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车祸索赔专家谈

争取“职业再培训”补偿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Harvey Consky律师已经在个人伤害索赔领域从业33年,从97年起他几乎经手了大部分华人社区的重大个人伤害索赔案件,主要是车祸案件。Consky律师说,个人伤害索赔中“职业再培训”补偿相当重要,因为如果能拿到这笔赔偿,会有足够的资金使你将来的人生发生积极的变化。

案情概述

工作了5年的管道工学徒,只有20多岁,车祸后背部软组织受伤,在受伤前已经通过了管道工执照考试,但车祸后因为背部软组织受伤,提不动重物和大幅度的动作,无法再做管道工。

索赔方案分析:

这位管道工在车祸一发生时就找到了Consky律师,使其从一开始,就能很好的策划索赔方案。

第一步:因为他承受的是慢性疼痛,Consky让他参加了一个慢性疼痛治疗项目,并聘请多位专科医生进行诊断评估,这位年轻人在得到非常专业的治疗的同时,又有非常好的医疗档案纪录作为索赔证据,

第二步:Consky律师给他做了职业影响评估,来确定什么样的职业再培训适合他,使保险公司同意支付他两年的社区学院的学费,专业是青少年社工。

第三步:聘请会计师来计算他因为将来无法成为年薪9万的管道工主管,而只能做年薪3万的社工,这一切对他造成的总体经济损失。

第四步:请诉讼律师把这一切损失按照法律条款来金钱量化。

索赔面对的挑战:

确定伤情:保险公司方律师质疑软组织损伤的原因,保险公司聘请的医生的诊断评估报告说,发现这位男士手指关节突出,有关节炎症状,软组织受伤也可能和他本来的身体状况有关。Consky律师请了多伦多最知名的一位关节炎方面的专家再进行诊断,发现他没有关节炎。排除了保险公司的质疑。

是否补偿职业再培训:保险公司方辩论说,这位男士身体受伤,不再适合做管道工,但他可以到大学读个学位,比如法律、金融等也能挣到和管道工主管一样的年薪,也就是大约9万左右。Consky律师请到教育心理学的专业人士做了评估,证明他没有学术方面的潜力,不适合上大学,他更适合动手性强的工作,他的综合情况更适合读社区学院,即使上社区学院也需要有单独的家庭教师帮助、并有人帮他做笔记才能完成学业。从事青少年服务的社工等工作,年薪也就是3万左右。从年薪9万的管道工主管的前途到现在只有年薪3万的社区工作人员的前途,收入损失的部分是应该被补偿的。

索赔结果:扣除律师行的所有费用后,这位男士拿到80万元的“职业再培训赔偿”。

Consky律师分析说这个案子处理起来相当微妙。其实任何律师来代理都能为这位男士拿到康复治疗补偿,因为车祸受伤是非常明显的。但是,Consky没有满足于只拿到康复补偿,进一步针对事故方保险公司要求“精神和痛苦补偿”,为他争取到了80万元的职业再培训费用。

学完两年社区学院后,这位男士最终还在政府部门找到了一个维持建筑物卫生的工作,几年前买了房子,还拥有一个度假屋。

Harvey Consky经验谈:

“你必须能找到恰当的专家来做各种评估,来推动索赔”,Consky看到,很多车祸案子结案时已经4-5年过去了。由于受伤,当事人再也没有工作,而代理律师也没有为客户申请再培训的补偿,客户的损失确实令人遗憾。

基于30多年的从业经验,Consky说:“一些律师常忽略的一个问题是:他们提供了很多文件证明客户受伤后无法再从事原来的工作,但却没有继续探索为客户争取‘职业再培训赔偿’的可能性,一个人受伤后无法继续工作,是必须被再培训的。”Consky律师行在这方面的能力相当突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通过律师行各类专家的评估,积累证据来帮助客户争取职业再培训补偿,使很多人的生活和人生的理想没有在受伤后受到影响。

 

关于Harvey Consky

Harvey Consky 30多年的执业生涯中,已经接手超过1万个各类个人伤害案例,代理的案子涉及各级法庭,包括安省上诉庭。Harvey Consky每年为客户争取到的赔偿以百万加元计。Consky & Associates律师行有多位资深华人助手,让他能与华人客户进行无语音障碍的沟通。

欲了解详情,可拨打24小时国、粤语热线:416-399-6708

 

(责任编辑:芮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