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书记载的怪人 只要一喊 东西就出现

作者:殷鑫
示意图。(Wikimedia Commons)
百年老街,朴实农村。(杨秋莲/大纪元)
      人气: 3802
【字号】    
   标签: tags: , ,

宋朝年间,永嘉城附近有一个乡村,乡村里住着一对姓项的夫妇。这对夫妇生活虽然贫困,却非常喜欢帮助人。他们把家里唯一的一把伞,让一位过路的老妈妈撑去。他们把米缸里的米,一碗碗周济给比他们更穷困的亲戚。他们脱掉棉袄披在遭受火灾的乡亲身上。

怪人来访

一天晚上,夫妻俩煮好了一锅饭正想吃,不料光影朦胧中闪进来一个怪人。这人身体长得圆圆滚滚,手脚合起来像只打足气的皮球,可是头却长长尖尖,头顶心像一节笔直的山峰,他的下巴上留着一蓬白胡子,一看便知道是位上了年纪的人。

他不客气地坐在项家夫妻的饭桌旁,高声嚷着:“相请不如碰巧,碰巧不如撞著,香喷喷、热呼呼的大米饭呵,让我太公吃个饱。”

他不等主人应允便动手盛饭吃,饭到他嘴里显得特别香甜,三扒两划就将一大锅子饭吞光了。他觉得嘴巴还馋,便又提出要求:“好饭好饭,再煮一锅让我尝;饭香饭香,再来一锅让我端。”

两个老实的夫妇,不忍拒绝老人的要求,互相对望了眼,又去淘米了。老人的肚皮像座橡皮仓库,又接连塞进几锅子饭,直把项家的米缸掏空了,方才拍拍肚皮说:“呵,真的饱了!你们给我吃了那么多东西,感谢感谢!为了报答你们,我太公决定不走了,就住在你们项家!”

太公边说边打哈欠,圆滚滚的身体东倒西歪。项家两口子忙进内屋,将自己的床铺整理干净,然后扶太公进去,太公一躺下便睡着了。

他俩踮着脚退到门外,将房门掩上,便坐在门槛上休息。太公打呼,呼噜呼噜。项家两口子的肚子饿得咕噜噜。太公盖着棉被暖烘烘,项家两口子冻得冷飕飕。

项家男主人想:有一点吃的东西就好了。项家女主人想:有件破棉袄披披也不错。

奇怪,两口子心里的话,竟被睡熟的太公知道。老人家的呼噜声停止了,从门缝里传出一句话:“你们想要什么,就说一声:‘太公,我要什么。’我可以满足你们。”

男的饿不过了,不好意思地说:“太公,我要热呼呼的大米饭! ”女的冷不过了,扭扭捏捏地讲:“大公,我想要件挡风的棉袄!”

他们的愿望刚表完,内屋门突然打开了。嘿!好大一箩白米饭,正在门边冒热气呢!啊!好厚好松软的两件新棉袄,正叠好放在凳子上等候新主人穿呢!

项家两口子傻眼了:“这些都是给我们的吗?”

太公在床上笑了:“你们吃吧!穿吧!我占了你们的床,现在还给你们一张新的。”

太公用手朝外屋一指,叫了声:“开--来!”奇怪,屋外的墙突然像门样地慢慢移开,一张崭新的支着帐子的红木大床,徐徐地滑了进来。一过墙根,那扇化作门的墙又重新合上了。

大床亮晶晶地闪著,掀开账子看看,里面放着四床大红大绿被子,还有两对绣著龙凤的花枕头呢!

太公的搬运功

太公要他们把饭吃光,把衣服穿上,然后坐到新床上休息。两口子按太公的吩咐做了。太公高兴得直晃他的尖脑袋,抚著长白胡子笑着说:

“好!好!以后我住里屋,你们住外屋,是一家人了。你们想帮助谁,想要什么,只要叫声:‘太公,我要什么。’想要的东西就会出来啦!”

项家两口子是老实人,他们才不无缘无故向太公要东西呢。

太公送东西给他们的那夜,隔壁村子的一家常常欺骗客人的饭店,一箩热气腾腾的大米饭,突然不翼而飞了。就在那一夜,县里欺压犯人的牢头,锁在箱子里的两件新棉袄也不见了。还有,黑心的典当铺老板为娶小老婆备置的新房里的崭新红木大床、床上所有的必需品,竟被一阵大风卷了起来,冲破屋顶,飞上了天空。@*#

资料来源:(宋)《异闻总录.永嘉项家怪》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Fotolia)
    (shown)有些幻术是技巧,而部分都有神通的成分。由于一般人理解不了,就说是假的。
  • 一个具有特异功能的俄国女孩,蒙上眼睛也能看。(网路撷图)
    特殊功能存在某些人身上,好像是“特例”,其实特异功能的现象,古来即有,中国的大医学家,像是华佗、孙思邈、扁鹊、李时珍都是具有特异功能的。只是特异功能在现代人身上大量遗失了。目前已有多种人体特异功能被公认真实存在,例如人体非眼图像识别、遥视、透视、预测、心灵传感等等。
  • 1965年广东省公安厅向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康生汇报了一件关于十多岁的小女孩具有“眼睛透视”的事。康生听后安排亲自测试并得以证实,欲培养小姑娘做特工。
  • 今年3月,阿联酋沙迦患有自闭症的9岁女孩因具有阅读母亲思维的超能力(俗称“他心通”功能),引起了全球的关注。(Fotolia)
    阿联酋沙迦一名患有自闭症的9岁女孩,近期被发现具有阅读母亲思维的超能力,引起了全球的关注。而早在1981年,中国知名科学泰斗钱学森即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开展人体科学的基础研究》一文,提出“气功、中医理论和人体特异功能孕育着人体科学”。他将“特异功能”改称“人体科学”,冀望能进入科学殿堂,并引发一场“科学革命”。
  • 2003年非典期间,北京人外出都带口罩,但很多人还是被传染。辛阿姨一家13口,只她一人活下来了。(网络图片)
    2000年左右,很多同修都来北京正法,打我电话我就去接站,帮着同修租房子,买被褥,给南方来的同修买毛衣毛裤,我店里成了联络站。大家做资料,邮信,去信访办,走向天安门,一批又一批。有一天,我和同修做5路车去天安门途中,我在车上梦到,好多的神仙打着“法轮大法好”的旗帜,仙女拿着“真善忍好”的横幅在空中飘,发出一道道金色光环,大大小小的法轮在空中飞旋,妖魔,恶鬼们吓得死的死、逃的逃,四处窜。那景象很神圣壮观。
  • (shown)我的邻居是某一功法掌门人的哥哥,该掌门人经常到她哥哥家,因而时常与我谋面,当她知道我修炼法轮大法时,就对我说......
  • 原北京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武术家、中医师李有甫表示,钱学森提出“人体科学”的理论,对推动中国人体科学作出的贡献不可磨灭。(摄影:季媛/大纪元)
    (大纪元记者季媛洛杉矶报导)著名科学家钱学森10月31日在北京逝世之后,中共大陆媒体在大量报导钱学森生平事迹的同时,却只字不提他当年在人体科学方面所作出的贡献。原北京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武术家、中医师李有甫表示,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出现的气功热是天象使然,而钱学森提出“人体科学”的理论,后来又创建并亲自担任中国人体科学学会负责人,对高层决策者发挥了他作为一代科学泰斗的影响力,他对推动中国人体科学作出的贡献不可磨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