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引发弗州集会冲突的 不是雕塑而是人(下)

弗州暴力冲突事件留给民众更多的思考,反歧视的暴力行为是否在加深更深的歧视,还记得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演说吗?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弗州暴力冲突事件留给民众更多的思考,反歧视的暴力行为是否在加深更深的歧视,还记得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演说吗?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气: 9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8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弗州集会爆发的暴力冲突,表面上是围绕移除与保留李将军雕塑起争执,实质反映了美国社会在种族问题上的长期裂痕。在媒体集体聚焦“白右”的时候,很少人提及此事的前因后果——肇事的不是雕塑,而是人。

上周六(8月12日),在弗州夏洛特镇,“团结右翼”(Unite the Right)组织集会,抗议该市的决定——移除市中心公园的李将军(Confederate General Robert E. Lee)雕像。支持者与反对者之间大声叫嚣与互呛,并伴随扔水瓶、喷化学剂等攻击行为,随后一名极右派分子驾驶汽车撞进抗议人群里,造成一人死亡,数十人受伤;还有两名警察在执行任务时,因直升机坠毁而丧生,此暴力冲突震惊全美。

本文继续聚焦弗州集会暴力冲突的幕后原因。前文交代了夏洛特镇市议员贝拉米(Wes Bellamy)是核心人物之一,接下来介绍市议会是如何通过移除李将军雕塑提案的。

四、市议会首轮投票平局 雕塑可保留

放长假的男一号开始用心推动移除李将军雕塑。2017年1月,在经过多次讨论后,夏镇市议会投票决定李将军雕塑的去留。

在听取当地居民以及市议会各成员的意见后,市议会成员开始投票,结果是1票弃权、2—2平局,意味着李将军雕塑继续维持现状,可继续站立在市中心的李将军公园里。

赞成的两位是2012年提出移除雕塑的萨柯斯以及男一号贝拉米。他们提议移除雕塑或将其搬到另一座公园,然后再把那个公园改名为李将军公园。反对移除的两位议员则提议变通方案,在现有雕塑的基础上增加备注,提醒观赏者背后的历史。投弃权票的议员表示担忧移除成本(最初预算是35万美元)会给居民增加税赋,但他直言问题的核心还是种族。

根据2016年4月南方贫困法律中心的统计,在南方有超过1,500座李将军纪念碑和雕塑,而弗吉尼亚是李将军的出生地,其中有四分之一的雕塑都分布在弗吉尼亚和乔治亚(Georgia)两个州,绝大多数(77%)的雕塑都在1950年之前修建和接收捐献。

另一方面,南方有109个公立学校以邦联政府的标帜命名,就读的非洲裔学生的比例是四分之一。有些学校的非洲裔学生比例非常高(90%),这类学校约占总数的一成。

不妨再仔细听听平局双方的意见。赞成移除的贝拉米说自己是非裔美国人,因为公开支持移除雕塑和改善夏镇种族关系,收到死亡威胁和谩骂。他认为那座李将军雕塑是文化的耻辱。

另一位支持者萨柯斯补充说,移除雕塑和重新命名公园,“将改变夏镇的历史以及修复过去不公正造成的伤害”。

而反对移除的议员则表示,如何处理纪念碑是个非常困难和难受的议题,“在废除奴隶制度、庆祝联邦政府后,它已经在那里站立了几十年”。他们建议采取变通的方式,比如增加备注,来提醒人们过去的历史。

对投关键弃权票的议员芬威克(Bob Fenwick),贝拉米说他是在玩平衡,想要其它提案的筹码。贝拉米追问:“你确定再来一次、你就会投票,对吗?”芬威克回答说:“如果这样的事真的发生,我会。”

五、关键一票转向赞成 3比2要卖李将军雕塑

时隔一个月,贝拉米提出修改提案,改成出售雕塑以解决成本问题,扫除投弃权票的议员芬威克关心的问题。到2月6日,市议会再次对是否移除雕塑投票,结果变成3比2。弃权票转向赞成,夏镇通过移除李将军雕塑的提案。

消息一出,当地组织和部分社区成员在3月对市议会的上述决定提起诉讼。在诉讼进行中,4月18日夏镇市议会对外宣布通过决议,允许出售李将军雕塑并进入公示期。决议包括两项:第一,通过拍卖出售李将军雕塑,买者负责移除以及运输;第二,移除李将军雕塑、变更公园名。

但是决议并未在5个市议员之间取得一致意见。投反对票的市议员提醒同僚,移除雕塑绝不会是此次决议的直接结果。“市议会不要误导公众移除雕塑是件小事情,这非常重要。”并警告说在禁令和诉讼结果下来前,“市议会不可以移除雕塑”。

但投赞成票的市议员则表示:“移除雕塑不会损害历史。只要法庭判定移除合法,就会简单移除,纳税人也不用担心负担。”

