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大妈讨债团”涉黑的背后

人气: 75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8月10日讯】近日,陆媒似乎都在报道河南商丘的一个“大妈讨债团”因涉黑被抓的案子。大妈也涉黑?这难免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尽管她们被指“采取辱骂、侮辱、恐吓、殴打、损毁财物、占用公私财物等手段”,但因此而被扣上“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罪名,甚至还被判处“2年至11年”的重刑,就似乎有点“矫枉过正”了。

或许不少人会感到费解,“这些大妈最大的已70岁,不仅有冠心病、高血压、糖尿病、乳腺癌患者,甚至还有生活不能自理的盲人”,身体状况这般不济,还能撸起袖子、跟人讨债吗?若说要凭此来谋生,也就更显现出大妈的生活不易。而从另一方面来看,有市场就表明有需求,如今大妈们都能豁的出去,也就足以表明,雇大妈来讨债的市场是紧俏的。

有文章指出,对于出现民事、经济纠纷时,“去法院起诉、走司法程序,不仅时间周期长、成本高,且打赢官司也难得到执行”,而“公安部门只要双方不打架、不闹事,就只能现场调解”。由此可见,如今中国人想要通过正当的司法途径来解决纠纷,似乎难以达成夙愿。这或许就是中国目前拥有“第三方债务催收的公司已达2500到3500家,催收人员近30万”这一庞大的“催收市场”的关键原因。

对于真正关系到老百姓的柴米油盐的“民事、经济纠纷”,国家若从中捞不到任何好处,就只会放任自流、置之不理。一旦在此过程中,有私人开办的公司发现了商机,并以此做大、形成了气候,那么官方则会及时出现,藉以各种理由从中渔利。就好像如今在中国得到迅猛发展的“催收行业”,这种“难免需用点武力来威胁”的行业原本就不该是一种大行其道的正当行业,然而却在这个“政府操控市场”的大环境中,突然之间形成了巨大的规模。

更稀罕的是,有资料显示,“一般的讨债公司并不是能轻易聘请到的,价格也比较高”,“按讨回金额的15%~40%收费”。由此我们看到,一方面,讨债艰难,且在讨要过程中,债主损失的比例也不算低;另一方面,这些催债公司之所以能收取这么高的佣金,是否也是因为要留出“打点有关人员”的那一部分?要知道,“难免用点武力”的公司能如此大规模的存在,没有政府的默许和支持是不可能的,再加上“15%~40%”的高佣金,是否已越过法律法规所划定的红线,那也是由政府说了算的。

既然对于民事纠纷,政府认为“事不关己”、公安、法院也消极怠工、就连“正规”的催债公司也不能轻易聘请到,那么老百姓若要解决问题,就只能借助一些自发的“民间力量”。显然,这样的“民间力量”最显著的特点,一是成本低、二是很难涉及暴力。就好像上面说到的那个“大妈讨债团”,她们都是些闲在家中的农村妇女,因此被雇主认定的最大好处是,不会涉及“暴力致死”,但却足以让对方害怕,撕扯中有可能导致这些大妈“突然倒地”。

值得一提的是,大妈们所参与的事件主要涉及“各种债务纠纷、工程纠纷、医疗事故处理”。更明显的是,有文章指出,“大妈涉黑被判刑的背后,是全国建筑行业长期、普遍存在的拖欠货款、工资的现状”;“许多村民投入建筑业;于是出外打工的跟老板讨工钱,包工的要催索工程款,讨债集团应运而生”。由此不难发现,这些迫使大妈们也参与其中的民间讨债团,大多是在为一些无权、无势,被人恶意欺凌的弱势群体出面,而她们帮人讨要的极有可能是人家应得的血汗钱、活命钱。

当然,我们不能就此认为,大妈的言行、举动值得推崇,但从她们不得不从事这种“耍泼、耍赖”的工作,甚至还要因此遭受牢狱之灾的恶劣处境中,我们或许更应该看到,在中国,弱势群体一旦遭遇不公,根本就无法通过正当途径得到任何援助,除了任人鱼肉之外,就只能凭借一些不是办法的办法来表达抗议和诉求。

从年年有农民工因讨薪被打、被抓的旧闻中,我们也能感觉到,如今迫不得已、挺身而出的农村大姐、大妈以及雇佣她们的被恶意欠薪者到底有多么无奈?更无奈的是,一旦被政府扣上了“涉黑”的大帽子,她们所面临的极有可能是无妄的牢狱之灾。甚至连同这点讨要薪水、“工程款”、“赔偿款”的维权可能性,都被政府以及听其摆布的法院断送了。话说,政府对讨债的大妈有辙,对长久以来恶意欠债、欠薪的强权势力为何就没辙呢?#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8-10 4: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