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街头的仙女泉——华莱士饮泉

作者:史多华整理
位于巴黎第五区,Poliveau 路上的华莱士喷泉(局部),仿自希腊艺术的女像柱是最大特征,充满古典气质。(史多华/大纪元)

位于巴黎第五区,Poliveau 路上的华莱士喷泉(局部),仿自希腊艺术的女像柱是最大特征,充满古典气质。(史多华/大纪元)

      人气: 204
【字号】    
   标签: tags: , ,

漫步在巴黎街头,你可能时不时的会遇见她们──一种由四个女神像围绕作为支柱的深绿色供水小亭。这个以“华莱士饮泉”(Fontaine Wallace)闻名的供水设施,静静伫立在巴黎的各个角落。她们对于巴黎人而言是如此熟悉,几乎视而不见了。不过,为什么在法国地盘上的东西会取个英国名字呢?

这要从十九世纪后段说起。1871年,巴黎正痛苦地从普法战争的重创和巴黎公社内战中重新站起来。然而这两大历史动乱所造成的破坏如此严重,竟使得整个巴黎出现用水危机。一位英国绅士理查·华莱士在这困难时刻正好在巴黎,亲身经历了这种可怕的缺水境况,他感受太深刻了。这位英国慈善家决定送给巴黎人一个大礼:提供50座饮用喷泉,经费完全由他个人负担!

14d73fae6f6ec4b3_ttl7daycEU_3
华莱士喷泉完整外形。(史多华/大纪元)

华莱士先生原本就是个有鉴赏力的美学专家与艺术爱好者,因此十分在意他要送出的礼物的美感,对于每个细节都非常讲究。他自己设计、绘制了模型,然后委付给雕塑家勒布(Lebourg)实现制作。如同前述,饮水亭的造型十分优雅,由四个女像柱环绕着涓涓细流,跟花都巴黎原有的古典气质相得益彰!

14d73fadec60a31b_ttl7dayjyy_2
华莱士爵士。(Richard Wallace, 1857, photographie, The Wallace Collection, Londres)(网路图片)

1872年,第一座《华莱士喷泉》诞生,被安置于维雷大道(Boulevard de la Villette)上。她立即被巴黎人欢喜接纳,并给取了《四个女人的啤酒屋》的外号。每一座饮水泉还贴心准备了以链条连接的锡制小杯。

很快的,这个饮水泉就变成一个群众的聚会点。巴黎百姓们来到这儿取水时顺便闲话家常,交流意见,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来喝杯水!

14d73fad4416acaf_ttl7dayEyL_1
人们围绕在华莱士喷泉取水饮用。Agence Rol摄影作品,1911年,(法国国家图书馆藏)

后来由于卫生的考虑,锡杯已经不再采用,但泉水仍然提供无限畅饮。今天,这个造型喷泉已遍布法国,甚至还出口到世界各地。也有人把她安置在自家的花园呢!

虽然今天的巴黎家家户户早都有了自来水,大多数人已经不太需要这个绿色小亭,更不见得知道她的由来。然而,这些城市中少有的免费水资源,不仅为旅人提供温馨和方便,更为许多无家可归者提供了极大的救济,可说是他们的生命之泉。

