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梁木:江泽民御用文化人内幕(4)(下)

“中科院院士”何祚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幕后帮凶

人气: 10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8月06日讯】(接上篇

三、何祚庥为迫害法轮功而串连党羽

凡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真相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江泽民和江泽民集团所以能够实施对法轮功的迫害,与何祚庥及其党羽的串联有直接关系。

1.  何祚庥与罗干

何祚庥与罗干,这两个坏东西凑在一起可谓“臭屎一窝”。早年,二人各怀鬼胎都想迫害法轮功。罗干的心思是为升官寻找垫子。

有西方学者谈到这样的观点:时任国务委员罗干为了谋求个人晋升,1996年就开始调查和准备镇压法轮功,但一直找不到任何证据来发动镇压。何祚庥是罗干的亲属,两人策划了99年镇压之前的一系列相关事件。何负责污蔑法轮功、剌激法轮功学员,引发矛盾;罗干则负责安排警察引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并故意把法轮功学员引去中南海,从而震动整个领导层,为江泽民搞镇压制造口实。

从迫害法轮功开始后,罗干晋升职务就像坐了直升机一样。江泽民1989年上台不久,时任劳动部部长的罗干靠拍马屁得到提拔,先后担任过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机关党组书记,中央国家机关工委书记,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因江泽民决定迫害法轮功之前,罗私下与何祚庥密谋、配合,设计污蔑陷害法轮功学员所做的坏事够坏,让江满意。于是,1998年,罗干被提拔为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中共政治局常委。

1999年,罗干被江任命为权力巨大的“610”办公室的负责人,何作庥则担任“610”办公室“学术顾问”。可以说,没有何祚庥、罗干们制造事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想法就很难实施。(请参阅《江泽民其人》

2.  何祚庥与江泽民

中国人民都知道,江泽民专门用来对付老百姓的警察不少都心狠手辣;中国人民更知道,让警察心狠手辣的是江泽民。但是,有些人可能不知道,江泽民背后的一帮御用文化五毛,可能比那些警察更坏。正是他们出坏水、江泽民集团张嘴、警察跑腿。

从整钱学森入手,到谋划迫害法轮功,何祚庥就是这样一个御用文化五毛。

(1)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动因——羡慕妒嫉恨

“追查国际”曾经报道,早在1993年,“李洪志李大师”在京城闻名遐迩。江泽民也常常听别人说起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大名。江的妻子王冶坪在1994年跟人学过法轮功,当时七个政治局常委的家属都有人学习法轮功。有一天,江命令老婆不许再练。他的说法是:“连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谁还来信我这个总书记!”

由于学炼法轮功有奇效,学的人越来越多,后来修炼的人数超过了7000万,比共产党员还要多。这让江泽民更加羡慕和妒忌。

1999年,‘4.25’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信访办和平上访,这其实是罗干刻意安排的一个局。罗干当时的目地,是想利用法轮功学员的请愿逼江泽民表态、取缔法轮功。实质上,罗想向江要一个自己可以用来操纵公安政法、制造业绩、祸害老百姓的平台。而江泽民则利用罗干的布局,把一场和平理性的上访定性为“围攻”,借此发泄其对法轮功的羡慕嫉妒恨。

(2)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另一个用意——敲山震虎

镇压法轮功是江泽民集团忽悠、吓唬老百姓的杀器。如前文所述,由于江泽民打着邓小平改制的幌子,带领党员干部哄抢瓜分私有国有集体企业,这些违法犯罪活动己经引起民愤。因此,江氏为了维系独裁政权的稳定,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镇压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就成了江泽民为哄抢瓜分国家经济呜枪铺路的垫脚石。

