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镜鉴(20)隋皇陨落

作者:杜若

隋炀帝杨广(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人气: 501
【字号】    
   标签: tags: , ,

 《风流子》词曰:

“天子至尊也,因何事,却被小人欺?

纵土木繁兴,荒淫过度,虐民祸国,天意为之。

故一旦宫庭兵变乱,寝殿血淋漓。

似锦江山,如花宫女,回头一想,都是伤悲。

何如仁义主,恭与俭、为民节省膏脂。

创立千秋事业、万世洪基,痛欲穷奢侈,为欢不足,亲躬道德,乐也无涯。

试看黄唐虞夏,熙熙。”

炀帝的禁卫军有很多是关中人,因近日诸将听说刘武周占据了汾阳宫,李渊打破了关中,见炀帝久居江都不思北归,心中都很着急,十分念及家中父母妻儿。于是诸将商议不辞而别,或投奔良主,或归家探望。一时间,炀帝的禁军溃散大半。

禁军中有一郎将赵行枢,他见关中将领各自离散,心中也十分不安,于是私下去拜访宇文智及。二人商议道,主上无道,一旦日后有变,自身性命都难保障。如果现在私自逃亡,也只是保得了一己之身,或许也会面临朝廷追捕。

宇文智及说:“眼下大隋朝纲不振,天下英雄并起,四海盗贼蜂生。我和你各自掌管的禁兵已都有数万。依我之见,我们不如趁这个机会,或挟天子以令诸侯,或诛杀无道奸佞而成就有道,或许也可成就万世之业。”赵行枢大喜,附议宇文。

于是,其兄宇文化及、裴虔通、司马德勘、元礼、令狐行达等人秘密商议,定约四月中,以举火为号,内外接应,共图大事。

且说炀帝在宫中,国事一概不理。每天只是打点着要尽快徙都到丹阳,他还在筹划着游兴永嘉,以图欢娱。

四月天长,炀帝无聊无事,终日醉酒也是厌倦。多喝一些就困倦起来,倒身便睡。

众人酣睡时,忽然一阵喊杀之声震动天地,犹如万马奔腾厮杀而来。不消多时,炀帝清楚地听到喊杀声已传到宫中。司马德勘与裴虔通乘势乱杀,闹得宫中就如鼎沸一般,惨乱一片!炀帝获悉消息,惊慌得目瞪口呆。

此时的宫人内侍逃的逃、躲的躲、散的散,都各自去寻找生路,全然不知去向。炀帝跟前唯有12岁的幼子赵王杨果,还不离不弃地跟定在身边。

他见炀帝蓬头跣足,仓惶无计,便扯住父君的衣服,号淘痛哭。炀帝也哭着说:“君父不德,今日不能保身,跟你这个小童无关。你赶紧逃命去吧。”赵王哪里肯去,硬是扯着炀帝,哀伤痛哭。

裴虔通说:“你们左右都是死,哭管什么用?”于是上前扯过赵王挥手一剑。可怜的小王子竟先于父君死在乱军之手。

令狐行达和军士推拥着狼狈的炀帝来到宇文化及面前。但见殿中,司马德勘、裴虔通、赵行枢等人都是戎装披挂、手执利刃,排列两旁。各营军士也都是刀斧森森,分作三四层围绕着阶下,百官俱被挟持其中,动弹不得。

炀帝见状,叹了口气说:“我犯了什么罪?被你们这群小人推搡到此!”马文举说:“陛下怎么没有罪?陛下废弃宗庙,巡游不息。对外穷兵黩武,对内纵欲逞淫。土木之工,四时不绝;车轮马迹,天下几遍。致使多少壮丁死于锋刃之下。现在四民丧业,盗贼蜂生。陛下丝毫不修明德以保社稷,专宠任奸佞之臣,一味的拒谏饰非。难道陛下还没有犯罪吗?”

炀帝说:“朕好游乐,确实有负百姓,但是你们呢?个个位高权重,富贵荣禄应有尽有,终年荣宠,朕从未有负你们,今日为何苦苦相逼!”马文举说:“现在众心已变,陛下有负天下万民,这不是君上一人就能论道的恩仇。”

裴虔通杀小赵王时,一腔热血溅了炀帝一身,吓得炀帝心胆俱裂。裴虔通乘势提着刀剑直奔炀帝。炀帝见他势头来得凶恶,慌忙大叫:“休得动手!天子自有死法,难道你没有听说过,诸侯之血入地,天下会大旱吗?诸侯尚且大旱,何况朕是巍巍天子?看朕是天子一场,还是保得全尸而死吧。”

