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纪事》之六:709发生是大概率事件(2)

作者:谢燕益

中国维权律师谢燕益(网路图片)
人气: 56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5日讯】编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开始密集抓捕、传唤全国各地的维权律师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周世锋、谢阳、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师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谢燕益在被非法监禁553天后,获释回家。他在监狱中遭遇了怎样生与死的考验?谢燕益亲自写下近20万字的《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大纪元网站有幸首发此书,将分两大部分连载:其一为《709纪事》,其二为《和平民主100问》。

第三,叛将的阴谋!709师出无名,是一锅夹生饭、彻头彻尾的一场司法冤狱!

709大抓捕的发生其实蓄谋已久,是叛将瞒天过海、暗渡陈仓的阴谋。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发生了两件足以改写中国历史的事件,这两件事客观上大大冲击了专制政权的合法性,其一是薄王事件,第二件就是令计划之子令谷车祸事件。

坊间传言,2012年3月18日凌晨(薄熙来三天前被免职),北京海淀区保福寺桥附近,发生一起重大车祸,令计划儿子令谷驾驶的一辆法拉利跑车严重损坏,车上一男两女,男子当场死亡,两女送医后一死一伤。事故发生后,北京警方封锁现场,了解到令谷的特殊身份后,时任北京市公安局长的傅政华向其顶头上司周书记汇报,周得到此信息如获至宝,此时正值十八大召开前的敏感时期,如向外公布,则令的前途将不堪设想,于是周与到达现场的令进行沟通,双方达成秘密协议,民大两位女生的善后事宜由周安排中石油蒋洁敏出钱私了,据说周提出的条件是,帮助薄软着陆,令则要利用中央办公厅的权力在中央委员中进行摸底,以达到周令等十八大所预想的人事安排的目的。但是,时任北京公安局长的傅政华自知干系重大,则向其老市长王先生密报此事(自此傅先生得以成为王先生的心腹,一柄得心应手的利器,王先生近年来主导的反腐要案多有傅先生的报效)。据说王后来将此事汇报给其老上级朱先生,这件事最终得以被揭示出来。

十八大之后,执政党新领导人顺利上位,而傅先生其实是周书记和刘书记提拔的人,可想而知其过往为上司扛了多少活。众所周知他在镇压法轮功的问题上不遗余力,在镇压异议人士上也毫不手软,包括新公民案、茉莉花事件他都痛下杀手,尤其曹顺利女士的死他难辞其咎。至于他的贪腐以及利用公安大权给权贵集团充当打手保护伞、滥用职权大肆监控公民隐私的罪恶勾当尽人皆知。因此他急于通过制造709以及一些危机事件的处理向上头表衷心,并通过一系列操演摆脱其派系色彩,在新的政治格局中稳固地位、攫取权力,包括淡化转移当权者对其可能涉及到的一些利益交易、贪腐问题的查处,其用心可想而知(而在专制社会条件下,效忠从来都是第一位的,至于说傅先生的贪腐渎职不仅不会成为其得到升迁、手握重权的障碍,反而成为其有利条件,因为专制统治者往往喜欢有劣迹、有把柄的能臣干吏为我所用)。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一次的城门之火就殃及了709案的律师这些池鱼们。当然像曹顺利的死,傅先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是权力的傲慢、有权就可以任性的必然结果,也是专制权力不受制约的必然结果,曹顺利病危之际,记得王宇律师和社会各界向北京公安局提出过取保的请求,这本身是人道主义的问题,已经超越了一切法律与政治层面,但是遗憾的是,傅先生当时把控的北京公安局出于曹女士政治异议者的身份以及在国际上给专制极权造成负面影响的原因,有恃于“政治正确”,就是死死关着不放,最终导致曹女士被活活关死的惨剧。这一事件的发生相信也并非傅先生的本意,他一定也会后悔不迭,如果时间可以倒流,让他重新选择的话,恐怕他也一定会竭力避免这样的惨剧发生,但是在专制社会条件下,这样的惨剧又几乎是无可避免的。这次刘晓波又被活活关死,这是怎样的一种残忍怎样的一种暴政,不管是有人主动投毒还是放任刘先生自身病情的发展与恶化,都难逃杀人的罪恶。

