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吕宫】普天乐.鄂国公——尉迟敬德

作者:振玉
font print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 ,
清殿藏本尉迟敬德像(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清殿藏本尉迟敬德像(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尉迟恭,王恩重。
槊横雄信,翼主围冲。
拒贿忠,开门勇。
力谏除奸安危洞,
射齐王执罪元凶。
安国首功,凌烟图像,鄂府仙风。

注:
(一)尉迟敬德:朔州善阳人,大业末,从军于高阳,以武勇称,累授朝散大夫。刘武周起,以为偏将。与宋金刚拒王师于介休,金刚战败,太宗遣李道宗等谕之,遂与寻相举城来降。既而寻相与武周下降将皆叛,诸将疑敬德必叛,囚于军中。屈突通、殷开山皆劝太宗诛之以绝后患。太宗曰:“敬德若叛,岂在寻相后也?”遽令释之,引入卧内,赠以金宝,谓曰:“丈夫以意气相期,勿以小疑介意,寡人终不听谗言以害忠良,公宜体之,必欲去,今以此物相资,表一时共事之情也。”是日因纵猎于榆窠,遇王世充率步骑数万来战,世充骁将单雄信直趋太宗,敬德跃马大呼,横刺雄信坠马,翼太宗以出重围。更率骑大战世充军数合,使之大溃。

(二)建成、元吉以金银器一车欲贿敬德,敬德拒绝,并白太宗。元吉忌恨,令壮士往刺之。敬德知其计,重门洞开,安卧不动,刺客频至其庭,终不敢入。

(三)敬德闻建成、元吉昆明池谋害太宗阴谋,遽启太宗速正之。太宗曰:“危亡之机,共所知委。寡人虽深被猜忌,祸在须臾,然同气之情,终所未忍。”敬德曰:“存仁爱之小情,忘社稷之大计,祸至而不恐,将亡而自安,失人臣临难不避之节,乏先贤大义灭亲之事,非所闻也。王若不从敬德之言,请奔逃亡命,不能交手受戮。”日夜进劝,然后计定。

(四)敬德于武德殿前射杀元吉后,时议者以建成等左右百余人,合应从坐籍没,敬德执意只罪二凶,由是获免。及论功,敬德与长孙无忌为第一。

(五)敬德末年笃信仙方,飞炼金石,服食云母粉,穿筑池台,尝奏清商乐以自奉养,不与外人交通,凡十六年。@*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几天后,李世民打猎,敌兵几万人来突袭。正在危急之际,尉迟恭飞骑来救,刺落敌将,救护李世民杀出重围。
  • 天之可汗圣图开 万国来朝盛唐泰 文德武威承双绝 身后陵寝盘昭台
  • 乱世烽火路,是百姓的苦难,也是英雄猛将书写传说的画卷。那出生入死、横刀跃马的壮怀岁月,那替天行道、济世安民的英发雄姿,创造了千古风流人物,谱写了万世正气长歌。李唐起于隋末天下大乱之机,创三百年繁华盛世,开国武将功不可没。这些功绩如山的将领中,有一位特殊的将军,他三次解救秦王于危难,在凌烟阁功臣中排名第七,为初唐武将第一人。
  • 武德初,大江南北尽归李唐,宇内重现隋朝统一盛世。而在萧墙之内,一场夺嫡之战再次悄然发生。历史惊人的相似,却又咏叹着别样的回声。晋王杨广有心谋篡,隋太子横遭易储之祸;到了初唐,却是太子畏惧秦王之功,几次三番欲置亲兄弟于死地。晋王纵赢得帝位,却随着国祚的衰败英年早逝;而大唐开国便同样面临继承者的抉择,初唐君臣的一思一念,无不牵动历史的走向和国运的兴衰。
  • 太宗打败宋金刚后,刘武周见大势已去,逃奔突厥,终被突厥所杀。宋金刚想要集合残部再战,却已难有回天之力,带身边百余骑北走突厥,也被突厥所杀。太原失而复得。河东诸郡所有刘武周控制地域,都归大唐管下。太宗又一次力挽狂澜,拯救李唐王朝免遭覆灭。
  • 自前朝隋炀帝取得政权后,东都洛阳便为全国中心,其地处中原,位于大运河中心。但此时,洛阳已为王世充所占。大唐王朝若欲一统天下,必取洛阳。李渊攻取长安时,王世充正与瓦岗军交战。瓦岗军声威赫赫,但武德元年(618年)九月,几十万大军最后都败在王世充手下。
  • 在大唐统一天下的最重要战役中,太宗玄甲军屡以千骑大破十倍于己之敌。武牢关前,太宗又是以玄甲军为前锋,大显神威,三千铁骑直捣敌营,大破窦建德十余万军队,俘获五万余人,生俘窦建德、迫降王世充,唐朝统一大业由此奠定。
  • 大业十三年(617年),太宗谋略,李渊起兵。李渊曾对太宗说:“事业成功,天下都是你所带来,该立你为皇太子。”太宗拜谢推辞。高祖登基,仍想立太宗为太子。太宗坚辞不受。高祖遂封长子李建成为太子,次子李世民为秦王,四子李元吉为齐王。高祖私许立为太子,建成密知之,乃与齐王元吉潜谋作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