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地狱的声音 俄科学家钻通“地狱之路”?

编译:夏侯
科拉超深钻孔(网路图片)

科拉超深钻孔(网路图片)

      人气: 248788
【字号】    
   标签: tags: ,

上个世纪冷战期间,前苏联为表现出比欧美自由社会体系更为优越,有意地开展系列的研究和竞争,包括军备竞赛、航天科技研究、超深井钻探术、超常心理研究等多项领域。

单就超深井钻探而言,这一项目研究的难度和复杂可以和研究宇宙航天的技术相提并论。1970年,苏联确定在科拉(Kola)半岛展开16个超深井钻探项目,由地质部部长伊夫根尼.科兹洛夫斯基(Evgeny Kozlovsky)亲自指挥。钻探的结果却出人意料,在饱受共产运动摧残的国家,发现了又一个震惊世界的超常现象。

1983年,苏联超深井钻探队已钻至12,000米。钻探队又耗费了10年(19831993年),钻通至12,262米,可知钻探技术的难度,当时专用起重机从井下升起钻机都要花70小时。

为了确定地壳岩石圈板块运动的规律,通常采用声学,即通过发送音频信号,然后记录声音回波,以此来研究。当钻井设备钻到12,000米时,科学家的麦克风记录到惨烈的声音,被人们称为“来自地狱的声音”,钻探队钻通的万米深井,也被称为“地狱之路”。

科拉超深井,井深12,262公尺。(Andre Belozeroff/维基百科)

“地狱的声音”这一说法源于1984年9月27日,科拉超深井钻探队成员称,他们打通了“地狱之路”,并录到万米以下传来人类的声音。这段音频的原件已被苏共当局下令销毁,不过钻探队的科学家出于学术研究,特别复制了一份。

音频记录公布后,引起俄学界、政界的震惊,科学家、宗教界人士、部级官员都对此事从科学的角度进行慎重的思考和讨论。瑞典纸媒和芬兰的Ammenusastia报都对此事进行报导。

前苏联著名地质学家狄米尔.阿萨科夫博士(Dmitry Azzakov)是深井钻探项目负责人,他说:“我们把特制的麦克风下放到深井中,用来记录地质层中岩石板块运动的声音。但是,我们却听到一阵尖锐的人类的叫声,那是因极大的痛苦而发出的惨叫声。起初我们以为声音是由我们的钻井设备所产生。但是,当我们再次调整设备后,却证实我们的怀疑,那哀嚎的声音不是一个人的哭泣和呻吟,像是数百万人在哀嚎和尖叫。”

他说:“我本来不相信有天堂或者《圣经》,但是作为科学家,现在我相信存在地狱。这一发现,确实令我们震惊。我们所见所听到的不是幻觉,我们也绝对肯定,我们已打开了地狱之门。”

经济学副博士谢尔盖.塞内切夫(Sergey Semenishchev)说:“我们放入麦克风后,记录到很多的叫喊声以及其他的声音等等。地下温度非常高(高达220度),在那里一切都是灭绝的,不可能存在活的生物。问题是,谁在叫喊呢?我们知道,能叫喊的只有生物,或者像我们一样有肉身的生物。但是,像人一样有肉身的生物一旦去世后,就会放入棺柩里,埋在地下,立上石碑,对吧?但是(万米以下)谁在那里惨叫呢?”是否真的存在地狱?

在超深井钻探项目终止的前一年,即1994年,人们最后一次听到“地狱的声音”。

当钻井深度达到13,000米时,苏联解体了。钻井技术员回忆当时的情景,他们说,以前也看过一些科幻小说,当然小说多多少少都会有幻想的成分。但是,当听到万米以下传来的声音时,一开始他们认为是麦克风的问题,或者出现其他的干扰,但是数次调整仪器后,声音的真实和惨烈成为科学无法辩驳的事实。当时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够钻到这么深,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深度,虽然打破了世界记录,但也传来让人心碎的叫喊声,那是承受痛苦时才会发出的声音,包括强烈的怒吼声和爆炸声。

没有一个地质学家会预料到事情的结果。地质内部温度高达200多度,通常认为,超过万米的钻探深度,地质内部是“空”的,言外之意,不存在任何生物的可能,不会有任何活的生物,但却传来人类的声音……二者之间存在着逻辑的矛盾,令科学家都感到不寒而栗。从科学角度,他们找不到任何可能的合理解释,惟有从宗教神学角度,因为它很符合《圣经》等书籍对地狱的描写和形容。

在国际科学论坛会议上,与会人员就地球深层传来的超自然、超科学的声音,向大卫.胡伯曼(David Huberman)院士轮番提问,因为现象超越科学的范畴,难以用科学现有的定理和语言解释。胡伯曼院士对此无法说明,只重复“目前,它们的性质尚不清楚……”,为此会议期间胡伯曼院士也饱受质疑和折磨。

1995年,一股来自“上面”的国家力量阻止了钻探项目。“上面”对钻探团队的说法是经费不足,必须停止。超深井钻探的难度和复杂不亚于登入太空的航天研究,不过当时,有许多国际基金会已经准备好为钻探项目注入资金,但钻探项目还是被勒令停止了。重要原因之一,是因“上面”对超深井内部传来的声音感到恐怖,与其以恐怖的心理等待未知的世界,不如就此停止。

“上面”不敢揭开那一个未知的世界,不想、也不愿意面对真正的现实,人为的自我麻痹。在“不信天堂地狱,因果报应”的无神论指导下,继续按照共产主义训练的逻辑思维,“改天换地”、“战天斗地”,无所顾忌地行事,而不必时时刻刻面对地狱的惨叫带来的心灵惊悸,以便继续浑浑噩噩地生活下去。

参考资料:

1、PEH电视台视频 《科拉钻井12000米深处的叫喊声》(телеканал PEH《крики на глубине 12000 м в кольской скважине》)

2、TV Center 专题报导 《地狱之路》;导演:弗拉基米尔.巴特拉科夫(Vladimir Batrakov)(ТВ ЦЕНТР 《Дорога в ад》,режиссёр  Владимир Батраков)

3、Imbf信息港文章《地质学家录下真实的地狱之声》(сайт Imbf, “Голоса из реального ада записали геологи”)

4、Ridus新闻社文章《“地狱之路”之谜》,作者:瓦伦丁.德格雷夫(Valentin Degteryov)(Агентство гражданской журналистики “Ридус”. Загадка 《Дороги в ад》 , Валентин Дегтеров)@*#

责任编辑:苏筱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川普被认为“意外”当选美国总统,引发全球热议,在琳琅满目分析中,“社会主义警钟响起”的说法独竖一帜。
  • 希拉波利斯的地狱之门(Ploutonion)。(网络图片)
    在一些信仰中,人间是存在通往地狱入口的。近日,网络流传一组图文,盘点传说中的人间13处地狱入口。
  • 从前,有一个关于天堂和地狱的故事:一位武士一直怀疑天堂和地狱的存在。一天,他向白隐禅师请教:“真有天堂和地狱吗?”白隐禅师问他:“你是做什么的?”答:“我是一名武士。”“什么样的主人会要你做他的门客?看你的面孔犹如乞丐!”白隐故意激怒他,这时只见武士怒目相视,拔剑而出。这时,白隐缓缓说道:“地狱之门由此打开。”武士为之一震,心有所悟,遂收起宝剑,向禅师深鞠一躬,以谢开示。“天堂之门由此敞开。”白隐欣然道。这是一个人生选择的故事,它告诉人们,人起心动念的善恶和一言一行的好坏,都是对未来的选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