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镜鉴(18)吴公台上遇亡君

作者:杜若

隋炀帝杨广(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人气: 399
【字号】    
   标签: tags: , ,

炀帝退朝后,甚觉无聊,就带着宫人去游雷塘。这雷塘在江都西北,虽没有什么出众的奇山异水,但见平原旷野,树木交加,别有一番疏性赏心之处。炀帝游赏良久,颇觉畅快,遂与众美人尽兴痛饮。

饮到酒酣耳热之时,炀帝忽然说道:“朕见此处地脉丰隆,既然中原两京既失,那朕日后埋葬于此吧。”众夫人都大吃一惊:“陛下贵为天子,正值春秋鼎盛年华,何出此言!”炀帝笑着说:“偶然一句戏言,不足当真。”

众夫人游玩得累的累,醉的醉,不消一会儿的功夫都各自回宫了。炀帝领着内侍,骑上逍遥马,竟自驰骋飞奔。行到半路,忽然看见一座台榭,但见松柏阴森,十分茂盛;墙垣虽然半颓,然而规模还很阔大,不像是民间的园圃。因而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内侍说:“这里是吴公宅,也叫做鸡台,乃是春秋吴王夫差的行乐之处。”

炀帝喜好游胜,因而下马看看院内景致。也许,炀帝酒酣未醒,朦胧中看到陈后主与张丽华正在院中赋诗饮酒。

阎立本绘陈后主叔宝(公有领域)

炀帝不免惊讶:“你们为何在此呀?”陈后主说:“不久,我们就与陛下相见了,所以特在此等候。”炀帝醉酒,精神还在恍惚,记不得前尘之事,就和他们一起步入大厅。陈后主捧给炀帝一篇短章,说:“因陛下开河的功绩,成为后世万代之功,臣特述短章,宣扬隋皇的圣德。”

炀帝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

隋室开兹水,初心谋太。一千里力役,百万民咨嗟。

水殿不复返,龙舟成虾蟆。溢流随陡岸,独浪喷黄沙。

两人迎客至,三月柳飞花。日沉云外,梢噪瞑鸦。

如今游子俗,异日便天家。且乐人间景,休寻海上槎。

人喧舟舣岸,风细锦帆斜。莫言无后利,千古壮京华。

炀帝看了一遍,见诗中言语带讽,字字含讥,当下大怒:“死生,命也;兴亡,数也。你怎么知道我开河会成为后世之利?”

陈后主转口道:“殿下不必震怒,臣在江南,也只不过建造了临春、结绮、望仙这三阁,天下百姓就以为臣太过奢侈。殿下如能恤民节俭,致治也不亚于尧舜,为何大兴土木,荒淫不已,这还不奢侈吗?当然,人生在天地之间,有幸成为国君,自然会各图快乐,当时我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罪过。但最终我因奢靡成了你手下的亡国之君。殿下难道都忘了吗?”

炀帝大呼:“你是什么人?今日敢呼我为殿下!”陈后主冷笑着:“今日与昔日有什么区别吗?现在就是呼一声殿下也无妨。”炀帝忽然醒悟道:“陈叔宝已经死了很久了,你是他的阴鬼,还敢在此迷惑人!”

炀帝大喝一声,忽然间,就不见了陈后主与张丽华。炀帝吃惊不小,连醉酒都吓醒了,兀自站在原地痴呆了半晌。(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隋皇镜鉴】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炀帝在江都整日巡游取乐,可是兵报如雪花般纷纷传来,各地群雄割据称王,炀帝见天下搅乱,整日心绪不宁。
  • 那厢炀帝兴师动众畅游江都,这厢李渊挑选精兵良将,日以继夜带领兵马,奉命讨贼。先前炀帝派他去开河,他不忍心役虐百民,就托病推辞了。又因当时的民间歌谣传唱,图谶流行,都说李氏当王一统天下,炀帝疑忌,无故杀了大将李金才一族。
  • 炀帝也通晓音律,或一声,或两声,都巧妙地采取出来凑成一曲,按照宫商角征羽的五音,合著太簇、姑洗、蕤宾、林钟的十二律,细细缓慢地抑扬高下,摹写入谱。不消半日工夫,就已制成一曲翻调突公子曲。
  • 炀帝即将乘水路巡游江南,但因碍于天下汹汹,四海沸腾的局面,就采用宇文达的建议,借口征辽的名义,实为巡幸江都。
  • 麻叔谋惊醒后,发现只是一梦,梦中的场景虽历历在目,但是平日行为习惯了金银美色,横征暴敛,一时对这些示警有几分恐惧,但终是一场梦。念头一转,历历在目的场景逐渐变淡、飘渺,瞬间变得非常遥远,他又恢复往日常态。
  • 未几,平地上陡起一阵大风,霎时满目沙灰,连天尘土滚滚而来。这冷飕飕的风吹得麻叔谋魂不附体,卷做一团。 忽然一声响亮,两扇石门自己轻轻闪开了。麻叔谋见了更觉心惊肉跳,六神无主般的惊慌,方信鬼神不可不敬啊。
  • 炀帝看到广陵图,想念起在江南的境况,昔日如画仿佛历历在目。
  • 远道而来的外国人见到中土的繁盛,连卖菜的小贩都在地上铺上龙须席,无不惊讶得目瞪口呆:“中华如此富丽,果真是盛世天朝,名不虚传。”
  • 隋炀帝御驾返程,一路上要历览边疆胜景,不从先前的驰道而行。于是,逢山便要盘山,遇岭便要翻岭,众官苦苦劝谏,炀帝就是不从。
  • 于十里之外遥见中国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营盘中间又拥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车轮可以转动行走,城池四门大开,里面楼橹皆备,可汗一行尽是大惊失色,吐舌相视,彼此说道:“这不是普通的兵将,乃是天兵天将呀!竟会如此强盛!”启民可汗慌忙下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于阶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