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投书   费城英文报揭中共活摘罪行

本图为纽伦堡法庭一景。1945 年到1949 年间,在德国纽伦堡对纳粹的诸多战犯共进行了12 次公开的大型审判,首次出现了“危害人类罪”和“反人道罪”罪名。包括纳粹外交部长、元帅在内的19 名战犯被分别判处绞刑、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纳粹魁首集团、秘密警察、党卫队被宣判为犯罪组织。( 图片取自《对暴政的审判》一书)
本图为纽伦堡法庭一景。1945 年到1949 年间,在德国纽伦堡对纳粹的诸多战犯共进行了12 次公开的大型审判,首次出现了“危害人类罪”和“反人道罪”罪名。包括纳粹外交部长、元帅在内的19 名战犯被分别判处绞刑、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纳粹魁首集团、秘密警察、党卫队被宣判为犯罪组织。( 图片取自《对暴政的审判》一书)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8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玉费城报导)今年8月20日是纽伦堡“纳粹医生大审判”70周年。8月4日,费城地区的《德拉华郡每日时报》(The Delaware County Daily Times)刊登了多位医生致编者的信。他们是费城医生杰西卡﹒罗素、安﹒卡森,以及来自“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AFOH)的多位医生。他们在信中发人深省地质问:纽伦堡“医生审判”70年来。,从那时起我们走了有多远?,以下是该信译文。
致《德拉华郡每日时报》编者:

8 月20日是纽伦堡“纳粹医生大审判”70 周年。从那时起我们走了有多远?

“医生审判”,亦称“美利坚合众国诉卡尔•勃朗特等人案”(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v. Karl Brandt, et al.),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德国纽伦堡由美国主导的对二战期间德国犯罪医生的审批,也是12场战争罪行审判中的第1场。卡尔•勃朗特是希特勒的私人医生,也是最臭名昭著的罪犯之一。
“医生审判”于1946年12月9日开始,于次年8月20日作出判决。23名被告中的22名为医生,被指控参与了纳粹人体实验和大规模谋杀。这23 名被告中,7人被宣告无罪,7人被判处死刑。剩余者被判处10年至终身监禁不等的刑期。

首席检察官泰尔福德•泰勒(Telford Taylor)准将指出,医生审判 “不只是对谋杀者的审判”,作为被告的医生们曾承诺遵守希波克拉底誓言–“不伤害”(do no harm)。然而在纳粹专制下,这些医生不再是为人们提供医疗保健的治疗者,却成为纳粹国家政权的帮凶,去筛选那些被认为是“令人憎恶”、“不值得存在”的人们。

被证实的大屠杀中的医生犯罪是如此令人发指。许多人相信,遵循坚定的伦理原则和法律规定,特别是“纽伦堡法典”中那些详细的条款的生效,永远不会再有这样的、尤其是如此大规模事件的发生。

然而今天,尽管存在国际公认的标准,不幸的是,我们再次看到一个强权政府掌控的不透明的、毫无信誉的系统是如何制造出这恐怖的摧毁性的结果。
15年来,中共政府指使医生强行活体摘取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人的器官。这些平和的人们,像早年欧洲的犹太人一样,被认为是可有可无的,甚至是危险的。在中国有7千万遵循法轮功“真、 善、忍”原则的修炼人。一个本应顺应民众意志的政府,怎能犯下如此弯曲事实、狡诈和残忍的恶行?

外科医生们的这些可怕行径证实了中共政府推动的邪恶政策。由此这些杀手或许可被认为是另一种受害者。沉默不是因为死亡而是因为其接受了令大脑麻木的洗脑宣传,宣传告诉他们谁值得活着、谁不值得。Enver Tohti是几个曾参与活摘囚犯器官、但现在站出来揭露真相的外科医生之一。他说:“他们(中共政府官员)让你失去自己的思想。我的整个身体就像成为了机器人……,只是在执行编好的程序。所以任何人,如果表示自己不是共产主义、共产党或其成员,就会被视为国家的敌人,甚至被认为不够格成为人。因此,他应该承受任何惩罚。他们让你真相信你这么做是在做好事。”

“医生审判”中被起诉及判有罪的医生是基于其滥用医学知识。虽然纳粹医生没有打破现行法律,但判决却是基于违反希波克拉底誓词中概述的准则,尽管当时在集中营中没有能够阻止不道德人体实验的法规。

今天,建立在希波克拉底誓言下的病人的基本权利没有改变,但是对人类犯罪的认知须改变。了解这种罪行的潜在危险、避免医疗滥用、曝光真相成为唯一的最重要方式。在中国能够发生难以言喻的罪恶不只是因为其强烈的宣传攻势,更是因为这些罪恶是被掩盖的。纽伦堡审判过去了70年,今天,医生必须牢记让真相曝光是避免和停止医疗滥用的最有效方式。

在中国无法完成任何的独立的调查,中共不承认杀害政治犯摘取器官,我们不能坐等其改变。

如果我们想要继承“医生审判“的精神,我们不能等待中共给出真相,而是要坚持找下去。这是我们人类的责任,以及我们这些工作在医疗领域的人的道德责任。我们必须维护那些一直以来不知疲倦地工作,以确保医学伦理在全世界被遵循的各国政府和医疗机构的良好意愿。

此刻,我们对我们的民选官员和移植及医学界的领袖们疾呼:别让悲剧重演。别让悲剧重演,任何政府机构再也不应去见证这种野蛮行为。我们再也不应袖手旁观那些被培养出来治病救人的医生去犯灭绝种族罪。

DAFOH顾问,杰西卡﹒罗素医生;DAFOH执行主管,托斯特﹒泰瑞医生;DAFOH主编,安﹒卡森医生;

注:医生反对强迫器官移植组织,总部设在华盛顿特区,是由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专科医生建立和组织的。成员旨在停止非法器官摘取。非医疗专业人员可以加入作为支持者。

 

责任编辑:袁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