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正述】商之廿四:天赐傅说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人气: 4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祖己谏王

“敬天法祖”是商王最为重视的。武丁像他的先祖一样祭祀天地日月和祖先,并率领民众“事神”,虔诚恭敬地举行各种祭祀活动。

有一次,武丁就带领一干人马举行起祭祀成汤的仪式。仪式进行到第二天,“有飞雉登鼎耳而呴。”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了一只野鸡,落在祭祀用的鼎的鼎耳上鸣叫。

Liu_Ding
商朝刘鼎(Mountain/维基百科)

祭祀祖先是很严肃的大事。应该在野外的野鸡,不仅跑进祭祀厅堂里鸣叫,还落在祭鼎的耳朵上。王家的祭鼎是青铜制的,烧着火的鼎耳很热,野鸡竟然能停留上去,这不是个好的征兆。

这个异象应该是不祥的征兆,武丁直觉上知道自己或王室可能做了违反天意的事,上天借这只野鸡来传达警训,一时间心生恐惧。

有个叫祖己的人做了一件事,叫作“祖己训诸王”。

祖己看到这番景象,决定要先宽解君王的心,然后纠正他祭祀的事。他说:“君王不要担忧,不如先来修正我们的政事。”──“王勿忧,先修政事。”

祖己于是从天道的角度跟武丁说:“上天观察下界,主要是看他们的行为是不是合乎天道。上天赐给人的寿命有长有短,其实不是因为天要难为他,使人的生命中断。下民中有不顺从天道、不听从批评的,上天会根据他的表现调整他的命运,以纠正他的德行,而且说:‘看看他将如何应对?’”──“惟天监下民,典厥义,降年有永有不永,非天夭民,民中绝命。民有不若德,不听罪,天既孚命正厥德。乃曰∶‘其如台?’”

然后祖己把武丁的不妥之处指出来:“呜呼!大王主持着管理、训诫人民的大事,天下人都是上天的子民。祭祀先祖的礼物不能过于丰盛呀!”──“ 呜呼!王司敬民,罔非天胤,典祀无丰于昵!”

皇天上帝才是创造宇宙万物的始祖,献给上帝的牺牲才应该在一切之上。祭祀先祖是常祭,供奉的牺牲过分丰盛了,祖己如此进谏。

这个祖己是何许人也?也是武丁的大臣。明君良臣,相得益彰。

天赐傅说

傅说是天帝送给武丁的,武丁最初是在梦里见到他的。《史记‧殷本纪》说:“武丁梦得圣人,名曰说。以梦所见视群臣百吏,皆非也。”武丁得了托梦,在梦中看到了将要成为他良辅的那个人,还得知了这个人的名字叫做“说”(音“悦”) 。他醒来后,仔仔细细地将朝中大臣检视了一遍,都不是他的“梦中人”。

“说”长相异于常人,“鹃肩如锥”、“形若植鳍”,双肩高耸像收敛了翅膀的鸟一样,是与众不同的异相。武丁将梦中人的相貌画了出来,派人去寻找。

有人在名为傅险的地方找到了“说”,将他带来见武丁。“说”是个奴隶,长得人高马大,很是强壮,当时正在筑城,穿着绳子当腰带的粗布衣服,看上去腕臂和肩膀像槌子一样结实。

两人虽没谋过面,相见都不陌生,因为早在梦中见过。

武丁问傅说:“我梦到天帝把你赐给我,真的是你吗?”

傅说回答:“天帝是把我赐给了你,你左手拉着我的衣袖,右手拱地向天帝叩头。”武丁很高兴,说:“确实是这样。天帝是命你替我讨伐失仲的。”

失仲是一个小国的首领,他的妻子生了一对双胞胎,这两个孩子长得颇有猪像,称为“二豕”。失仲觉得不祥,就占了一正一反两个卜求问上帝:“杀了他们?”、“算了,不杀他们?”占得的是“勿杀是吉”。但是失仲违背了上帝的意思,杀了其中的一个“豕”。上帝震怒,就命令武丁去征伐失仲,还将说赐给了他。

