回家,而是停在爸爸工作的地方,瓦斯行的老板满脸堆笑地在门口等:“你共死爱面子的小鬼,丢喜伊哦?”(翻译:你说死要面子的小鬼,就是他哦?)

“嘿呀,拍谢啦,勾尬哩借车。” (翻译:对呀,不好意思啦,还跟你借车。)

老板笑着指了旁边最小的瓦斯桶,让我拿拿看。我使劲提,好不容易移动了一点点。老板说:“太弱了吧,你爸一只手就能扛了耶。”

“说这冲啥,我小孩以后要好好读册,去大公司上班的,学这个某好啦!”(翻译:说这干嘛,我的小孩以后要好好读书,去大公司上班的,学这个不好啦!)

一直到走到社会以后,求职跌跌撞撞,我偶然看到瓦斯行外面贴了征人,才想到以前,下雨天我爸最开心了,因为下雨天没人要送瓦斯,送瓦斯的奖金加倍,所以下雨天老爸总是第一个到公司,40公斤的瓦斯桶,一层楼20块。

老爸当年扛的根本不是瓦斯,是我们一家的家计。我又何必在意同学的眼光呢?

故事到此结束,但这个小故事一贴出,引起网友纷纷泪崩,留言表示“眼眶泛泪”、“不要随便施放洋葱”、“感人,令尊很有智慧很疼孩子”、“好爸爸”、“好浓的洋葱”。

网友于是又写了一个后记:

没想到小时候的插曲,竟然反应那么热烈,其实就只是一个白贼囝仔(说谎的孩子),羡慕好命囝仔,然后老爸跟老板借车参加家长会。

我只是想说,有时候有些谎不是为了骗人,只是爱面子,在意别人的眼光,说完谎感觉有了面子,但是却让心里很不踏实。

或许谎言本身并没什么,可是自卑跟无法自我认同却是大事。

不知道当时的我爸,是不是也知道这点,所以没有责备我,也没有和我说什么大道理,可能才小一也听不懂,而是理直气壮地参加我们家长会,带我看了他工作的地方。

那个年代有瓦斯管线的住家不多,会在家开伙的家庭倒是很多,送瓦斯,其实是薪水很高也很累的工作,(可能比国小老师薪水还高)老爸年轻生了我以后,就选择了这份工作,风雨无阻,没有半句怨言。

在瓦斯行他是资深员工,跟老板还有客户关系都很好,有时候也是开老板的车去办事情。

小时候的我,只看得到老爸身上的汗水跟污渍,却没想过这些汗水跟污渍是为什么来,嫌弃老爸的kawasaki机车丢脸,却忘记最快乐的时光,其实就是坐在老爸的kawasaki油箱上面,(小时候抱不紧,都坐前面)享受风从脸颊滑过,滑行在乡间小路上面。

我爸是瓦斯工人,就是因为他是瓦斯工人,才能一手把我拦腰抱起,才能走到哪都有客户跟他打招呼。

后来的白贼囝仔跟好命囝仔成为好朋友,一直有保持联络,好命囝仔也知道,我爸其实只是个送瓦斯的,还很羡慕我爸高大幽默又帅气。

而我心目中最伟大的背影,也咬牙笑着和病魔奋斗到最后一刻。

现在的白贼囝仔,还是没有考第一名,可是很骄傲的是,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双手打拼来的,不用跟任何人低头,和当初的瓦斯工人一样,理直气壮的好好活着。

这篇文章和后记发表在台湾PTT论坛上,很多大学生都在上面发表言论,看来这个儿子,可能真的应了他父亲说的话:“我小孩以后要好好读册,去大公司上班的”

责任编辑:方紫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