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山女日记(2)

作者:凑佳苗

《山女日记》(春天出版 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虽然我并不是仍然眷恋泡沫经济时代的生活,但别人一定这么认为。也许我该庆幸有像神崎先生那样的人参加这次相亲派对,那种感觉就像第一次去参加联谊,因为自己说方言而遭到调侃,感觉抬不起头时,发现男生中也有人说相同的方言,立刻暗暗松了一口气。

即使我没有积极接近神崎先生,在活动主持人的安排下,我在游览车上和吃午餐时,座位都在神崎先生旁边,但并不光是因为两个落伍的人相互取暖这种寒酸的原因一直在一起。

我的幸运小物并不是“泡沫经济”,而是“玻璃彩珠”。

脑海中响起瓦斯喷灯烧玻璃棒的轰轰声,和刚才的小瓦斯炉声音重叠,也许我刚才应该说,虽然不太喜欢咖啡的味道,但很喜欢咖啡的香味。

山里的人都起得早。清晨五点起床,五点半开始吃早餐,六点已经离开了小木屋。

先做准备运动。

神崎先生似乎对早餐很不满。

“虽然是早餐,但还是想吃刚煮出来的、热腾腾的食物啊。”

他转动脚踝时说道。今天的早餐是面包卷、火腿、乳酪、牛奶和苹果,有点像学校的营养午餐,但和我平时在家吃的早餐没有太大的差别。

“美津子小姐,你要充分伸展一下阿基里斯腱。”

“好。”

虽然我们的交往很规矩,但既然是在相亲派对上认识的,很可能因为不经意的话题突然切入核心问题,万一他接下来要我以后为他煮味噌汤怎么办?

不,他看到我整天搽着指甲油,应该觉得我完全不会做菜。

“住在山上的小木屋可以不必带太多东西,所以登山新手住在小木屋比较方便,但登山还是自己搭帐篷,自己煮比较开心。”

神崎先生连味噌汤的“味”字也没提,继续做着伸展操。我也模仿他伸展关节,然后一起出发了。

今天的目的地是火打山。登上山顶后,再从那里下山,前往笹峰。神崎先生的车子停在那里。

我们先前往高谷池小木屋。

这一段路线像是轻松的散步道,沿途可以眺望黑泽池和湿原。朝雾还在低处,整个身体好像都被净化了。神崎先生走在前面,我走在他的后方,和他稍微保持一小段距离。

“旭日同好会每次都在山顶进行料理对决。”

才刚走了一小段,神崎先生就开始说起他们公所的山岳同好会的事。从昨天开始,一走到和缓的路线,他就会向我介绍登山的事。之前曾经听他说过,和他同课、比他年长一岁的前辈邀他参加同好会后,他开始登山,但他沿途一直向我介绍八岳、木曾驹岳等他以前爬那些山时发生的情况。

——既然要登山,很想从枪岳纵走到穗高,也想去剑岳看看。

他这么说完之后,又转而安慰我,这次的妙高山、火打山虽然难度不高,但有很多可看之处,而且可以一次征服两座百大名岳。

“每次登山通常都要自己开伙三次,所以都用抽签的方式决定。”

我不需要回答:“原来是这样啊。”因为昨天上山后不久,他就很体贴地对我说,他说话时,我不必回答。他说,你是初次登山,不要破坏呼吸的节奏。

我听从了他的建议,默默听他说话。

“同好会有二十名成员,每次差不多有六个人登山。在决定煮食的内容后,必须准备所有人的食材带上山,所以,关键在于如何用轻巧而少量的食材,煮出好吃的食物。”

上山之后,我惊讶地发现神崎先生比平时健谈十倍。包括相亲派对在内,这是我们第六次见面,但之前都是聊完天气之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报纸头版刊登的新闻,然后就逃进不需要说话的电影院。

只有在山上,才能回归真正的自我。请你看看我真实的样子!

我觉得他不高也不矮、不胖也不瘦,稍微有点驼着的后背好像在自信满满地这么说,很想抬腿踹过去。

只顾着自己开心,也太自私了。

“上次去木曾驹岳时,我赢了对手,但输的人也只是请我喝一罐啤酒而已,不过我做的味噌炒面很受好评,甚至有人提议要列为固定菜单。”

“味噌炒面?”

因为实在难以想像,所以忍不住脱口问道。神崎先生停下脚步,转头向我说明了是怎样的食物,简单地说,就是将札幌一番味噌拉面用速食炒面的方式烹煮,既然这样,买普通的炒面不是就好了吗?

“当面充分吸收水分之后,把汤料包的粉末加进去拌炒,因为汤的味道比炒面更浓,即使加了很多豆芽菜和香肠,整体也都会很入味。”

听起来很好吃。那我收回刚才的话。今天中午,神崎先生要在山顶煮午餐,如果他准备的是这一道,应该很值得期待。

“啊,你可能没办法想像。我猜你应该都不吃泡面。”

“也不是啦……只是没有很喜欢吃。”◇#(待续)

——节录自《山女日记》/春天出版社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山女日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调整好自己的身心状态之后,她开始在心底浮现苏青说过的那个完整圆满的“全人图”──一个大圆里写了一个正正的“人”字,把整个大圆分成了均等的三个区块,每个区块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 “对不起,请你来一下。”我转头招手,叫她妈妈过来看看,“很严重的牙结石呢!简直是不可思议!”
  • 谣言流窜于巴黎的博物馆中,散布的速度有如风中的围巾,内容之精彩也不下围巾艳丽的色泽。馆方正在考虑展示一颗特别的宝石,这件珍奇的珠宝比馆中任何收藏都值钱。
  • 一双双腿忧愁地四处摆荡,来回擦撞荷妮;在这纷乱之中,唯有荷妮异常镇静。人们大都步行离家,他们的家当与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车里。 父亲与荷妮抵达广场。他们冲上神父家门前的台阶,父亲摇响门铃,大门几乎应声开启,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后。他招呼两人进客厅,壁炉里的火光打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化作墙板上的移动黑影。
  • 在这里,人们过去和现在都有一种习惯,一种执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压进自己的头脑,这给他们带来难以描述的欢乐,也带来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这样的人民中间,他们为了一包挤压严实的“思想”甘愿献出生命。
  • 存在于东京这个都市的传说不少,撇开那些有点灵异或是恐怖的传说外,两个和恋人相关的传说,就是“井之头公园的天鹅船”以及“东京铁塔的点灯”了。
  • 不过,由于他的一位恩师退休住到圣布里厄来,便找了个机会前来探访他。就这样他便决定前来看看这位不曾相识死去的亲人,而且甚至执意先看坟墓,如此一来才能感到轻松自在些,然后再去与那位挚友相聚
  • 母亲不提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发生的事,提到伊莲娜同母异父的弟弟(母亲和她刚过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莲娜还记得,有的她连名字都没听过。她几次试着要把她在法国生活的话题插进去,可母亲用话语砌成的壁垒毫无间隙,伊莲娜想说的话根本钻不进去。
  • 参加相亲派对简直就像在宣告自己嫁不出去。之前我一直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向来避不参加,但占卜上写着“努力脱胎换骨”,而且我也对玻璃工艺颇有兴趣,最重要的是,“不能继续过目前这种生活”的不安推了我一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