武丁按照上帝的意思,命说带领商师“围伐”失国,失仲的儿子不战而退,对方的军队被伐灭,子民都臣服于商,失仲和他的儿子逃走了。说领兵占领了失仲的城邑,安抚了老百姓,从此以后失国也就成了殷商的属国。

武丁立说为辅相,令他早晚待在身边进纳善言。因是在傅险这个地方找到的说,后来就用傅作为说的姓,叫傅说。

武丁在傅说的辅佐之下,商朝果然大治,“嘉靖殷邦”。

26916
傅说画像(公有领域)

和伊尹一样,傅说的身世也不可考查,家族来历全无踪影。

生有异相却混迹于奴隶之中,又睿智博学又不知师出何门,这样的人来在世上必然有他的使命。在成为武丁的大臣之前,他已经完成了另一件大事。

孟子说:“傅说起于版筑之间。”什么是版筑?它是一种砌墙的方法。“以两版相夹,两边置木椽,麦草缠捆,中填土以石杵夯实,筑成土墙,以遏洪水。”

武丁尚未找到傅说的时候,傅说已经将版筑术传了出来,教给了他的奴隶工友们,使中国人从三千多年前就懂得筑墙建屋。他的使命在此,所以必须也是个建筑工。

版筑术,在中国的农村里至今仍然很常见,俗称“干打垒”,筑墙时用两块木板相夹,两板之间的宽度等于墙的厚度,用木椽先把两块板固定住,再在两板之间填入拌以麦草等为筋的泥土,用石杵夯实,完成后抽掉木椽,拆去木板,一堵墙就矗立在面前了。

科技为本的现代,墙体这样浇筑:机械将两块钢板相夹,机械往中间填入混凝土,机械振动夯实,机械除去水分,水泥墙完成。──撤掉机械,用的还是版筑法。

天上有一颗天策星,也叫傅说星,《开元占经》说“傅说星光明,王命兴,辅佐出”。傅说星的星光非常明亮的时候,君王的基业就兴盛,辅佐的贤臣就会来。#

参考文献:
1.《史记》
2.《尚书正义》
3.《清华简‧傅说之命》
4.《荀子》
5.《墨子》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研究组

反馈信箱:zglszs@feitiancollege.org

点阅中国历史正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盘庚的迁都,对历史学家来说,最大的功绩也许就是史料的保全。太戊复兴,75年的兴旺史只留下几个评语,武丁的59年执政,史称“武丁中兴”,几乎完整地保留在殷墟遗址里。
  • 盘庚开好了头,在位的时间却不够久,迁都十四年之后,他的弟弟小辛帝即位。小辛帝没能把大好局面维持下去。《史记》载:“帝小辛立,殷复衰。”
  • 打了九个世代的摊子,传到了阳甲的弟弟手里,商朝的第十九世王盘庚上任了。
  • 太戊修德给商朝带来了盛世,可是他最后的一点私心又把功业毁了。商王的传位规则,走的是“兄终弟及”为主,辅以“父死子继”的道路。商朝的开朝君王成汤,大儿子去世得早,他的王位由小儿子外丙继,外丙传给弟弟仲壬,仲壬也去世了,轮到长子的儿子继承。
  • 太甲去世,他的儿子沃丁成了商朝的第五个君王。沃丁任上,商朝的开朝元勋伊尹去世了。
  • 商朝成立后,成汤在位十二年后去世,他的大儿子去世很早,继位的是小儿子外丙,外丙三年后也去世了;更小的儿子仲壬坐上了王位,四年后,仲壬也故去了。商朝的第四位君王是成汤的长孙太甲,伊尹作为师保(帝师)辅政。
  • 伊尹来得空灵,去得隆重,身后抢手。有一本记述自三皇至汉魏的历代帝王的史学专著《帝王世纪》,是西晋大家皇甫谧所撰,里面记述了商王对伊尹的厚葬:帝沃丁八年,伊尹卒。年百有余岁,大雾三日。沃丁葬以天子之礼,祀以大牢,亲自临丧三年,以报大德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