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丈夫遇害妻悲恸 两女儿说出最奇怪的话 惊喜应验

【大纪元2017年08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编译报导)“菜鸟”警官马修.杰拉德(Matthew Gerald)性情悠闲又风趣,是那种“人人都爱结交的邻家男人”,朋友们说他总是“充满活力、心情愉快,神采飞扬”。

杰拉德早前是美国海军中人,担任过UH-60“黑鹰”直升机(UH-60 “Black Hawk”) 机长,退伍后成为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Baton Rouge)市警局的警官。去年7月,他刚上任没几周,就在袭警事件中被一名“孤胆枪手”夺去了生命。

 

此前不到两周,一个非裔男子在与警方对峙时被该警局的白人警察射杀;随后,达拉斯市5名警官被杀;7月17日路州袭警事件的枪手则是从密苏里州过来枪杀警察,杰拉德成为无辜丧生的3名警官之一。

杰拉德身后留下了两个女儿──9岁的道克琳(Dawclyn)和3岁的芬蕾(Fynleigh),还有遗孀德基亚(Dechia)。

 

母女三人出席葬礼的悲痛场面深深刺痛了公众的心。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德基亚觉得她人生中很大一部分被截断了。就在马修遇害前几天,他们还谈到想再生个孩子,但想到要把一个小生命带入这个充斥着仇恨的世界,也不免为之担心。

 

马修的葬礼即将在五天后举行。德基亚还记得,那天她打开衣柜翻找着要穿的衣服,这时大女儿道克琳说出了最奇怪的话。

“她说:‘妈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抱怨,因为你怀孕了。’我和她说:‘小女孩,别瞎说。’”德基亚告诉WAFB电视台记者,她觉得女儿只是在胡言乱语,没有再多想。

 

但过了几天,小女儿也说了同样的话。“这一次,她告诉我,神对她说我的肚子里怀了一个小男孩。”德基亚说,她完全不知道两个女儿是怎么一回事。

 

过了几天,她忽然有种感觉,女儿的话或许不是空穴来风。

于是她购买了早孕试纸,并把两个女儿叫到一起,三个人一起等待测试结果。

“测试完1秒钟不到,就显示为阳性(已怀孕)。 ”德基亚说,“当时我很想哭,这是件令人兴奋的事情,但与此同时,他(马修)看不到孩子的念头也涌上心头。”

 

对德基亚来说,这个消息是上天的赐福,她知道自己必须和家人、故去的丈夫及他的警官同事们分享喜讯。

而这个消息对她的心理冲击也很大。“我觉得,他显然是给我们留下了一份非常特别的礼物,但那些日子我也备感困扰,我在心里自问,没有他,我怎么能自己完成这件事?”她说。

但细细思之,她觉得有种更高的力量在看顾着他们。做B超检查的时候,她感觉到马修仿佛就在她身边。

 

“要说丈夫遗赠的礼物,没有什么比一个小宝宝更好了,这是神的恩赐。没有比这更好的礼物了。”德基亚说,“他会长著像爸爸一样的蓝眼睛,确定是金头发──尽管我祈愿他是红头发,但不知会是什么样。”

几周后,德基亚获知B超结果──是男孩。今年3月,法林.马修.杰拉德(Falyn Matthew Gerald was born)出世了。

 

自从去年夏天痛失丈夫,德基亚一直把结婚戒指穿在自己戴的项链上。当她在产后第一次把法林抱在怀里时,他的小手紧紧握住那枚戒指。

“这让我非常震动……很激动。”德基亚说,那一刻她百感交集。她说自己已经获得了力量,因为她知道她不是孤身一人。

 

“我只是觉得他好像还在。”她解释说,“现在我一点不担心焦虑,不担心他在哪里、在做什么,因为他和我们在一起。”

 

相关文章:

三年前纽约殉职警官刘文健 遗孀产下一女

五官极像父亲 陈佩霞在刘去世当晚 梦到刘对她说:这是个女儿、一个小天使

殉职警官刘文建(左)、女儿(中)与遗孀陈佩霞(右)。 (NYPD)
殉职警官刘文建(左)、女儿(中)与遗孀陈佩霞(右)。 (NYPD)

【大纪元2017年07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综合报导)在2014年12月20日纽约华裔警官刘文健被一个非裔疯子枪杀的当晚,布鲁克林伍德哈尔医院(Woodhull Hospital)的医生问刘的妻子陈佩霞,愿不愿意保留丈夫的精子,那样她今后或许可以有他们的孩子。陈佩霞说她愿意。

31个月后,7月25日凌晨4点多,陈佩霞在曼哈顿上东城的长老会医院(Presbyterian Hospital)诞下一个女婴,从照片上来看,婴儿像极了她的父亲。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也是一个孝顺儿媳的故事。

据《纽约邮报》报导,陈佩霞在去年做了人工授精。在刘被枪杀那个晚上,她曾梦见死去的丈夫,他像天使一样穿着白色的长袍,递给她一个婴儿,对她说:“这是个女儿、一个小天使。”所以陈佩霞从一开始就知道她要生一个女儿。看更多

责任编辑:杨丽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