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石铭:教师节与那些被惨烈迫害的教师们

人气: 45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0日讯】中国的教师节到来了,可是在被中共血腥迫害法轮功的十八年中,有多少有教师身份的法轮功学员曾经遭受过中共的残酷迫害,甚至失去了宝贵生命。在此我们仅从千千万万个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列举几例,以示纪念并回顾这段难忘的历史。

重庆市合川区七十九岁的退休教师郑开源,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再次被合川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警察等绑架到五尊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五天,遭药物迫害,全身肌肉出现萎缩,伴有剧烈疼痛,大脑发紧发痛,视物不明,记忆不清,小便失禁,人形枯瘦,说话声音变小,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搀扶……他的妻子曾宪会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洗脑、打毒针等酷刑折磨致死。

郑开源老人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郑开源又携儿子郑万建、郑策和媳妇邓桂香等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递《检举信》,反映妻子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要求严惩祸首江泽民,追究其刑事罪责。

吉林省蛟河市一中优秀教师刘延龙,遭到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在极度的痛苦中离世,年仅四十四岁。

刘延龙去世前,于6月21日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他在控告信的结尾部分写到:我之所以投诉江泽民,不是为我自己,因为我的遭遇只是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中的普通一例;我也不是为法轮功辩护,因为真理是无须辩护的,人类只能去追随真理,接近真理,同化真理。我只是希望你们能抛开自己的身份和政治因素,冷静地、客观地、理智地思考一下法轮功问题,为自己和中国人民负责;同时无条件释放所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为此,我们必须共同参与,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国家,为了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为保护人类,请与我们站在一起,让我们共同把江泽民及其同伙,以及他们所代表的恐怖主义,送上审判台,不仅把它们送上世界各地的法院,而且送上人类的道德法庭,良心法庭。

李凤霞,女,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第六中学教师。为被非法抓捕的胞弟李凤飞聘请律师做无罪辩护,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被鄂伦春旗阿里河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在看守所迫害致死,时年五十四岁。李凤霞被迫害致死后不久,她一直照顾弟弟的十几岁智障的儿子也患病夭折。

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毕秀淑是鲁东大学退休教师,于二零一六年八月底因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而被烟台市芝罘区南大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九月六日被非法批捕。

毕秀淑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冤案在烟台市民中得到广泛的关注,超过三千六百名善良烟台民众签名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烟台法轮功学员。

吉林省松原市长岭县女教师褚占丰,被国保队长陈磊带七、八个人从家里抬走,当时她只穿着睡衣,被非法关押五个月,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勒索罚款一万元。褚占丰当场表示上诉。

河北省赤城县教师孙富琴,先后九次被非法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在监狱她数次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肋骨被打折了两根。由于长期繁重的体力劳动,她的肩膀、胳膊疼的都抬不起来,颈椎、腿、腰更疼的厉害。犯人口口声声说:上面给死亡指标,不怕死人。

孙富琴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出狱后,发现自己的退休金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就被当局无理停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又收到教育局开除公职的通知。她在教育行业工作了近三十四年,只因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竟遭受如此迫害,不仅身心受摧残,如今连生存都异常艰难。

原北京海淀区优秀数学教师、法轮功学员李兰强,于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被房山公安分局拱辰派出所恶警绑架。同年五月二十六日李兰强被房山检察院非法批捕,十月十三日被房山法院非法开庭。李兰强当庭依法要求公诉人张君回避,理由是坚持无神论信仰、身为共产党员的张君,参与审理信仰神佛的法轮功学员,影响司法公正。

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上午,房山法院再次临时开庭(开庭前只通知了辩护律师文东海)宣布李兰强的回避请求被驳回。李兰强当庭申明自己要依法申请行政复议。

开庭结束,等待返回看守所时,负责传唤李兰强的一个像个干部模样的人(秃顶)要求李兰强不要讲话。

李兰强问他:哪条法律规定的不让我说话?此人当场高声叫嚣“别给我讲法律!我就是法!”李兰强说:你这样说,我就没啥可说的了。

随后,此人自觉无意中暴露了如此流氓、可耻的思维逻辑本性,恼羞成怒,指使几名法警用电棍猛烈电击李兰强,导致李兰强被电晕摔倒、头撞在墙上出血、右胸部等处被严重电伤。

北京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曹淑芬因为修炼法轮功,曾于一九九九年八月的一天,被“国安”绑架。还曾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的一天被恩济庄派出所深夜绑架。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首都师大中共党纪委对她进行集中审查一周。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西城区公安分局警察对曹淑芬非法搜查。二零一一年七月的一天,民警强迫她写不炼功的保证。

曹淑芬认为,她遭受的迫害都是江泽民发动这场政治运动造成的。她要求最高检察院对江泽民进行刑事起诉。

曹淑芬自述说:我于一九九四年七月喜得大法。炼功两个月后,我甩掉了三百多度的老花镜,视力左眼达到1.5,右眼1.25,视力超过了我的孙女,这对一个酷爱读书的人,是多么幸福!还有一个变化,我当时是六十六岁的老人,脸上皱纹突然消失,皮肤变细嫩,白里透红,满面红光。我现在已是八十七周岁(此自述成文于2015年)的老人了,脸面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头发全白,真是鹤发童颜。我深感法轮功的超常。更大的变化是心胸变的豁达,理解了人生真谛,决心紧跟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修炼到底。

仅以上述案例我们不难看出,中共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的流氓本性和邪恶本质。中共也讲尊师重教,也在宪法中规定信仰自由,可是在实际中它们却另是一样对待。十八年来有多少教师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致残,他们的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郑开源、曹淑芬都是八十岁以上的老教师、老教授,刘延龙、李凤霞他们才仅仅活了四五十岁,就被迫害致死,中共真是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啊!

在法轮功学员中,教师、教授等教育界知识分子占很大比重,他们有知识有文化,按照“真善忍”标准修炼自己、教化学生,对人类社会道德升华及精神文明建设做出了很大贡献。就是这样一群好人却被中共视为“x教”当作“敌人”对待,极力打压迫害。其实在当今的世界上最大的、真正的邪教就是中共自己,中共是祸乱人间的恶魔!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迫害就不会停止,世界就不得安宁。

据明慧网资料显示,自2015年5月至今,至少有近21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共最高司法机关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在亚洲各地,有31个国家和地区、超过241万的民众签名参与刑事举报江泽民的全球联署行动,要求将迫害元凶江泽民绳之以法。逾两亿八千万正义人士勇于退出中共邪恶组织,中共的末日就要到了,教师们的沉冤昭雪不远了。#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9-10 3: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