3.  何祚庥与司马南、方舟子

为了做实这场迫害,江泽民给了何祚庥巨大的权力,让他担任“610”办公室学术顾问,并全权委托他组织“专家”为实施迫害造势。

早在1999年‘7.20’之前,为了提供舆论支撑,何祚庥便纠集了气功痞子司马南、方舟子等一批大陆学术界的人渣,为迫害制造所谓科学声势。

在江泽民的御用文化人中,如果说何祚庥是奴才、党棍,那么,司马南、方舟子之流就是何祚庥为江泽民豢养的狗。

首先,粉墨登场。他们利用中共的文化舞台,把自己包装成“反伪科学斗士”、“打假状元”;其次,他们拜何祚庥为师,聚集在何祚庥门下,形成一个貌似科学界的整体。再次,中共用纳税人的钱,以司马、方舟名义创办网站,让他们代表科学、科学家,替党、替江站台,用栽赃嫁祸、泼污水的手段,造谣诽谤法轮功,制造谎言欺骗老百姓。

何祚庥组织的这个以“反伪科学斗士”、“打假状元”为主体的团队,在形式上满嘴讲科学,而实质上都是些被江泽民赋予特殊使命的人。他们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充当了政治打手,根本不是什么科学家。他们代表的是中共、是江泽民、是中宣部。他们制造的是邪恶党文化。

他们能做的就是污蔑崇尚“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污蔑法轮功。他们为了配合江泽民的 “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不断制造声势,制造谣言,挑事、造假、闹腾。

可以说,何祚庥、司马南、方舟子这些败类人渣的存在,是江泽民胆敢无所顾忌的、打着共产党旗号迫害人类正信的原因之一。

据报导,沦为阶下囚的周永康、薄熙来在政变前,曾御封司马南为薄天下的中宣部长,方舟子为网络意见领袖。由此可见,这伙人渣是打着“反伪科学”的幌子、捞取个人政治资本的小丑。

四、替江泽民制造迫害法轮功的借口

在何祚庥制造法轮功事件之前,法轮功修炼群体的7000万大法弟子是中国主流社会中道德高尚的群体,以恪守“真善忍”享誉海内外。正是这种高尚,让江泽民害怕,可他越想打压,越找不到借口。何祚庥有邪能量,他替江泽民制造出迫害的借口,靠的是邪的特点:无中生有,在没有事的地方“找事”、“闹事”。

1. “找事”——利用新闻媒体诽谤污蔑法轮功

何祚庥与罗干密谋陷害法轮功,当他俩计划妥当后,何祚庥特地去北京电视台录制了一档节目,专门用谎话制造故事、污蔑法轮功,为的是挑动法轮功学员的情绪。

据明慧网报道,1998年5月23日,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栏目就气功管理问题采访何祚庥。何在节目里称:中科院硕士生孙为民因练‘法轮功’走火入魔。

对此,原中科院博士生王斌说,何祚庥抓住硕士生孙为民当包袱,多次在各大媒体散布谣言:“练法轮功不吃,不喝、不拉,也不睡”,说孙为民“练法轮功得了精神病”,指控法轮功是“伪科学”、“封建迷信”等。

事实上,与孙为民同在一个研究所的何祚庥很清楚:孙为民根本不是修炼法轮功的人,也没有患精神病。王斌表示,中科院当年有很多人修炼法轮功,孙为民在这种氛围下接触过法轮功,也跟别人学练过动作,但并没有真正按法轮功的要求去做,不能算作法轮功学员。孙为民自己练习了一种辟谷功,所以才不吃、不喝、不拉,也不睡。而法轮功修炼中根本没有辟谷。孙为民的情况在中科院人人尽知。为此,中科院研究生曾联名写信,后来又登门拜访何祚庥,具告实情,但是何祚庥却装彪、不听。

其实,在1998年5月的时候,国家对气功有“三不”(即不打棍子、不报导、不争论)的政策规定。何祚庥在电视台编造谎言,把一个练辟谷功的人诬陷成法轮功的过错,本身就构成了诽谤罪,也违反了当时国家的“三不”政策。

何祚庥的身份是科学家,却完全没有道德操守,敢以身试法,是因为他有江泽民作后台、有罗干撑腰。这哪是法制社会的现象?又怎应是科学家所为?

