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大学生死于传销让我们想到什么?

人气: 10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8月08日讯】因误入传销组织而被害死的大学生李文星之死,再次让无数的中国人陷入震惊与悲痛之中。我们不禁要问,从魏则西、徐玉玉到今天的李文星,为什么受害的总是大学生?从精准诈骗、“裸贷”事件到如今的传销组织,为什么总有一双双无形的黑手伸向大学生群体?近日一位反传销人士也向媒体透露,中国的北派传销“是低端传销”,“以20多岁的年轻人为主,大学生居多”;而南派传销“以前是以三四五十有独立经济能力的人,现在也发展了好多的大学生,20多岁的大学生特别多。毕业的,或者是刚参加几年工作的大学生被骗进去”。

从他反复强调的“大学生特别多”就不难看出,如今的传销恐怕是继“电信诈骗”之后,又一种针对大学生所进行的精准诈骗。从“低端”二字来看,被传销组织盯上的大学生并非是官二代、富二代之流,而是根本就毫无经济能力、甚至连生活来源都没有的穷苦学生。在被记者问到“为什么大学生特别多”时,那位反传销人士回答,“因为大学生就业压力比较大,每年应届毕业的大学生都几百万”,他们“急于就业、急于成功”,而“传销组织也抓住了大学生求职心切”,“把他们骗来传销”。

在中国从教育到就业早已打开“拼爹”模式的今天,真正会因为找不到工作而着急、心切的大学生显然就是那些无爹可拼的“穷二代”。在一个能最大程度的实现公平竞争的民主社会,出身如何或许并不那么可怕,只要通过自身的努力,就不难找到成就自我的机会。究其原因或许就在于,人民投票选出的政府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霸占财富、操控市场、垄断一切公共资源与就业机会。

然而,在今时今日的中国,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的那些肥缺、铁饭碗、哪怕只是编制外、临时工的职位,都已悉数被红色家族、权贵家属、裙带关系户瓜分殆尽。根据职位、分工、收入的不同,有的工作要看你爸爸是谁,有的工作则只需要认识朋友的朋友就行。但如果谁都不认识,只凭借一个本科学历就想实现自我,那就只能靠出卖劳力了。当然,这样的工作必定只会让人吃不饱、穿不暖。在中国极权体制下艰难求生的“穷二代”普遍如此,不只是因为没钱,更重要的是,没有关系和门路。

而这样的“穷二代”在如今中国的大学中并不少见。如果说,大学生被骗与自身单纯的个性有关,那么他们的单纯就应该毫无疑问的体现在始终对“凭借一纸文凭和自己的努力就能找到好工作”抱有幻想。这些被骗的大学生不了解,也没能及时看透,中国社会的险恶除了在于骗子太多之外,更在于强权的霸道、蛮横,不给无权、无钱的平民百姓留活路。真正有前(钱)途的机会是决不属于那些“谁都不认识”的“穷二代”的。这不是老天爷不开眼,而是一党独裁所制造的不公。

正是这样的不公直接导致了“毕业的,或者是刚参加几年工作的大学生被(传销组织)骗进去”。因为没有关系,“毕业即失业”就成了宿命;因为没有关系,工作了好几年也不能升职、加薪,甚至仍旧吃了上顿愁下顿。更悲催的是,由于没能认清现实,竟落入了骗子和劫匪的圈套。如果再不幸一点,就会连命都搭上。如今的大学生李文星就是这样惨死的。

事实上,从当年的魏则西,我们似乎就能预见到后来的徐玉玉。既然有了徐玉玉之死,我们又如何预见不到今天的李文星之死?因为他们的死亡并非偶然,而是在这个极权称霸的社会随时都可能上演的必然。“一党”极权,不仅造成了大学文凭如同废纸一张、大学专业形同虚设、与社会脱节,大学生求职完全得靠“拼爹”的腐败乱象,甚至还默许、纵容、造就了一个又一个只靠坑、蒙、拐、骗来牟利的犯罪组织为害一方。

要说在一个道德败坏、世风日下的社会中,偷鸡摸狗根本算不得什么稀罕事儿,那么在如今这个政治集团带头败坏社会公德、带头恃强凌弱的红朝中,偷鸡摸狗成组织、坑蒙拐骗实现集团化,也就更加不足为奇。有资料显示,仅从1995年到1996年的一年时间内,中国从事传销的人员多达数百万人。此后,仅在2009年广西一地,就曝出百万人参与传销。2016年,江苏曝光的两起网络传销案令50万人深陷传销泥潭。2017年,拥有600多万会员的“善心汇”扶贫投资公司被定性为传销组织。

让人颇感纳闷儿的是,在几个人聚众就会被警察盯梢的“肃杀”环境中,这动辄有上百万人参与的集体活动怎么就被监管部门忽略不计了呢?挨家挨户都会进行盘查的社区片警怎么就没注意到,单门独院的楼房、平房早已变成了集体宿舍呢?显然,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政府、警察都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视而不见的理由也只在一点,那就是有利可图。

中国那些占领权力高地的人向来清楚,有权才能有钱,求权的目地不过就是为了生财。只要能帮着大小权贵们生财,无论怎样的组织,无论使用的手段多么无耻、暴力,无论其后果是否会致人死亡,本该为民生负责的官老爷们都会紧闭双眼、放开手脚,任凭这些与黑社会无异的组织横行霸道。仔细想想,这些豢养著打手、绑匪的骗子组织,其实不过是如今这个欺世霸民、巧立名目搜刮百姓的中共恶党的翻版。

更重要的是,他们将黑手伸向那些权力庇护之外的“穷二代”,与独裁政权想要发家致富,必须处心积虑的盘剥与掠夺平民大众的这一目标形成了契合。因此在中国,大学生死于传销,贫民死于暴政,那都是并不意外、足以预见的必然。#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8-08 11: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