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孙骁骥:富不过三代 是穷人的自我安慰

人气: 99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8月15日讯】近几年来,无论内地还是香港的高净值人群,选择移民的趋势越来越急迫。前几年大陆人民为李嘉诚将资产转移英国而喊出“不要让李嘉诚跑了”,现在的李超人已经彻底跑掉了,却反而没有人再跳出来声讨、喊出相同的话。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内地的一些富豪,以及他们近段时间遭受的风波起伏。其中,以王健林的财富帝国实力被大大削减的事情最为人们热议。

财力再雄厚的大家族,在财富积累经历两三代以后,想要财富不衰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从种种发生在富豪身上的事件中,老百姓(46.62 +0.58%,诊股)逐渐看出一个道理,那就是中国的历史不但遵循着某种“周期律”,而且财富的传承也有某种“周期律”。在这种周期律当中,“富不过三代”似乎是一个所有华人都逃不掉的魔咒。

为何现在有钱的家族无法长期把财富传承下去?中国的富起来的人为何对财富传承没有安全感,拚命想要移民?从这当中恐怕能看出我们社会的一些深层问题。

一,历史上的财富传承,基本都超过了三代

实际上,与穷人们所想像的“富不过三代”有所不同。从古至今,家族的财富传承往往超过了三代以上乃至N代。

先看看欧洲的例子。

意大利央行经济研究部门高级经济学家曾经对欧洲家族财富的历史继承做过研究。研究以意大利城市佛罗伦萨为样本,结果发现,弗洛伦萨现在的有钱人在将近600年前就很有钱,现在没钱的人600年前也没什么钱。财富的流动性似乎并不像人们估计的那么乐观。实际上,这就不仅是“富过三代”,而且是财富在有钱的家族延续了N代。

这份研究调查了在1427年佛罗伦萨的纳税人信息,包括姓氏、职业、收入和财富比例,并和同一城市2011年的纳税人信息作对比,发现2011年纳税最高的五个姓氏家族,早在15世纪,就处于财富和收入的领先地位。而2011年纳税最低的五个姓氏家族,在15世纪也表现平平。意大利的这种情况,在整个传统而保守的欧洲大陆其实是一种普遍现象。

与欧陆隔海相望的英国,情况也并不是“富不过三代”。由于历史上长期存在的贵族体制,社会财富的分配横跨较长的时间,在很多时候都是保持固定不变。掌握大量财富的家族通过长期积累成为了“贵族”,并且贵族阶层的财富在没有重大战争和革命的情况下,会保持不变。

在近几百年的英国历史中,从玫瑰战争、内战到光荣革命,以及一战二战这几次大的变革造成了一些贵族家族财富的变更。但是总体来说,财富的拥有者会在长达数百年的时间里掌握著财富。这明明就和“富不过三代”的说法完全相反。

如果你认为欧洲大陆、英国的例子太古老,那么我们可以来看一个年轻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

美国这个国家,立国不过两百多年,然而美国的大公司和大企业却有着长期的历史。这使得家族的财富也远远超过了三代的水平。美国的贸易开始于国家独立以前的殖民地公司,到了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则是出现大型的现代化公司。

例如在1903年公司化经营的福特汽车,到今天已经超过百年历史,其财力一如既往。19世纪的美国企业家卡耐基、洛克菲勒等等,其商业王朝也是延续多年。虽然和那些横跨几个世纪的大财阀家族相比,这点历史不算久。但显然,财富的继承也是超过了三代以上。

通过简略的梳理,可以知道,从欧洲大陆、英国到美国,在现代资本主义世界里,财富的传承恰恰是长期的、恒定的。

不过,当我们让视野回到中华地区的时候,会发现,财富似乎并不容易传承超过三代。

二,中国的财富为何没法传承超过三代?

我们先香港说起。香港是华人地区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最久的地方之一,但在这里,“富不过三代”的魔咒似乎依然隐约在发挥作用。

香港中文大学曾经有一份研究报告指出:香港每百个家族企业中,到孙儿这一代仍然十分成功的只有三家。香港到了第三代败家子出现率高于台湾及新加坡1倍。理由是香港富豪第一代太成功,到第二代接手时,不少企业已是市值过百亿元的公司,管理以千计甚至上万名员工,业务遍及全世界这样庞大的企业,一般CEO亦未必能管得好,何况出身豪门的世家子弟?他们不少留学海外回港接手后,同企业内的老臣子意见不合,数目不在少数。

根据汇丰私人银行与顾问公司合作研究的结果,华人家庭企业由第二代接手后,约70%家族企业未能超越创办人年代,成功的只占30%。能够顺利过渡到第三代仍然成功的家族企业更少。富不过三代另一理由是,过分富足的生活容易引发道德败坏,道德败坏的结果令人失去价值观,进一步失去分析能力,仅凭印象去决定一切。领导层受到贪婪及恐惧感支配而作出错误决定,并带来失败,此乃“富不过三代”咒语灵验的另一理由。

香港以外的华人聚居地,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根据另一份研究,在250个港、台、新加坡的华人家族企业中,在完成家族企业继承之后,企业资产在5年内的下滑程度达到60%。如此大的财富缩水幅度,再大的企业经过两三代人这么折腾,都会坐吃山空。

当然,对于这种状况,一个经常听到的解决方法就是,我们需要建立一种现代的企业经营制度,让企业摆脱家庭式的管理模式,从而使得基业长青。或者说,第一代领导人必须懂得放手,摆脱传统观念“父传子”的无形枷锁,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和现代公司制度,让企业的运转有商业制度上的保证。

