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秘档】毛泽东和刘少奇的内斗(下)

武德山

貌合神离的毛泽东和刘少奇(网络图片)

貌合神离的毛泽东和刘少奇(网络图片)

人气: 89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8月31日讯】编者按:在中共官方公开的论述中,有关毛泽东刘少奇的矛盾,大都说成是在“四清”运动中的“深刻分歧”,然而事实上,他们在意识形态上高度一致,毛所批判的刘少奇的观点和方法,其实都是经过毛认可并大力提倡的,与其说毛是因为与刘有“重大理论分歧”而对刘不满,还不如说是毛因为对刘不满而制造出“重大理论分歧”,他们之间的矛盾其实有更为实质的原因……

毛泽东71岁生日请人吃饭

12月26日,毛泽东71岁生日。当晚,毛在人民大会堂老北京厅请一些人吃饭。名单是毛自己定的。应邀的有部分中央领导人、各大区主要负责人及少数部长、劳模、科学家。毛让几位科学家和劳动模范跟他坐在一桌,其他常委和政治局委员坐别的桌。林彪本来不参加中央工作会议,这次毛泽东生日聚会,他被请来了。

毛一到场就宣布说:“今天不是请客,更不是祝寿,我拿自己的稿费请大家吃顿饭,也算是实行‘四同’吧!”,接着说:“不能光吃饭,还要讲讲话呀!有些人一摸到一点东西,就翘尾巴,这不好。摸到一点不要翘,摸到两点三点也不要翘。”他挨个询问了全国劳动模范陈永贵、回乡知识青年代表邢燕子、董加勤等人情况。接着说:“像大学里那些书,越读越蠢。”随后就陆续批评社教运动中的一些认识和提法,“说什么四清四不清,说什么党内外矛盾交叉?这是非社会主义的”;毛指责中央有的机关搞“独立王国”;还说到党内产生修正主义的危险。

据参加宴会的薄一波回忆:“席间鸦雀无声。”没有人顺他说话。只有陈伯达在第二天的“全国工作会议”上发言,支持毛对刘少奇的攻击。毛当夜把陈伯达找到家里密谈,说要搞掉刘少奇。陈伯达是最早知道毛意图的人。

1964年12月27日《林彪日记》记载:“好不寻常!我、伯达、康生,成了毛生日的座上客,还有婆娘(林彪私下对江青的称呼),毛喝了一瓶白沙液(按:湖南第一酒),翻来覆去问:中央有人抢班夺权,怎么办?要搞修正主义,怎么办?又问:军队不会跟着搞修正主义吧!中央政治局、国务院、中央书记处都要排斥姓毛的。毛还是党的主席、军委主席,要逼我造反,我就造个天翻地覆。

今天,毛来电吩咐:‘昨天我生日,心情舒畅,酒喝了过多,发了一通,不算数。’要我们不要传开,我想毛下一步要从北京市委、从计委、从中办、从文化部开刀。”

 “我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把你打倒”

12月27日下午,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河北厅主持中央工作全体会议,讨论《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陈伯达对文件作了一些说明,当陈伯达说到国民党也说有党内外矛盾的交叉时,毛说,我们这个党至少有两派,一个社会主义派,一个资本主义派。董必武发言,说,文件规定县以上干部定期调换好。毛说,现在15年了,成了独立王国,北京,我说的不是北京市委,就有两个独立王国,你们去猜,我就不讲了。陆定一发言,讲了文化革命问题。毛说:文化部全部烂掉了,整个单位是资产阶级和封建阶级联合专政。并点了部长和几位副部长的名字。

12月28日下午,中央工作会议继续进行,毛主持会,他带来两本书放在桌子上,一本是《党章》,一本是《宪法》。这次会议讨论《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提出的一些问题》的第一条“运动性质”,这是这次会议毛刘争论的焦点。与会者发表意见,最后毛说,如果大家没有意见了,我再讲几句:“请你们回去看一下党章、宪法三章八十七条”,“我是党员,我是公民。你们(他指著邓小平和刘少奇)一个不让我参加党的会议,违反党章,一个不让我发言,违反宪法。”这一次主要是毛讲话,刘少奇讲的很少。毛讲的话很尖刻,虽未点刘少奇的名,但与会者都明白他的锋芒所向。

刘少奇趁著毛情绪激动之机,同他商量召开全国人大会议,选举国家主席。毛事先没有思想准备,不好拒绝,表示同意。过了一会儿,毛反应过来,怒气冲冲地说:“现在就交班,你就做主席。”

