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lass Castle: A Memoir

玻璃城堡(下)

作者:珍奈特‧沃尔斯(美国)

沙漠景致。(Scott Presly/Flickr CC BY-SA 2.0)

      人气: 48
【字号】    
   标签: tags: , ,

续前文

每个人都说爸爸是天才,任何坏掉的东西到他手上,他都可以修理,也可以做出任何东西。有一回,隔壁邻居的电视坏了,爸爸打开机器背壳看了看,接着拿了一根通心粉面条把接触短路的电线隔开,三两下就把电视修好了。

邻居惊为天人,跑到镇上大肆宣传,说爸爸用一根面条就修好了电视。

爸爸也是数学、物理跟电力学的专家,他喜欢阅读有关微积分和对数的书籍,说那是数学美丽的对称诗篇。

他会告诉我们每个数字独有的神奇魔力,以及数字是解开宇宙秘密的钥匙。但是爸爸真正的兴趣还是在能源:热能、核能、太阳能还有风力。

他说世界上有这么多未开发的能源可用,人们却一股脑只想烧煤、烧炭、烧石油,真的是太蠢了。

爸爸总是在动手发明东西,他最重要的发明之一,是一台叫做“探勘者”的复杂机器。

“探勘者”是用来帮我们找黄金的。机器上有一大块约莫四呎高乘六呎宽的大平板,上面盖着很多条间隔开来的木条,这块平板会以一个特定的角度昇到空中,“探勘者”铲起泥沙和石头,然后经过木条筛选,透过爸爸的精密设计,木条组成像迷宫一样,可以依照石头的重量来判断是不是金子,然后把没用的尘土丢掉,只留下小金块堆。

所以我们需要上街购物的时候,只要到后院去,从小金块堆里拿一块小金块就可以出门了。嗯……这是理想中,如果探勘者完工可以做到的状态啦!

爸爸让我跟布莱恩当他的研发小助手,我们会在屋子后面工作,我帮爸爸固定钉子,他则用榔头把钉子敲定位。有时候他会让我打钉子,然后再用螺丝起子把钉子锁进去,用榔头补上一记重捶固定。

空气里弥漫着锯子锯下来的碎屑和刚切好的木头香味,听得见铁锤敲打声跟爸爸工作时都会吹的口哨声。

在我的记忆中,爸爸是完美的,虽然他的确喜欢喝些小酒。

有时候他是处在妈妈嘴里的“啤酒喝多了的微醺状态”,我们对那种状态都见怪不怪了,他会披头散发,一边大声唱歌一边开快车,是有点恐怖,但还是很好玩。

不过要是爸爸拿出一些烈酒瓶,妈妈称之为“来真的”,这时她就会开始变得紧张兮兮,因为爸爸只要喝了那些瓶子里的东西,没多久就会变成一个眼神很恐怖的陌生人,开始愤怒地乱摔家具,或是作势要痛扁妈妈和其他挡路的人。而他奋力咆啸痛骂、砸烂一堆东西之后,就会瘫倒在地不省人事。

还好爸爸只有在口袋有点钱的时候会喝那些“来真的”烈酒,因为我们通常没钱,所以大多数的日子都算是平安无事。

每天晚上,萝莉、布莱恩跟我准备要上床睡觉时,爸爸会跟我们说一些床边故事。通常都是他自己的故事。

我们会钻进床里,或是躺在沙漠星空下的扎人毛毯下听他说故事。整个世界都是一片黑暗,只有他烟头橘色的火光微微发亮。每当他吸了长长一口烟,火光就会变亮, 刚好让我们看清楚他的脸。

“爸爸,讲你的故事给我们听嘛!”我们会哀求他。

“噢!我的故事你们早就听腻了。”他说。

“我们超想听的!拜托嘛!”我们继续哀求。

“好吧!那我来说个故事。”他停下来回想自己的故事,一边暗自发笑。

“你们爸爸做过很多疯狂的蠢事,但是我现在要说的这件事,真的是连我雷克斯‧沃尔斯这个疯子都觉得难以置信!”

