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镜鉴(19)天心远矣

作者:杜若

隋炀帝杨广(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人气: 412
【字号】    
   标签: tags: , ,

炀帝回到宫中,心中始终不安。萧后见炀帝不悦,连忙又劝他喝酒。炀帝勉强喝了几杯,自觉神情萧索,就叫宫人拿来镜子。

炀帝对着镜子仔细看了良久,忽然摸着脖子叹息地说道:“朕这颗好头不知将来要被谁砍了!”萧后大惊,慌忙地说:“陛下,这是何出此言啊!快别再说。”

炀帝仰天大笑道:“御妻好不识时务,贫穷贵贱,人生的酸甜苦乐,人人都要轮回来过,轮回来尝,就是伤了这颗头,日后也无妨!运也,数也,何人能逃?”真是人之将死,话也真情。

炀帝不以为怪,只是索酒和萧后对饮。一直喝到酩酊大醉时,方才去睡。但是,怎奈心绪繁多,压得炀帝无法入眠,刚闭眼,一会儿就又醒来,辗转反复。

忽然听到宫门外有人在唱歌,声音隐隐约约,歌声很悲。炀帝心想:“三更半夜是谁在唱歌?歌声这等凄凉!”只听唱到:“河南杨柳谢,河北李花荣。杨花飞去落何处?李花结实自然成。

炀帝心下大惊:“杨花李花,分明就是指我和李渊。一成一败,已见辞中。奇怪,这宫闱之中怎么会有这么一首歌?”炀帝连忙走出来,叫那宫人过来问话。宫人说:“这歌是坊间的小童唱的,不是奴婢自己编的。”炀帝询知是实,忽然仰天大叫:“罢了,罢了,这是天启之声啊!”

国家将亡,这等惨败光景,纵使炀帝置之度外,视而不见,冷漠以待。但那心里的千沟万壑,万个钓钩,钩得人心六神无主,难以枕眠。惟有醉酒方可忘忧。宫人连忙再取出酒,炀帝也不逊让,拿起大杯,没好气地直灌满肠。

无奈举杯消愁愁更愁,炀帝一连喝了三四杯,越喝越怒,在大殿上徘徊踱步,或仰首向天啸吟,或是持杯喝酒,放声高歌。若在平日,放声高歌或许是欢乐至极。可在三更半夜,一个帝王放声高歌,甚是惨淡。

炀帝唱的是什么?毕竟他是饱读诗书的帝王,唱的歌也很有韵脚:

“宫木阴阴燕子飞,兴衰自古谩成悲。

他日迷楼更好景,宫中吐艳恋红辉。”

炀帝自个儿唱着,禁不住凄凄楚楚,两目中流下眼泪来。毕竟也曾君临天下,俯看过大隋的巍峨江山。那天下俱在心中的辉煌气度,曾经一统三军,挥师灭陈的威武气概,岂是今日的落魄所能相比,叫他怎能不伤不悲?

现在炀帝每天接到的奏报,不是盗贼夺了郡县,就是守将失了城池。这中原的土地四裂崩毁尽属他人,炀帝料到再也无力争回来,只是纵酒放歌。再美的歌,再好听的音乐,再美味的佳肴,都难填末世的悲凉惨淡。

炀帝歌罢,步入凌霄台。抬头仰望,只见星斗灿烂,银汉分明,夜气甚清。炀帝也粗晓得星辰方位,他先抬头往紫微垣中一看,只见帝星旁边出现一颗大星,色赤而芒,闪闪摇动,离帝星只有一尺的距离。天文景观中,迫近帝星的天象,喻为不日将有兵戈血光之灾,国主危亡之兆。

炀帝心下震惊不已:“天心离我已远矣!”

有道是:

“人意不为善,天心便作灾。

若要挽天意,须从人心来。  

人心不自转,天意何能挽?  

天意苟如此,江山已休哉!(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回首历史,这个国祚只有38年的短暂王朝,曾经如耀眼流星划过天际,也曾盛名四海,活跃在历史的舞台。它以挚情演绎王朝悲欢离合,又以灿烂演绎天朝文明,更以浑雄演绎天命的风云板荡,为后世留下不朽的明镜宝鉴,诫寓古今。
  • 自古以来,应承天命的帝王,不管后世如何评说,他们作为监护天下子民的天子,出生时是与寻常百姓有所不同。隋文帝杨坚出生时也有紫气充庭,偶有一个尼僧看见异象非常惊讶...
  • 晋王杨广统领50万大军伐陈一统天下,不收受南朝任何府库之物,悉数封存运送京城,又广求前朝典章,散佚经典古本字画艺术经典,全部保存在观文殿。此举为他赢得贤王的美誉,因此朝野上下对他寄予厚望。
  • 自从晋家势微,偏安江左,中原地方就被胡人割据了三百年,前后历经四五朝帝王,都是南北分治。谁也没有料到,杨坚次子杨广允文允武,平定陈国,一统天下。隋文帝想到这件大事,很为自己的皇儿高兴。今日天下太平了,君臣也都步入老迈,还能有机会趁着满园的奇花共享君臣之乐,文帝心里自然非常欣慰。
  • 杨广在父皇母后面前矫饰德行,以计夺嫡...
  • 炀帝收到镇守西域的边关大将的奏报,说西域诸国想要和中国互市交易,因炀帝不知互市是否有利,暂时没有允许。但他后来听说西域诸国多产奇珍异宝,就想派一名能臣将中国的丝绸绫锦去换西域的珠宝良马。
  • 他建议必须建造一座观风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锦绣珠玉装饰而成,下边用车轮为硖,想走的时候可走,想休息的时候就可以停住。这样才可以彰显大国的威仪,彰显天朝的尊贵。炀帝听到后惊讶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恺、封德彝连夜督造。后因途中风沙太大,炀帝命他们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
  • 于十里之外遥见中国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营盘中间又拥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车轮可以转动行走,城池四门大开,里面楼橹皆备,可汗一行尽是大惊失色,吐舌相视,彼此说道:“这不是普通的兵将,乃是天兵天将呀!竟会如此强盛!”启民可汗慌忙下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于阶下。
  • 隋炀帝御驾返程,一路上要历览边疆胜景,不从先前的驰道而行。于是,逢山便要盘山,遇岭便要翻岭,众官苦苦劝谏,炀帝就是不从。
  • 远道而来的外国人见到中土的繁盛,连卖菜的小贩都在地上铺上龙须席,无不惊讶得目瞪口呆:“中华如此富丽,果真是盛世天朝,名不虚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