一百多年来,由于华莱士爵士的一念之善,以造型典雅的艺术设施提供的清泉,不仅为困难中的人们解了渴,更以艺术之美滋润、抚慰了人心,真是功德无量啊!@#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陶绘品。(行云提供)
    公元前2000年至1600年之间,Minoan文化达到了最高的艺术层次。这个时期的陶绘颇为精致、美丽、多彩,而对画面的运用、以及物体的形态呈现、也从早期的规律、整齐,进化到自由、流畅。
  • 《手持浑天仪的小公主肖像》,葛萨特作品,绘于约1530年,木板油画,伦敦国家画廊藏。(维基百科)
    这个被颠倒的浑天仪,在当时英国思想家汤玛斯.摩尔的理论中则象征着一个想像中的乌托邦;进而引申出另一层意思,即“ 颠倒事物以革新思想”。有时逆向操作或反向思考,说不定带来意想不到的改变呢?
  • 《在凡尔赛接见大孔代亲王》(Reception of Condé in Versailles),琼.雷昂.杰洛姆(Jean-Léon Gérôme)作于1878年, 96.5x 139.7 cm,画布油画,原奥赛美术馆藏。(维基百科)
    这幅画正是描写刚刚凯旋,为国王带回光荣的胜利的大孔代,被堂弟国王路易十四所接见的场面。这是表扬他不朽功绩的荣耀时刻!只是大孔代虽然战功彪炳,晚年却为痛风所苦;因而有了画面中举步艰难的情节。一个是宽宏大量、励精图治的英主,一个像是迷途知返的脱缰战马,两人本应惺惺相惜。这段恩恩怨怨,却写就了法国历史上辉煌的一页!
  • 《滑冰者(威廉.葛兰德肖像)》(Le Patineur (Portrait de William Grant))局部,吉伯特.史都华于1782年作。(维基百科)
    十八世纪画肖像家吉伯特.史都华的作品,《滑冰者(威廉. 葛兰德肖像)》是英国绘画史上第一幅运动中的肖像画,而且还是个滑冰者!这个创举可说大获成功。
  • 佛罗伦斯圣母百花大教堂和它的红瓦穹顶。(公共领域)
    提到佛罗伦斯,人们脑海中大概都会浮现出一个砖红色穹顶、花白大理石的宏伟建筑,也就是佛罗伦斯地标--圣母百花大教堂(santa maria del fiore)
  • 劳伦斯.阿玛.泰德玛(Lawrence Alma-Tadema),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Les roses d’Héliogabale)》, 1888, 132x214cm, Collection privée, Mexico。(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在一个华丽的古代宫殿里,梦幻般的宴会正在进行。青年男女们躺卧在大片散落成雪堆般的玫瑰花瓣中嬉戏。年轻的罗马皇帝埃琉卡巴勒斯(Heliogabalus)身穿着金色的长袍,俯卧在殿堂长沙发上,悠闲而漠然地注视着下方的宾客纵情在奢华的感官享乐中……花瓣不断从空中飘散下来,这群青春男女们被包围在缤纷的色彩、浓郁的花香与轻柔的触感中……但这场景真的那么浪漫有趣吗?
  • 今天金字塔已经成为大卢浮宫概念的首要符号。(Benh LIEU SONG / Wikimedia Commons)
    1984年1月23日,在一个挤爆了的会议室里面,华裔建筑师贝聿铭正准备展示他的最新设计。鸦雀无声的现场,弥漫一股沉重而诡异的气氛。第一张投影片才刚放出来,观众席突然爆出了笑声、叫骂混杂着嘘声。贝聿铭脸色铁青,招牌笑容从脸上消失了。他转头询问翻译小姐,想了解观众是怎么回事。批评的声浪使翻译小姐泪水夺眶而出,翻不下去了。情况很明显:法国民众接受不了他的作品!
  • Aria 画廊主人艾力欧.丹纳与张昆仑教授一起为“真善忍美展”在佛罗伦斯阿丽雅(Aria)画廊开幕剪彩。(Marius Iacob/大纪元)
    七月初的佛罗伦斯正处旅游旺季,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顶着艳阳,兴味盎然地穿梭在古老的巷弄间,探寻着几百年来历史的遗迹。在著名的旧桥附近,与亚诺河平行的一条巷道里,人们惊奇地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艺术天地﹕《真善忍美展》正在Aria画廊举行。
  • 荷兰金工制作的黄金摇篮,内部镶嵌一颗雕琢成新生儿造形的硕大珍珠。(史多华翻拍)
    植物学也是美迪奇长久以来关注的项目。十七世纪美迪奇的法兰西斯一世和波隆纳学者 尤里斯.阿多法兰迪 (Ulisse Aldovrandi)就西印度群岛(美洲)的植物学和动物学方面进行交流,特别是就古代文献的纪录与自然的实际观察之间的对照向他请益。
  • 彩色宝石浮雕《雅典娜和波塞顿争取雅典保护权》,传亚历山大时代。(史多华翻拍)
    美迪奇家族几个世代的收藏,提供了一个十五到十八世纪独一无二的艺术总览,种类包括绘画、古董、石雕、异国物品、雕刻、手饰甚至科学仪器:足以使美迪奇家族‘在记忆中永恒存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