何祚庥的节目播出后,有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去电视台反映情况,他们以亲身修炼体会揭穿了何祚庥的谎言。电视台的领导承认,这次节目是建台以来最严重的失误,并以正面报导法轮功炼功的方式作为纠正,还责令责任人停职处理。这样,何祚庥挑起的这次事端才得以平息。

2.  与罗干合谋“闹事”

如果说去北京电视台用谎话编故事,污蔑法轮功被拆穿,是何祚庥在投石问路、在试水温,那么,接下来,与罗干联手做恶,撰写文章诽谤“修炼法轮功要亡党亡国”就是在煽阴风点鬼火了。

据新唐人报道,1999年4月,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博览》发表文章《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继续把孙为民练辟谷的事情栽赃给法轮功,发动攻击,并暗喻“练法轮功会出大问题,甚至亡党亡国”。此文发表后,法轮功学员大约有6300人,先后于4月18日至24日前往天津教育学院集体请愿、反映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情况,并期望能通过与杂志编辑部的交涉来消除该污蔑文章所造成的社会影响。

4月23日,杂志社表示认错,接受批评,并与大法弟子达成初步谅解。但是,到了24日,杂志社的态度突然变得强硬,拒不认错。而且在同一天,天津市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察干扰晨练大法弟子,并抓捕了30多人。在这种情况下,学员们被逼到天津市政府上访,却被政府告知,公安部已经插手法轮功的事,要想让天津公安局放人,法轮功学员必须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这即是震惊中外的“4.25大上访”的由来。

天津公安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事件,引发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当时紧邻中南海的国家信访局上访。笔者认为,在不公的对待下,大法弟子上访(即便是被设计),也是正常的和平请愿,但是却被中共江泽民集团扣上了“围攻中南海”的大帽子。

其实,这起事件从头至尾都是何祚庥和罗干设计的阴谋。原本,全中国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是以晨练的形式在公园里平和炼功,是何祚庥故意写污蔑文章挑动大法弟子。罗干勾结天津公安干扰晨练、抓捕大法弟子,然后再诱骗大法弟子进京。过程中,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应当受到法律保护的权利。

从无中生有这个意义上讲,江泽民启动国家机器对7000万至上亿名大法弟子发动迫害,始于文人之祸。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在其中起了邪恶的煽动作用,才有后来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教人道德高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的政治迫害。

这些御用文人的丑陋表演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背景,也显示出江泽民集团走向灭亡的必然。

结束语

揭露何祚庥的丑陋嘴脸,就是要让人们看清楚江泽民御用文人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累累罪行。

何祚庥借整钱学森而整法轮功的丑闻,在中国大陆科学界人人皆知。此“科痞”将科学家的一切原创性的科学活动统统打成“伪科学”。这是何祚庥的发明,也是中共排斥异己、搞独裁的伎俩,是民族的奇耻大辱。中共连钱学森这样的科学家都不能保护,不能给予应有的尊敬,还谈什么“科教兴国”?

笔者认为,似何祚庥这样打着科学的幌子替政客站台、动歪脑筋的人渣败类,必须被清除出科学家队伍。

根据中国科学院最新修订的《中国科学院章程》规定,当院士出现严重违反科学道德、品行严重不端,乃至触犯国家法律等行为时,院方将撤销院士称号。

何祚庥就是一个应当被撤销科学家头衔的“粒子物理、理论物理学家”。他从 1980年53岁当上中国科学院院士,至今36年来,顶着科学院院士的名衔,除了帮助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科研成果榜上,只有一个“无”字。

没有任何科研成果的何祚庥靠制造歪理邪说能稳居中国科学院院士36年,而有研究成果的屠呦呦等真正为国家和世界做出贡献的杰出人才却成不了院士。这是为什么?因为何祚庥是江泽民的奴才,而中科院是共产党的。

如今,中共面临解体,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一个个被告上国际法庭。在“追查国际”的追查名单之列的何祚庥,也决不可能逃脱法律的惩罚。大审判就要到了。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8-06 11: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