不过,这个说法在中国可能只是一种一厢情愿。商业上的制度保证并不是朝夕可以建立,它需要大环境的稳定,以及社会规则的建立。很可惜,这两个因素在中国大陆地区近百年历史上始终难以实现。如果说香港家族企业的困境是“走不出家族治理”,那么内地的情况显然更糟。家族还好歹有个不成文的规则,如果整个社会连任何规则都没有,和尚打伞无法无天,那么财富的来去只能是带有更多的不确定性

我们回顾从晚清到今天的中国历史,基本上每隔几十年就会有一次席卷全社会的变故,战争、革命、政权更迭等等,这种变革往往都是翻天覆地的,以至于整个社会财富的继承会彻底被推翻、重新洗牌。这或许才是现在的中国人所说的“富不过三代”的真相。从一百多年前清末的武装革命,到民初的豪强混战,再到中日战争、国共内战,无一不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社会的基本稳定和财富的传承。

至于新中国建立后的公私合营政策、计划经济制度,则是在以往的基础上彻底破坏了社会的商业规则与个人产权之基础。在1978年后,无论整个社会如何进行市场化的改革,使得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但在根子上,这种财富的所有权和延续性已经被彻底破坏,所谓的商业制度也就无法得到保障。不要说富不过三代,有时候连一代都过不了。那些被抓的,被整的企业家,不少家破人亡,这难道不是“富不过三代”最好的真人注脚?

三,富不过三代,穷却能延续N代

实际上,无论是财富、阶层还是任何一种资源,要想能够长期传承,就必然需要一种制度保证。前文的意思是,这种制度保证在中国是极度稀缺的东西。

既然没有商业制度的保证,那么这些富裕人群,或者叫高净值人士就不得不寻求财富避险的个人路径。这也就是为什么每年都有天量的人民币资产被兑换为美元离开大陆。由此,整个世界的离岸经济当中,中国大陆成为了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瑞士和迪拜成为了中国富豪们存放财富的最佳地方。为何选择这些地方?就是因为这些地区有中国没有的商业制度和游戏规则,按中国老百姓的说法,就是有地方说理去。相反,在一个既没有商业制度保障也不讲道理的地方,一个具有正常理智的人不可能认为自己的财富会延续三代。

有读者可能会问,为何我们家的财富延续了N代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是:你们家的财富微不足道,剥夺你这点财富所花费的成本还远远比不上收益。于是,你就相安无事的让财富延续了不止是三代而是N代。你手中的一点点财富虽然是切实的,但也是稀少的,最终它还将成为你家族永远贫穷的原因。

那种相信“富不过三代”的人,他们的贫穷却绝对能延续N代。这种财富的差距最后会造成的差别就是阶层的差别,而长期的阶层差距最终形成的是人种的差距。也就是所谓的上等人和下等人。

平时人们总爱说两个词语“高富帅”、“白富美”。但你如果对生活稍加观察,就会发现一个事实,就是有钱的人真的比较高比较帅,并且就读更好的大学、有更高的学历,此外,其智商、礼仪、举止、谈吐的水准也比穷人要高得多。从某种角度来看,富裕阶层的人和穷人真实是具有不同优劣程度的人种。请不要列举中国改革开放后富起来的某些土豪,他们确实无文化、无学历、无修养、无礼貌,但这一类人的财富绝对不可持续,他们并不是真正长期的财富继承者。道理很简单,财富的长期延续,远远比财富的创造与获得更难。

富裕家族的应对办法通常是通过家族联姻以及培养商业接班人的办法来减少财富耗散的风险。因此,这就造成两个趋势:首先,有钱人趋向于和有钱人结婚,以保护财富不流失;第二,有钱人会花大量金钱和时间进行下一代的教育,使得后代具有更强的财富掌控能力。这个过程的本质,就是一个社会阶层逐渐形成,并且变的坚固的过程。

所以,中国老百姓所谓的“阶层固化”,其实是一种幻觉。和什么富不过三代一样,是一种可悲的意淫。因为中国的新社会阶层产生于1980年代以后,先富起来的人、接近权力核心的人用二十多年的时间积累了相当的财富,进而垄断著社会资源。这个过程,就像是一个并不公平的马拉松赛跑,一开始,似乎人人都有机会。但是当位居前列的人跑到终点,并且颁发了比赛奖项以后。落在后面的人却可能刚跑了一半甚至才刚刚开始跑。

然后,你认为得到前三名奖金的人会怎么做?站在终点等待落后者吗?当然不是,他们拿之前比赛的奖金,自己组建了另一个赛事并且自己也参加其中。等那些笨人和穷人好不容易跑到终点,却发现奖金早就没有了,并且,这项赛事其实已经取消了。换句话说,一生等于白跑一趟。社会阶层和财富积累的窗口期,已经过了。

那么对于家庭出身普通的人来说,现在还有机会吗?我想,复制前二十年的财富模式已经很不现实。在“知识经济”时代唯一的机会,就是依靠扎实的专业知识和持续深耕某个领域,靠着过硬的本领为财阀打工(也就是上一轮比赛拿到前三名的人),如此,便不愁能安身立命甚至小有富贵。依靠几代人的坚持奋斗,或许能跨越阶级鸿沟。但可悲的是,大部分懒惰的穷人连这个基本标准都做不到。

文章转自作者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7-08-15 11: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