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由“不中断血流”肝移植想到的

人气: 61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8月12日讯】来自中山大学的最新消息称,“该校已成功实现两例‘不中断血流’肝移植,破解了器官移植领域的一项世界性难题”。据介绍,为了解决移植过程中“缺血损伤”的问题,该校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器官移植科学术带头人何晓顺团队,从数年前就开始自主研发一个“可在手术前模拟人体的机制,为器官提供血液”的“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

这个系统在手术中的具体操作过程是,摘取器官前,先将连接供肝的血管接入该系统,由该系统替代人体的供血机制。供肝植入移植受体时,将受体的血管也接入该系统,在由受体的血液循环系统与供肝“接管”的同时,将机器撤离。如此就能实现“不间断血流”,并保证肝脏里的血一直都是热的。听来听去,这个系统似乎并未让人觉得有多高的技术含量,顶多也就是个血液“转换器”和“保温器”而已。

更令人并不感到新奇的是,这项技术被研发出来之前,中国仍能以“每年约为6万到10万例,2000年至今可能高达150万例”的手术数量而一跃成为了“全球器官移植第二大国”,根本就没受什么“缺血损伤”的影响。从“中国大陆有146家器官移植中心(实际不止),每年将需要做8万到9万次器官移植手术”的这种轻易、高效的状态来看,这个姗姗来迟的“不中断血流”技术似乎显得有些多余。

而如今,竟有专家在利用此技术仅完成了两例移植手术之后,就大言不惭的预见,“该技术将使器官功能得到最大的保护,器官的损伤将降至最低,甚至有可能降低排斥反应的发生”。不知这位专家是真懂还是假懂,又或者是在故意欺骗不懂的外行人?因为他所提到的“排斥反应”与“缺血”的关系实则并不大。医学上认为,这种反应是由“器官供体与受体的HLA不完全配型”带来的。由于“一般陌生人之间的配型概率在20%到30%之间”,“排斥反应”不可能完全消除。因此,接受器官移植者在术后“仍必须终生大量服用皮质激素和免疫抑制剂”。这也正是在没有“不中断血流”技术的情况下,中国每年近10万的移植手术也照做不误的原因。

更重要的是,这种“排斥反应”以及他还提到的“器官损伤”,其实都只针对配型比例不高的脑死亡捐献者而言。捐献者在被确认脑死亡之时,“得及时将其器官保存在特制的低温灌洗溶液中,并必须在有效的缺血时间内完成移植手术”。因为担心器官会随着捐献者的死亡而无法用于移植。然而,值得指出的是,在中国的器官移植史中根本就无需担心这样的问题。

究其原因只在于,中国无数被摘取器官的人,一来不是自愿捐赠者,至少从未被问及是否愿意捐赠,其器官是被强行摘取的;二来更不是脑死亡者,因为这类患者往往都是患重大疾病或突然遭遇车祸等意外事故的人。这种突发的偶然性以及时间上的不确定性,都不可能满足中国在短短几年之内就迅速成为器官移植“世界第二”、每年奔十万例手术而去的需求。

这惟一的可能性就在于,中国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着一个庞大的活体器官库。里面这些鲜活的生命,他们的身体情况、血型、HLA等资料早已被详细的记录在档,只要有人需要器官,掌握资料的人就可不紧不慢的、将需求者的数据跟多人进行比对、匹配,直到选中了最佳的配型对像。相比什么“不中断血流”技术,这种近乎“一对一”的精准配型方式是否对缓解“排斥反应”更有效呢?

然而,极度残忍的是,那些被精准配型成功的“活体”在被绑架的情况下,直接送往手术台,既不打麻药,也不通知家属,活生生被手术刀刺进身体,割走器官。就这样,原本鲜活的生命因被强摘了器官而惨死在手术台上。根据多方取证,我们足以确信,这些“活体”大多来自法轮功修炼者。由于遭到前中共党魁江泽民集团的构陷与迫害,这一信仰“真、善、忍”的修炼团体的无数成员被非法抓捕、关押,并导致了此后长达十几年的“被活摘器官”的惨剧发生。

让人无限感慨的是,对于那些能将躺在身边的活人器官随摘随装的被移植者而言,无论怎样的不良反应或损伤,或许都能降至最低吧!而对于那些参与强摘的医生来说,只要能找到最匹配的鲜活供体,再高超的技术恐怕都不会放在眼里。

如今仍有专家吹嘘,“不中断血流”这项技术“是对现有器官移植技术的颠覆性创新”,然而当我们得知中国器官移植的黑幕与真相时,或许就会发现,比这项技术更能颠覆人们的道德底线以及价值观的,是遍观世界、惟有中共才能下得了手的“活摘器官”。难怪连国际人权律师都曾无限感慨的说道,“活摘,是这个星球上从未发生过的罪恶”。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8-12 5: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