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乐作曲家卢亮辉 谈创作与配器

人气: 5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8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谢平平台湾台中报导)将于12月上演的“冻水牡丹”是台湾国乐团(NCO)年度大事,年届82岁的台湾第一苦旦廖琼枝为戏迷再次清妆演出。而该剧9首曲子均由知名国乐作曲家卢亮辉担任配器、编曲,不但能衬托演员的唱腔,更丰富了音乐剧的演出。在卢亮辉看来,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钢琴领奏“爱河” 引发外国人好奇

卢亮辉毕业于天津音乐学院,1970年代移民香港,目前定居台湾,写过多首知名国乐作品,也曾受邀帮电影“梁祝”、音乐剧“冻水牡丹”配器;他认为,作曲者除了要了解乐器特色,更要常怀赤子之心与丰富想像力,才能写出好曲子。

以其受邀为高雄市创作的“爱河”为例,该曲曾由国际知名钢琴家陈瑞斌(Rueibin Chen)和高雄市立国乐团在纽约林肯中心(2005年)与雪梨国家歌剧院(2006年)演出。以钢琴音色描述的浪漫爱河,大大引发了外国人对爱河的好奇。

卢亮辉表示,乐器特色皆不相同,钢琴音色柔美且有琶音,以此描述浪漫,最适合不过,因此钢琴在该曲占有极重分量;爱河上偶有船只摇曳晃影,则以低音大提琴表现。他感叹自己迟至12岁才学钢琴,为时已晚,“这么美的‘爱河’连我自己都不会弹。”幸运的是,藉由陈瑞斌出色的技巧,让该曲一发表便成为国乐界经典。

配器学问大 不能只有模样

2008年首演的“冻水牡丹”在新创曲目有“甜蜜双人舞”与“打海神”,前者用笛子、胡琴表现出两人之间的甜蜜,而“打海神”则使用打击乐、弦乐来制造激烈的效果。其余旧曲皆由卢亮辉配器,并由柯铭峰编腔。

创作跟编曲配器扮演的角色不同,“创作就像写一部文学作品,要有丰富的想像力。而配器学问大,也许甲、乙配器使用的乐器都差不多,但演奏效果差很多。”以做菜为例,厨师都能煮出一碗打卤面,但能卤而不泻汤,才是高手,其中的秘诀就在于下多少功夫。

卢亮辉指出,配器者必须懂和声、对位、配器与乐理等,实务上还有许多细节需要考虑,“按演唱者的音高、曲调、剧情以及导演的要求,才谱出背景音乐,以加强戏曲音乐性,也丰富唱腔。”

旧时歌仔戏即以唱功为主,戏曲部分居次。以音乐剧呈现廖琼枝的一生,少不了有戏曲与唱腔的冲撞,孰轻孰重?

卢亮辉表示,“冻水牡丹”的乐曲还是有主旋律,“基本上要看演员唱腔,如果唱腔戏剧性高,乐曲就会跟着丰厚一点;如果是哭戏,配器上就要加重低沉、哀怨,但不抢戏分。”

获得薪传奖的廖琼枝为了融入新的演出方式,每天抱着录音机听乐曲,花了一段时间,才重新调整了自己在音乐剧的演出方法。

“三大件”就能成就传统戏曲

卢亮辉也曾为许多京戏作品编曲配器,例如《妈祖》、《王熙凤大闹宁国府》、《李世民与魏徵》等,对于传统戏曲相当熟悉。他指出,传统戏曲只靠“三大件”,就能达到艺术的程度。

所谓的“三大件”为锣、鼓、小钹,不只负责角色进、出场,还能表现角色的喜、怒、哀、乐与性格。“哀伤的时候,用大锣带出沉重的气氛。武打戏没有音乐,但以三大件掌控戏曲的节奏。”此外,椰胡、梆笛等也经常出现在传统戏曲。

他对于创作作品“爱河”、“春夏秋冬”、“童年的回忆”等受到传承,十分高兴;对于“冻水牡丹”的创新,他认为这是好的尝试,因为国乐只有长久不断的演出,才能成为经典。

BOX
歌仔戏的起源

台湾流行的歌仔戏初始只由团长出来讲述大概内容,类似说书人的角色,再由演员以念白方式演出;内容多半以忠孝节义为主。后来吸收了南北戏曲的长处,逐渐加入动作与戏曲。

在尚未有电视之前,广播电台的歌仔戏节目是台湾民众最爱听的节目,后来也成为电视节目之一;加上国民政府带来的京戏、豫剧等,歌仔戏更因此吸收不少长处,至今而能成为艺术门类之一。廖琼枝即为国立台湾戏曲学院歌仔戏科的第一届系主任。

责任编辑:罗令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