2015年7月12日,在我被抓捕之前,我发表的最后一篇文章是《王宇、周世锋、刘四新抓得好!》。此后当局找我谈,要求我不再发声,被我严辞拒绝,并将当局找我的过程及相关录音发到了网上,我痛斥他们的罪恶,直指黑恶势力。今天我仍坚持我的这一观点,无论是接受采访还是与他们面对面,我都直言:这不是我个人的权利和得失问题,我进退的一尺一寸关涉到千千万万公民同胞的尊严和权利,直接关涉到我们的子孙后代,我退无可退!对于遭此一劫我似乎也有预感,《让和平民主成为全民共识!》是我在进去之前在互联网发表的最后一篇政论文章,似乎我在等待着事情的发生!

709事件的发生,具体的操作人员,以及一系列政治迫害、打压民间维权、对公民社会严防死守的,无关认识上的问题,纯属血债帮和既得利益集团为了防止被清算,联手绕开一切公义与法律而采取的违法罪恶活动,是非黑白大家都十分清楚。

所以,在中国社会整个和平民主转型过程中,明知罪恶而故犯,明知是非、善恶而为了一己之私争权夺利掩盖罪恶滥施暴行者,与认识上出现偏差、认识能力模糊不清、意识形态上由于被洗脑被封闭而做出错误判断的违法作恶者,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认识上有错误,完全可以宽宥谅解,知错能改则善莫大焉!而明知罪恶还要一意孤行制造人道灾难的酷吏恶霸们则要另当别论。到底属于前者还是属于后者,历史上可以找到大量的事实和证据来加以认定。

为何说709师出无名,是一锅夹生饭、彻头彻尾的一场司法冤狱呢?众所周知,709事件下手的第一个律师是王宇律师。在抓捕王宇律师的前夕,当局开始还打算按照法律程序进行,至少表面上看起来也要师出有名,比如2015年6月底7月初,还将王宇律师的旧账翻出来,所谓王宇过失伤害案的民事赔偿、刑事罚金收缴的问题,不管怎么说,这对于司法机关还是当事人来说,的确是一个法律问题,是一个需要进入司法程序解决的问题。可是当局的这一招在律师群和社会各界的帮助下,王宇律师迅速募得了相关款项以应不时之需,并且作为法律人,王宇律师本人及人权律师群体也都做好了应战的准备,要与执法机关在法律程序上一较高下,以化解这场危机。就在这种情况下,当局彻底撕下法治的面具,撇开一切法律程序,与公义大打出手、直接抓人采取一轮运动式的镇压。

后来的势态发展证明,709文革式的这场运动如果师出无名,会向民间传递什么信号,带来什么后果呢?我认为民间通过709看清了当局的本质就是,我是流氓我怕谁?法律是要你们屁民遵守的,法律对于当权者来说,我想遵守就遵守,我不想遵守你又拿我如何?关起门来养猪,爱谁谁?这叫做法无定法,世事无常。在这一过程中大家都看清了,那么既然你无所谓了,可以恣意妄为,那么民间的退路在哪里呢?连律师都想抓就抓了,那么外资企业、民营企业乃至官僚权贵们、普通百姓的出路又在哪儿呢?从草根到精英谁可幸免呢?对于民间来说,就是退无可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大家也明知道,709案的这些律师和公民们是无罪的,连中共的口袋罪也不好装下去。这些律师和公民们,不过就是说几句真话,喜欢仗义直言,吃吃饭,喝喝水,发表发表文章,做做维权案件,间或与国外有些交流合作项目,不过如此。权力却是如此任性,一些盗国贼们由于自身的原因深感恐惧(在专制体制下人人都没有安全感),律师和公民们则横遭一场人祸。