令狐行达就取了一匹白绢,将炀帝缢死,时年39岁。

在这场宫廷政变中,宇文化及因所杀众多,气焰横暴嚣张。一天,他行到魏县时,忽然想道:“千日为臣,不如一日为君。”于是就以毒酒鸠杀了少帝,自称为王,国号许,改元至道元年,颁诏四方。

消息传到天下,早有夏王窦建德、郑主王世充、魏公李密与炀帝的旧臣杨义臣都领兵杀进魏县,要拿宇文化及为隋皇报仇。

宇文化及连战不胜,退入聊城困守,被杨义臣联合窦建德的兵马日夜攻打,最终生擒宇文化及。隋室旧臣当着隋皇的灵位,将宇文化及斩杀祭典隋皇。

大唐太宗明鉴炀帝,知道他文辞飞扬,学识渊博,颇晓得尧舜之道。如果炀帝能闻过修德,进业蓄德,也不枉他天资异禀,也不至于落得身亡国破。一朝帝王早已魂飞霄野,千秋风雨也冲洗着隋皇的千秋镜鉴,谁来弥合他满心的遗憾,评述他未尽的功过?

这场风云的大戏到此就结束了,一代国君伴随着荣辱是非,陨落在王朝崩毁的前夕,留下不尽的是非功过,由后世评说。那些叱咤风云的英雄,不管如何动情逼真,引人泪下,似乎也终像是舞台上一个个脸谱,唱完一场,大幕一拉,他们还会再换一个脸谱重新登场。

所以,天命淡定,国人淡定,写史的人也更淡定,我们的民族也更淡定,所以历经五千年的风霜雪雨,遭遇多少的挫折磨难,天灾人祸都是淡定的从痛苦中,从风云纷扰中,从千恩万怨中平静地走了过来。

历史淡定,民族淡定,或许是因为我们的生命基因中都在等待着共同的主宰,所以我们甘愿放下心中的执、心中的愁与怨,淡定地等待演绎这些历史风云的意义所在。(全文完)@*#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炀帝也通晓音律,或一声,或两声,都巧妙地采取出来凑成一曲,按照宫商角征羽的五音,合著太簇、姑洗、蕤宾、林钟的十二律,细细缓慢地抑扬高下,摹写入谱。不消半日工夫,就已制成一曲翻调突公子曲。
  • 炀帝即将乘水路巡游江南,但因碍于天下汹汹,四海沸腾的局面,就采用宇文达的建议,借口征辽的名义,实为巡幸江都。
  • 麻叔谋惊醒后,发现只是一梦,梦中的场景虽历历在目,但是平日行为习惯了金银美色,横征暴敛,一时对这些示警有几分恐惧,但终是一场梦。念头一转,历历在目的场景逐渐变淡、飘渺,瞬间变得非常遥远,他又恢复往日常态。
  • 未几,平地上陡起一阵大风,霎时满目沙灰,连天尘土滚滚而来。这冷飕飕的风吹得麻叔谋魂不附体,卷做一团。 忽然一声响亮,两扇石门自己轻轻闪开了。麻叔谋见了更觉心惊肉跳,六神无主般的惊慌,方信鬼神不可不敬啊。
  • 炀帝看到广陵图,想念起在江南的境况,昔日如画仿佛历历在目。
  • 远道而来的外国人见到中土的繁盛,连卖菜的小贩都在地上铺上龙须席,无不惊讶得目瞪口呆:“中华如此富丽,果真是盛世天朝,名不虚传。”
  • 隋炀帝御驾返程,一路上要历览边疆胜景,不从先前的驰道而行。于是,逢山便要盘山,遇岭便要翻岭,众官苦苦劝谏,炀帝就是不从。
  • 于十里之外遥见中国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营盘中间又拥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车轮可以转动行走,城池四门大开,里面楼橹皆备,可汗一行尽是大惊失色,吐舌相视,彼此说道:“这不是普通的兵将,乃是天兵天将呀!竟会如此强盛!”启民可汗慌忙下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于阶下。
  • 他建议必须建造一座观风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锦绣珠玉装饰而成,下边用车轮为硖,想走的时候可走,想休息的时候就可以停住。这样才可以彰显大国的威仪,彰显天朝的尊贵。炀帝听到后惊讶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恺、封德彝连夜督造。后因途中风沙太大,炀帝命他们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
  • 炀帝收到镇守西域的边关大将的奏报,说西域诸国想要和中国互市交易,因炀帝不知互市是否有利,暂时没有允许。但他后来听说西域诸国多产奇珍异宝,就想派一名能臣将中国的丝绸绫锦去换西域的珠宝良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