接着他会开始跟我们说,他在空军服役时,驾驶的飞机引擎故障了,他是怎么硬著头皮在一片牧草地紧急迫降,并惊险捡回自己和同机伙伴性命的故事。

还有一次,他看到一群凶恶的野狗包围一匹跛脚的野马,他挺身而出打趴那些野狗,救了那匹马。他也讲到他曾经把胡佛水坝一座故障的闸门修好,挽救了一场水坝溃堤淹死成千上万人的悲剧。

还有一次他想喝啤酒,不顾会被关禁闭的规定,不假外出跑到酒吧喝酒,却意外制伏了一个准备要用炸弹炸掉整座空军基地的疯子……

爸爸是说故事的高手,他一开始总是讲得很慢,不时还停顿下来卖关子。

“继续讲啦!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即使我们早就听过那些故事了,还是会焦急追问。

妈妈会在一旁窃笑或是翻白眼,爸爸就会很不爽地瞪她。每次只要有人打断他的故事,他就会发脾气,然后我们就得苦苦哀求他继续讲,并且保证不会再打断他。

…………

他也总是会向我们保证,只要有他在身边,我们都不用担心,因为任何人只要想动他的孩子一根汗毛,他就会使劲把他们的屁股踢烂,让他们的屁股上一辈子都留着雷克斯‧沃尔斯鞋子的尺寸。

等爸爸说够了他以前做过的英勇事迹,就会开始说起未来要做的伟大计划,像是盖一座“玻璃城堡”。

他要用这个终极计划来展现他所有了不起的工程知识和数学天分:在沙漠里为我们家盖一座巨大的玻璃屋,有玻璃天花板、坚固的玻璃墙和玻璃阶梯。

这座玻璃城堡的楼顶装有太阳能板,不但可以把沙漠里的艳阳日照转换成让屋内冬暖夏凉的空调电力,还可以供给整个家里的电力,屋子里甚至还装设自给自足的净水系统。

他已经把房子的建筑设计跟平面规划图都计算好了,不管我们搬到哪里,他身上都带着那些蓝图,有时候他甚至会把图拿出来,让我们设计自己的房间。

爸爸说,接下来只要找到金子就好了,而我们离发财也只欠临门一脚而已,只要我们把“探勘者”做完,我们就会立刻坐拥金山,沃尔斯家的玻璃城堡就能马上开工。◇#(节录完)

——节录自《玻璃城堡》/远流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雨过天晴的隔天,巨人柱仙人掌和梨果仙人掌每颗都变得胖嘟嘟的,这些植物终于有机会喝水喝到饱,下次可以尽情畅饮又是好久好久以后啦!
  • 我开始认真地分析,自己对老化的种种看法究竟从何而来?为什么我觉得“变老”是一个污点?而我又能否带着这些伴随老年而来的感受──恐惧、失落、不安,将这个无法避免的讨厌过程转成一个提升自己心灵及情感的机会?
  • 杰克开始着手用石头搭起烟囱、地基与壁炉。他每次在完成一定的进度后,就再从山谷各处的河床与小径收集石头回来。砌石工作是纯粹的美化作业,但却能赋予小木屋精细的作工,以与当地的自然美景相辅相成。
  • 海面明亮异常,显得奇特而美丽。白天看起来满是泡沫的海面,到了晚上却散发出银白光亮。船身破浪前行,船头两侧是激起的波涛,像是两道液态萤光,而船尾的航迹则像是一条银河。
  • 海洋的面貌变幻莫测, 色彩斑斓,光影交错,日光下闪耀着点点金光,薄暮中焕发出神秘色彩,海的样貌与情 绪,无时无刻不在变化。
  • 只是为了怕被人说成是贪婪,就这么害怕触碰财富,可是,这颗贪求美名的心,不也正好是另一种形式的贪婪?
  • 即便糖厂已经没落,即便每年日复一日忙着制糖与保养机器的工作。或许时代背景有所不同,但他们在职场上那股牺牲奉献的精神,确实是我们这辈年轻人所缺乏的啊!
  • 在职场上,会有很多人用对工作的熟悉度来评价别人是聪明还是笨。所以有一天,我一定会因为熟练变得“不笨”、成为客舱里一位专业的聪明人。
  • 卡尔国王创立的“布拉格卡尔大学”,在创校的章程中强调:“我们这个国度的忠贞国民们,对于知识十分地渴求,因此我们不应该再向外人乞讨知识的果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