1965年1月3日,刘少奇当选为国家主席。全国上下组织了欢庆活动,游行队伍举著彩旗、舞著狮子、放着鞭炮,并排抬着毛和刘的巨像。报纸上大篇幅地报导:“毛主席、刘主席都是我们最爱戴的领导人。”中共高层有不少人暗自称赞刘少奇在制止饥荒上立了功,就连与毛亲近的人也认为刘有能力、“有办法”,逐渐跟刘亲近,与毛疏远。甚至有人建议,刘当选时在天安门城楼上挂刘的像而不挂毛的像。刘少奇赶快否决了这个提议。

正当刘少奇当选之时,王光美被招到人民大会堂“118”室。毛当着王光美的面,劈头盖脑骂了刘少奇一顿,仇恨之心溢于言表。刘少奇与王光美僵坐在那里,静听毛的训斥。

中共高层没人出来跟毛一起批刘少奇,实际上同情刘的人占多数。中央工作会议期间,朱德、贺龙等人曾找过刘少奇,希望他顾全大局,要谨慎,要尊重毛泽东。会后,刘少奇去找毛泽东作了“自我批评”。

1月13日下午3时半,刘少奇召集了一个党内生活会,参加会的有中共政治局部分常委、政治局委员、各中央局第一书记、周恩来、邓小平等17人,刘少奇当众作了检讨。参加会议的王任重在当天的日记中以“难忘的一天”为标题,写道:这种事在全世界共产党的历史上都是罕见的。[4]

毛泽东对刘少奇的检讨回话说:这不是尊重不尊重的问题,而是马克思主义同修正主义的问题。斯大林曾对铁托说过,“我动一根小指头,世界上就没铁托了。”毛学着斯大林的口吻对刘少奇说:“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把你打倒。”

几位年长者不敢出面支持刘少奇,只是出来“劝架”。刘少奇违心地屈从了,表面上说了些恭敬毛的话。

“中央有两个独立王国”

在农村教育运动开展的同时,在国民经济领域,毛泽东发起了对刘少奇的夺权斗争。1964年6月,召开中央工作会议,毛发言批评李富春任主任的国家计委提出的“大力发展农业,基本解决人民的吃、穿、用问题”的“三五计划”,“是学习苏联做的,不符合中国实际,行不通。”他借口苏联陈兵中蒙边境,战略导弹指向中国,提出要准备打仗,“三五计划”应以发展国防工业为重点,大力发展攀枝花三线建设。他派陈伯达到国家计委做调查,成立小计委;派余秋里任小计委主任、党组书记,取代了李富春。

毛泽东心里清楚:苏联只反对毛泽东,不反对中共,不反对中国政府,不会出兵进攻中国。反对李富春提出的“三五计划”是针对刘少奇的,因为“三五计划”是刘少奇支持并批准的。搞攀枝花三线建设是为了取代“吃、穿、用”的“三五计划”,也是针对刘少奇的。后来,此项目花钱很多,引来不少社会责难。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刘少奇“靠边站”了,攀枝花三线建设也就不了了之。

毛在中央会议上说,“中央有两个独立王国”,中央书记处和国家计委。他所说的独立王国,不是指他领导的,而是刘少奇领导的,要求发动群众推倒他。毛还向周恩来明确交代:以后计委工作直接由你领导,向中央找我汇报。这样就把发展国民经济的领导权从刘少奇那里夺回自己手中。

毛要林彪把军队牢牢掌握住,不要让刘少奇插手

1964年夏季开始,在意识形态领域,从哲学、经济学、历史学诸多方面,中共开展了在文化战线上规模最大的批判运动。哲学以杨献珍的“合二为一”为代表,经济学以孙冶方的“生产价格论”、“企业利润论”为代表,历史学以翦伯赞的“历史主义”和“进步政策论”史学观为代表。把他们的学术观点同政治斗争挂钩,带上修正主义帽子,在《光明日报》、《红旗》杂志等报刊上连续发表批判文章,形成政治讨伐。瞬时在文化思想领域搅起轩然大波。

1965年2月底,毛泽东离开北京,4月到达武汉。4月22日,毛找来林彪单独密谈,他交了要打倒刘少奇的底。他要林彪把军队牢牢掌握住,不要让刘少奇插手军队。

1962年后,特别在1964年—1965年期间,林彪在军队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大力宣传毛泽东,印发《毛主席语录》,召开“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大会”,把毛抬上神坛。

评述:

中共党内,提出“毛泽东思想”并且卖力宣传“毛泽东思想”的人就是刘少奇,是他将毛泽东供上了“神坛”,并因此步入中共高层核心成为毛的左膀右臂。刘少奇与毛泽东的矛盾并非是表面上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对立,其实质是毛认定曾经的得力助手已经严重威胁到了自己的权位,是他身边会像反对斯大林一样反对自己的“赫鲁晓夫”。

注释:

[4]《王任重日记》1965年1月13日。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纪元特约作者从中共党史机密档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无法一一注明出处,大纪元将在适当时机公布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09-01 2: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