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17新西兰大选专栏

工党发表水政策 农场主脸吓白了

恒天然在北岛西海岸的牧场。(Minehan/ullstein bild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4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工党上周宣布,如果9月份大选后执政,将会对商业用水收取费用。新党魁嘉欣达•阿丹(Jacinda Ardern)证实,工党将通过对农民和瓶装水公司等收取水税的收入,在几十年内帮助清理新西兰的河流。

不过,工党并没有给出具体数字目,只是说,水税的收取,会因水资源短缺程度和水的质量不同而有所不同。阿丹说,她将在执政后的100天内举行圆桌会议,讨论水政策,再决定具体收取多少使用费用。

而在本周,媒体爆出又一家中国公司在丰盛湾申请许可,要把新西兰著名的Otakiri泉水装瓶,运到中国贩售。据信目前的法规无法让这家公司缴纳费用。

到底要交多少水费?

初级产业部部长内森•盖(Nathan Guy)说,工党的水税超乎想像。他根据自己做农民的经验推测,每生产1升牛奶,需要400升水,如果每升水收10分钱的话,那400升水就要交40元钱,也就是说使用40元钱的水才能产出1升牛奶,他认为这是工党没有常识的不正常表现。

工党自然资源及环境发言人戴维•帕克(David Parker)解释说,对于瓶装水公司用水,可能会根据水的质量,每升收取1-2分钱;但对于农牧业灌溉用水,水税不会以每升来计算,很有可能是每立方米收取1分钱。而每个立方米里有1000升,这样每产出1升牛奶只需要0.4分水费,所以正常的农业用水的费用,应该不是大问题。

但新西兰灌溉协会总裁安德鲁•柯蒂斯( Andrew Curtis)说,其实,农民早已经支付了灌溉水的费用。 新西兰灌溉协会每两年都会计算灌溉计划供水的平均成本,2016年,平均每公顷农用地的灌溉花费为780元,相当于每立方米的灌溉水要花费14分钱,农民的负担已经很重。

这个数字包括用水许可证和资源许可证的成本、增加的地税(这是因为灌溉农田的价格更高),再加上使用水所需要的基础设施的花费等等。柯蒂斯说,,一个100公顷生产牛羊肉的灌溉牧场的地税,要比相应的干旱牧场的地税,高出5到10倍。

农民联合会的水务发言人克里斯•艾伦(Chris Allen)也说,这项政策将阻碍农民对基础设施的投资,这将对农牧社区产生不良影响。为了建设农场里6公里的灌溉管道,他花了大约200万元,这对于一般的农场主来说,是个不小的数目。

新西兰的灌溉农田主要集中在东海岸,南岛东海岸的坎特伯雷地区,占了全国总灌溉农田的65%。灌溉农田需要投资用于灌溉的基础设施,还要购买可以使用水的份额。

农民:收水税会使什么都贵

艾伦表示,工党的水政策“吓倒了”农民。艾伦说,如果每升水收10分钱的税,就会导致农民破产、削弱区域经济和出口竞争力。考虑到农场水的大使用量,就算是这个数字的千分之一,最终的费用也将是“高得吓人”。

他说,工党的水税会让消费者花更多的钱购买食品,也会让当地的农产品与进口产品相比,处于不利地位。

柯蒂斯则预计,水税会增加食品、饮料、住房和许多其它物品的价格,这无疑将会影响到每个新西兰人。

新西兰园艺协会总裁迈克•查普曼(Mike Chapman),则希望工党“不要这样做”,他把工党的选举口号“让我们这样做”的中间,加了一个不字(not)来开玩笑,其实也真的表达了果园场主们的担心。

查普曼说:“新鲜水果和蔬菜种植者的额外成本,将会使新西兰的健康食品更加昂贵。

“我们不想看到在新西兰种植水果和蔬菜的成本增加,这样就会使当地产的水果和蔬菜的价格,比进口的水果和蔬菜或加工食品的成本都高。是我们在支持当地经济发展并提供了就业机会。

阿丹:我来自农民家庭

对于农民们的担心,阿丹表示理解,因为她自己就来自于一个农民家庭,所以她一直把水的问题放在首要地位。她承诺,工党的水政策,主要是让那些把新西兰的纯净水装瓶、出口赚钱的外国公司。

前两年,媒体不断爆出外国公司在新西兰设厂,分装当地的纯净水,出口到中国等国家赚钱。而这些水几乎就等于“白拿”,有的只需一张居民用水许可,最低的一年只需交100多块钱,这引发了当地居民的反感和抗议。

专家和环境保护团体纷纷呼吁政府,新西兰也要像斐济那样,对外国瓶装水公司征收适当水费。但环保部部长的尼克•史密斯(Nick Smith)说,这些瓶装水公司使用的水量,只占新西兰水资源的很小一部分,意思是对新西兰人用水不会造成影响。

按照新西兰饮料公会的说法,去年27家瓶装水公司只出口了2600万升纯净水。但去年豪克斯湾当地媒体披露,当地的10个外国瓶装水公司,每年会把50亿升霍克湾纯净水装瓶运走,高价卖给中国等国家的消费者。

不过环保团体反驳说,新西兰的水本来就不应该是免费的,因为要保持水纯净和空气纯净,本身就需要政府大量的投入。别的不说,只看看京都协定中全球应对气候变暖、新西兰所需要付出的份额,就知道保护环境到底有多昂贵。

中国公司眼尖手快

最近一些年,一些中国公司尝到了免费把新西兰纯净水运回中国的甜头,更多的中资公司纷纷以不同的方式冲进新西兰。

这次媒体聚焦的中资公司,是中国的“农夫”,它通过收购新西兰公司,以它的子公司Creswell 公司的名义,向丰盛湾地区政府递交申请,并且还是那种“不需通知”的快速申请,只需地区政府总裁的批准就行。

丰盛湾地区政府说,根据目前的《资源管理法案》,无法驳回其申请或收取水费。但他们会考虑民众对此的负面反应。工党环境发言人帕克则敦促地区政府,要尊重民意,驳回外国瓶装水公司的申请。

农夫公司说,每年将抽取5.8亿升Otakiri泉水,并将以新西兰高级Otakiri矿泉水的品牌,卖给中国民众。这个抽水量,足够供给新西兰每个人每天一瓶330毫升的瓶装水长达一年的量。

去年10月,豪克斯湾因为爆发饮用水污染问题,在调查中又发现当地的地下水储量不断下降,原因据信是越来越多的外国瓶装水公司,每年把高达几十亿升的水抽走。其中有一家中资公司,就是把新西兰的自来水装瓶运回中国。

这个消息让当地居民愤怒,数名市议员也加入社区呼声,要求当地政府停止发给外国瓶装水公司执照,暂停这些公司的运作。

让河流可以“安全游泳”

另外,为了达到工党设定的淡水质量标准,农民必须放弃高密度放牧,转而专注于增加放牧价值。河流沿岸的牧场必须建造围栏,并且在河岸种植草木,来保护河流少受污染,提高水的质量。而这些工作,工党将让那些领取福利金的年轻人做,同时也是在鼓励他们找工作。

工党还承诺,要为新西兰的河流和湖泊提供“真正安全游泳的标准”。

今年二月份,国家党政府制定了在2040年前,使所有河流能够安全游泳的目标。

这个“安全游泳”的标准是指,所有深度超过40厘米的水道必须达到80%时间的大肠杆菌污染的安全标准。

但工党等反对党说,政府在新政策中削弱了可以“安全游泳”河流的定义,最近,Niwa研究所的独立评估也证实,政府目前的标准比之前的标准“更不严格”。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