这件事让我想起了近现代以来,政治犯普遍废除死刑这件事,在近现代全世界各个国家普遍采取对政治犯废除死刑的做法,其实这并不是说明统治者对被统治者的恩赐、统治者对被统治者的态度变得更仁慈了,而是统治者从自身的利益出发,害怕被政治清算而产生的结果。就是在现代社会里,应该说统治者与被统治者比过去都要理性了,在一个大的时代背景和大环境中实现了某种妥协,尤其是在一个开放的互联网环境下,人们有了比较高的理性意识。可以预见到的是,709大抓捕的师出无名,短期可能会震慑个别愚民,而长期来看,政治犯和民间抗争一定会向更高的形式发展下去。试想在互联网环境下,继续搞文字狱、因言治罪还想限制言论,搞文革那一套,是愚不可及的,由于成本过高,必然会加速专制统治的失效。因为发表文章、发微博、发推、发微信、聊天聚会就像喝水吃饭、呼吸空气一样,你怎么压制得了呢?这种逆流无异于向人性开战。所以明智、清醒的统治者都会判断自己的权力边界对自己有准确的定位,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709事件的发生不仅仅是专制统治者陈旧落后的敌对思维的反映、专制权力傲慢与凶残的本性,还折射出专制统治集团除了唯利是图,与这个时代、当今社会的发展严重脱节,对形势的判断与认知愚蠢无知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事实证明专制统治的机制是彻底失败的。

当然客观来讲,专制统治集团内部对709事件的判断认识和心态也不尽相同,这些官僚的种种表现,其实很让人同情。具体到操盘手,上面恐怕也知道他们效忠的目的,他们永远忠于权势本身,周先生大权在握之时,这些能臣干吏何尝不是不遗余力地效忠,而一朝失势,后果则不堪设想,据说,周的专案也由傅先生来担当,难以想像,傅在审讯中是如何对待其恩主老上级的!但有一点是清楚的,审周就像审薄、审令一样都只是政治审而非真正意义上的法律审,只要达到政治上的需要即可,有所为有所不为,周等人大量的罪恶真实的犯罪被完全掩盖起来,这一点傅先生显然是行家里手,事实上不仅如此,如傅先生在公安安全系统浸淫了这许多年,正如王立军一样,都是十分有想法的人,他们借助自己的工作之便掌握了专制统治的致命武器,就是情报系统,他们也乐此不疲,他们早就发现其中有一个巨大的金矿,他们精熟于各种监控、监听技术,可以说,不仅普通百姓,中共的百官以及巨商富贾的隐私乃至高层的各种机密和把柄恐怕都难于幸免。掌握了情报就等于掌握了命门,他们深谙人性,这些不受法律制约的技术手段和这些隐私把柄在一个专制社会里意味着巨大的政治资本和财富,这也正是尽管他们贪腐丑闻不断,但是仍然可以屹立不倒的主要原因,傅政华们的这一特长恰恰是专制统治者最需要利用的,就是专业监控、监听搜集百官的隐私和贪腐证据以辖制百官,一个现代版本的《百官行述》故事发生了,在中共目下可能无人能出其右。

不管傅政华们得势与否,也不管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否有更高专制统治者给他们授权,他们的所有工作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反人类,阻止社会文明,与人民为敌。像709一案历时两年多时间,动用了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可以说是不计成本不惜代价的,开动政法、宣传、网络、情报、安全从中央到地方等等整个国家机器,并且大大透支和损毁了执政党、政府、司法、当权者的社会信誉,炮制出这一冤狱,看似让人无法理解,实际上专制权力的存在本身就是每天都在做着残害百姓、镇压人民这件事。

他们不仅在政治上可以根据时局弃旧主而投新主,以此作为投靠的筹码,而且必要时甚至可以黄袍加身。历史上不乏情报、警察、军队头子窃取政权的先例。总之,一些没有底线的野心家不仅是人民的噩梦,也可能是统治者的坟墓,任何一个专制政权都无法解决这个权力的魔咒,只有靠民主制度才能解决。没有选举,只有成王败寇,谁也没有合法性、正当性。众所周知,在互联网的条件下,十八大前后发生的薄王事件以及周令事件,客观上,大大冲击了专制政权的合法性与正当性。他们为了一己之私,毫无底线可以不择手段。比如缅甸情报头子金农胁迫丹瑞, 韩国情报头子金载圭刺杀朴正熙夺权,伊拉克的萨达姆作为情报系统和警察头子夺取政权。专制社会的当权者无论是谁都需要清楚,“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势相交,势去则倾”的道理!

在这样一个历史时刻,专制权力最高统治者需要选择,是维护权贵、既得利益少数人的专制特权,还是维护大多数人民的权利,选择继续采取维稳机制,那么无疑就是维护专制特权既得利益权贵集团,选择走和平民主的道路追求依法治国,就是站在大多数人民的一边,站在历史正义的方向上。#(未完待续)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09-16 5: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