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镜鉴(17)偏安江左

作者:杜若
  人气: 196
【字号】    
   标签: tags: , ,

有诗云:

“世事忌到头,到头光景恶。月落影渐昏,花飞红自薄。

国家残败时,气运自萧索。鸡鸣开鼎耳,龙凤流殿角。

莫言草木微,衰荣强弱。国事一差池,乾坤便无

任他铁石人,到此也错愕。寄语治世君,盛时当斟酌。”

炀帝在江都整日巡游取乐,可是兵报如雪花般纷纷传来,各地群雄割据称王,炀帝见天下搅乱,整日心绪不宁。

一日,东京的越王杨侗近侍赵信风尘仆仆地赶往江都,见到炀帝后他哭拜于地,他说:“东京亡在旦夕,越王殿下遣奴婢潜身逃遁,来奏知陛下。”

炀帝惊道:“东京兵马既多,钱量又广,即使李密想攻下东京谈何容易?为何事况突然这般狼狈紧急?”

赵信说:“陛下有所不知,如果单单抵抗李密也还容易。不幸的是,近日王世充执掌大权,此人为人奸险,外表虽然矫饰,内心却有阴谋篡逆之心。现在越王殿下被逼得拱手听从,丝毫不能自作主张,进退两难实在狼狈。所以派遣奴婢奏知陛下。伏望陛下早发良臣前去救援,或许还能保全。如果弃之不理,李密还没有攻下东京,就要被王世充夺下了。”

炀帝说:“朕在江都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何必定要去东京?既然东京如此危亡,大可置之度外,不用再问。”赵信苦苦哀求说:“先皇创业艰难,如何能舍得?陛下还是发兵去救援吧。”炀帝不悦道:“江山得失自有天数,岂是你等小人所能尽知!”赵信不敢再奏,只得叩谢退了下去。

不管东京是否残破,炀帝都无心再返回。当日王令言听琵琶音,得知宫声不返,就知道炀帝此番巡游,定无再回的道理。现在果真应验。

炀帝走出偏殿,召集群臣商议道:“眼下两京都被盗贼占据,朕不愿意再回去,想退保江东,以为子孙之计,不知众卿意下如何?”

虞世基奉承道:“陛下退保江东,不单是为子孙立万世之业,而且此举以逸待劳,又可静观中原动向,不失为救时救世的权宜妙计。”

炀帝心下大喜,随即传旨:“在丹阳重治宫阙,再挖新河以通永嘉、余杭,期限不日就要成功。”

炀帝传旨未毕,只见御阶下闪出一人,乃是门下录事李桐客,他说:“陛下,江东土地狭隘,气候卑湿,怎么能是天子建都的场所?前朝五代偏安江东,都已成为后世的笑柄,而陛下是大隋的巍巍天子,怎能效仿前朝故事?何况陛下的禁卫军士都是关中人,现在日夜思归心切,如果再过江,臣不敢保证这些关中的军士不引哗变!以臣愚见,圣驾最好速返长安,调动勤王之师,东诛李密,西扫李渊,收复两京,方是圣君贤主的作为。”

炀帝心中不悦:“朕岂不知要收复两京,但现在朕毫无北归之意,你怎么能忤逆朕的旨意。”

李桐客要再奏时,御史陈立出班弹劾他,说道:“现在圣论已定,在廷大臣都不敢复议,李桐客你位卑官小,怎能越职忤逆圣意!陛下,应当贬他官位,以示杀警儆。”炀帝准奏,当即就削了李桐客的官职。(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厢炀帝兴师动众畅游江都,这厢李渊挑选精兵良将,日以继夜带领兵马,奉命讨贼。先前炀帝派他去开河,他不忍心役虐百民,就托病推辞了。又因当时的民间歌谣传唱,图谶流行,都说李氏当王一统天下,炀帝疑忌,无故杀了大将李金才一族。
  • 炀帝也通晓音律,或一声,或两声,都巧妙地采取出来凑成一曲,按照宫商角征羽的五音,合著太簇、姑洗、蕤宾、林钟的十二律,细细缓慢地抑扬高下,摹写入谱。不消半日工夫,就已制成一曲翻调突公子曲。
  • 炀帝即将乘水路巡游江南,但因碍于天下汹汹,四海沸腾的局面,就采用宇文达的建议,借口征辽的名义,实为巡幸江都。
  • 麻叔谋惊醒后,发现只是一梦,梦中的场景虽历历在目,但是平日行为习惯了金银美色,横征暴敛,一时对这些示警有几分恐惧,但终是一场梦。念头一转,历历在目的场景逐渐变淡、飘渺,瞬间变得非常遥远,他又恢复往日常态。
  • 未几,平地上陡起一阵大风,霎时满目沙灰,连天尘土滚滚而来。这冷飕飕的风吹得麻叔谋魂不附体,卷做一团。 忽然一声响亮,两扇石门自己轻轻闪开了。麻叔谋见了更觉心惊肉跳,六神无主般的惊慌,方信鬼神不可不敬啊。
  • 炀帝看到广陵图,想念起在江南的境况,昔日如画仿佛历历在目。
  • 远道而来的外国人见到中土的繁盛,连卖菜的小贩都在地上铺上龙须席,无不惊讶得目瞪口呆:“中华如此富丽,果真是盛世天朝,名不虚传。”
  • 隋炀帝御驾返程,一路上要历览边疆胜景,不从先前的驰道而行。于是,逢山便要盘山,遇岭便要翻岭,众官苦苦劝谏,炀帝就是不从。
  • 于十里之外遥见中国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营盘中间又拥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车轮可以转动行走,城池四门大开,里面楼橹皆备,可汗一行尽是大惊失色,吐舌相视,彼此说道:“这不是普通的兵将,乃是天兵天将呀!竟会如此强盛!”启民可汗慌忙下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于阶下。
  • 他建议必须建造一座观风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锦绣珠玉装饰而成,下边用车轮为硖,想走的时候可走,想休息的时候就可以停住。这样才可以彰显大国的威仪,彰显天朝的尊贵。炀帝听到后惊讶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恺、封德彝连夜督造。后因途中风沙太大,炀帝命他们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