更有市议员自诩夏镇是反川普政府的“抵抗之都”。夏镇可以说是弗州的一个特例,基本是围绕着弗吉尼亚大学运作的大学城,曾被评为十大“美国最聪明的城市”之一。虽然地处深南区(Deep South),但夏镇的政治民调和投票常常是万红丛中一点蓝,民主党在这里占优势。

再回到移除李将军雕塑的话题。经过上述几次反复以及丑闻爆料后,此事已经吸引大量公众的眼球,等到了提案公示期,公众更是积极表达意见。有人说李将军雕塑是白人霸权的象征,放错了地点;但也有人表示夏镇社区在移除李将军雕塑上缺乏合作与沟通,且无公共支持基础。“我们需要有社区对话,让我们听到彼此的声音……市议会该是调查和营造公民沟通的场所。”

对此,当地媒体评论家东纳(Meghan Tonner)在文章中表示,移除雕塑对夏镇取得种族平等的效应有限;相反,社区资源更应被用来解决少数族裔在社区面对的严重问题,比如教育。

他指责说:“如果夏镇官员能够在非裔面临的城市问题上,像对李将军雕塑那样集中精力,一定会取得更大的进步。”

在8月12日,弗州集会暴力冲突的现场,一位青年女士正在悼念遇难者。(Win McNamee/Getty Images)
8月12日,一位年轻女士回到弗州集会暴力冲突的现场,悼念遇难者,她双目微闭,似乎在思考。(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六、公园集会暴力冲突 酿悲剧引人反思

事情越演越烈,没人预料到最后会以悲剧收场。男二号“团结右翼”组织人凯斯勒也不是省油的灯,从5月开始,在他的召集下,陆续有外地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在李公园集会,抗议市议会移除邦联标帜,期间他本人也被警方逮捕过。从5月至8月这段时间,保留与移除雕塑的双方在抗议活动中对峙,并且抗议不断升级;直至上周六,据当地警方估计,至少有6,000人出席抗议活动,多数是支持白人民族主义(White Nationalism)的人士。

最后,一名极右分子驾驶车辆冲入人群,酿成1人死亡、19人受伤的惨剧。在警方出动直升机追赶逃逸的外来抗议者时,不幸坠机,造成两名警察遇难。但可怕的是,事后有人放言说:“我希望那上面坐满了警察。”

随后类似的抗议活动蔓延到其它城市,接连出现推倒南北战争纪念碑或雕塑的行为。当回头看看,为何走到这一步?简单地说,两个号称反歧视的种族歧视者导致了更加严重的歧视。

非洲裔市议员贝拉米以及极右派的博主凯斯勒都是推手,但他们也是本次冲突中造成社会极端分裂、互相仇视的当事人之一。翻出贝拉米2015年参选议员时的言论──要“在社区中建立桥梁”,“打破社区间的屏障,一起携手前行”,再看看现在他在媒体上继续指责他人的言论,似乎两者差距太大。而男二号凯斯勒作为这次弗州引发暴力冲突的活动组织人,当他再次出现在集会现场时,他的声音被满场的嘘声以及“为你感到羞耻”的指责声淹没。

有网民表示:“当被利益和仇恨驱动时,可能像海啸一样让普通人避无可避。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弗州暴力冲突给我们所有人都上了深刻的一课。”

这几年,美国的各类权利争取运动越多采用“咄咄逼人”的方式,不满意就烧车的暴力冲突,跟坚定又勇敢地表达自己理念的做法背道而驰。同为非洲裔,著名神经外科医生、现任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部长卡森(Ben Carson)曾公开谴责种族问题上的暴力行为。“不管你讲谁的命也是命,那不意味着你要发火。”他表示,“你说有权生气,但我们更需要保持理智,因为愤怒在分散注意力,让你的视线从最重要的事情上移开,而暴力只会尾随丧失希望的人。”

另一方面,抹杀历史是对现实的背叛,正确不是政治正确。从2016年前后,南方部分州开始大批次废除以南方代表人物命名的楼和移除雕像,换上以非洲裔历史人物命名,但这解决不了真正的分歧,正视过去的血泪历史,才能汲取教训;而放任这种撕裂,最终必然受损的是中间的老百姓。

换个角度看,南北战争中的南方总司令李将军同样承载了美国的重要历史。他带领南军最终投降,象征对国家、对美利坚的认同,而北方也给予李最大的尊重,希望抚平伤口消弭分歧,最终使南北方真正融合成为一个美国。

1963年,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发表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里面讲述的“梦想有一天,生活在一个不以皮肤的颜色,而是以品格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的国家;梦想有一天,黑人儿童能够和白人儿童兄弟姐妹般地携手并行”,或许更能代表非洲裔和美国民众此刻的心声。(全文完)#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08-19 12: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